立即捐款

教育

教育有病 孩子冇命

教育有病 孩子冇命
廣告

廣告

死人日日有,死於非命亦唔出奇,九月開課至今,自殺學生二十,就一點不尋常,即使以前發生過不少師生及其他社會人士自尋短見,肯定不應該成為常態或「新常態」。

原因?「脆弱」「傳染」等等,皆可自圓其說,但根本原因,在八個字:「教育有病」「孩子冇命」。

教育,一向重要,依政府支出比例約佔五分一弱,非常重視,政策、文件、宣傳、演講、討論日日有,簡直至高無上,實際呢!乏善可陳。

根據?沒有靈魂!請看:

一、語文歷史 虛弱透頂

一國之文化,語言文字歷史,即是「國語」「國文」「國史」,四十年前,大學專修的「語法」「修辭」,入主中小學,就算老師有研究,學生也懵懂難以捉摸;其 後,特區高人,初則以文言背誦為毒,繼而廢棄一切範文,認為用「解放束縛」來「考核技巧」。試驗十餘年,一敗塗地,來年似欲稍收範文,卻不知區區若干文 章,與前輩教育家設計之整套架構距離甚遠:此架構包涵具體而微的中華文化,以及歷朝文學體裁,四字稱之曰:精神文明。至於國史,「毀一國之歷史即毀一國之 文化」,特府以「並未強制不讀歷史」來掩飾詭詐,一如「諮詢學簡體字而非規定」一樣!這不是狡辯嗎?

二、薪資不低 尊嚴掃地

俗語說「唔窮唔教學」,殖民時期高薪養廉之外,老師薪水亦提高,以穩定人事,特府根據各式各樣原因減薪,依舊不低,但尊嚴則日益掃地。以前,有「納稅人出 糧」低扁老師之語,老師因受益於「國文」「國史」,使命感頂得住,範文架構失陷後,精神頓無依傍,自身難保,遂亦一度自殺成風。政府抑壓,社會眼光,自我 形象,在在使人走入死巷,尊嚴二字,無從認知,無從自封。尸位素餐,可能是常態保命之法。

三、主管好勝 忽視意見

港英時代政務官,可擔任任何職位,除各式專家擔當,輿論隨時提供無數意見,擇善施行便是;有人指控殖民者意識,部份確為事實,但一九四九年後南下知識分子 在大中小學的辦學教學理念及作為,港府幾乎放任自流。豈有97後之胡搞!羅范太、李沙皇等等屬撩撥類,「三把火」地層出不窮,搞得上上下下人仰馬翻,疲於 奔命,不容自主定位;吳局長屬餛飩類,渾水摸魚,支吾其辭,硬是讓梁首長一句「任內不推國民教育」使十二萬圍堵政府總部的老少「刁民」散去,不過千萬注 意,「偽國教」一如「偽高鐵」,從未煞止,包括幼稚園K1在內。

四、殺校風氣 銀紙作祟

物質至上社會,金錢掛帥。收生不足,殺!殺校風,與政府錯估人口有關,盲目興建新校,此一亂象,尚有扼殺之前的撥款擴建,頗具「香港特色」。「殺校」影響 極大,物質精神皆然,可謂全民普及!奇怪的是,號稱國際城市的東方之珠不效歐美先進,乘機實施小班,另一方面,於殺校之際,出現不少實際上的小班;而殺掉 的百計學校,任由荒廢,和西九填海地、啟德舊機場丟空一樣,白花花銀子不知失去凡幾?時時事事錙銖必較的政府,令人費解。

五、代代相承 師長難逃

長期因循之下,久而久之,大家恐怕已習以為常!記得嗎?三四十年前,書包太重,三四十年後,書包減輕了多少,抑或倒反重了不止一倍?連幼稚園書包都比軀體 大,而小學生簡直是神話故事的赫格力斯Hercules,中學一般是好轉,叛逆使他們聰明,有些乾脆擺放學校,無論有沒有儲物櫃,避免大石壓死蟹之苦。目 前,四五十歲以下的父母師長,一律如此這般沿路而來,誰都不例外,除非留學或讀國際學校,書包大,寫字早而多,功課多正常不過,如果「公投」「愛上課」調 查,保證少之又少!讀書學習,肯定不是輕而易舉的事,但總有好玩、過癮之處,甚至迷人、使人依依不捨的美妙。因此,這批父母其實在掙扎,一方面自己要活下 去,還要千方百計設法讓孩子活得更勝一籌,應該向他們致敬。

以上「教育有病 」「孩子冇命」,並非牢騷,而是日日上演的恐怖劇,妳我他,孩子尤其是主角。

再說兩件毫不起眼的慘事:

一、寫字太早太多

塗鴉,是形容稚兒執筆隨意塗抹,鉛筆對於幼稚園不適合,以前大概都知道,孩子只宜用蠟筆粉彩,導師酌情指導。眼前真相嘛,學校表面上教揸筆,但正確的鳳毛 麟角,筆者親見校長錯誤執筆,大膽一句,全港半數以上甚至八九成師生,誤執為常態。某百年名校更搞笑,毛筆字用不吸水的白紙寫,真不知人間何世!其實,坊 間水筆出色容易,只要姿勢正確,有得救。

二、普通話讀十年

這也是世界奇觀,應列健力士紀錄──特區學習本國語言,規定至少九年,加上幼稚園實際上十二秋春,中三之後自由決定﹝不少人繼續「深造」,以便會考增加一 科﹞。一本書100元,100萬學生是多少?浪費了巨額金錢,無價之寶的時間呢?語言機構「靈格風」,標榜三個月學會一種語言,孩子學母語,馬上會;第二 三語言,一年半載,差不多了,十年鸚鵡學舌後果?討厭,苦悶。

#20160311立法會通過「地底高鐵」撥款之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