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超英

香港中文大學地理與資源管理學系客座教授。 網誌

政經

第三條跑道航道和深圳機場航道「錯誤地放在一起」

第三條跑道航道和深圳機場航道「錯誤地放在一起」
廣告

廣告

過去兩年我多次寫了有關第三條跑道和深圳機場的航道的文章,指出在交叉處垂直間距可能少於國際民用航空組織的安全要求,但是民航處採取冷處理態度,盡量低調,避免惹起民間注意。

他們的策畧頗為奏效,由於資訊乏缺,市民只感覺有問題,卻無法深究,不了了之,於是三跑項目在航空安全隱患未排除的情況下,闖過行政會議和城市規劃委員會,最後連前濱及海床(填海)條例的程序也攔不住三跑,如今只待機管局借到錢便可「倒落鹹水海」了。

不過終於打開了缺口,6月14日我在網誌《草雲居》的文章(註1),以香港境內拍攝到的航機相遇的照片為契機,談同一問題,民航處作出高調的反應,也許三跑大勢已定,再無忌憚吧。

6月15日報章報道(註2),民航處稱「林超英在網誌提供的附圖,將現時深圳機場的航道及將來三跑道系統的航道錯誤地放在一起,令人產生了兩組航道有衡突的誤解,事實上兩組航道是「時空交錯」,屬無中生有,故『兩組航道重疊,有可能發生撞機意外』的說法不成立。」

民航處第一次重視和回應市民提的三跑航空安全問題,是一次進步,應予嘉許,不過他們說話的內容,暴露了一些我們不能理解的東西。

首先,該附圖中的深圳機場航道,以及赤鱲角機場將來三跑建成後的北向起飛航道和降落復飛航道,都是有根有據的材料,將來它們確會同時存在於世上,把它們劃在同一張平面圖內,讓香港市民知道這幾條航道有交叉點,是十分重要的信息。民航處欠市民一個具體解釋,這個圖錯在甚麼地方?除非他們認為市民不應該知道存在交叉點這件事。

其次,民航處稱該圖「令人產生了兩組航道有衡突的誤解」,何來誤解?確是有衝突啊!文章十分具體地說了,航道於交叉點的垂直間距或少於1000呎,有違國際安全要求,民航處要拆解我的說法本來十分容易,站出來聲明文章的計算錯誤,間距其實多於1000呎,如此我便無話可說了,很奇怪,民航處沒有這樣做,他們選擇了避重就輕,毫不觸及這個數字,只籠統地把「衝突」描黑為所謂「誤解」,民航處的表現毫無專業風範,我們市民無法理解。

第三,民航處稱「兩組航道是『時空交錯』,屬無中生有」,更令人摸不着頭腦。只要兩條航道在平面圖上有交叉點,就有可能(為了安全規劃也一定要假設)兩架飛機同時到達交叉點,必須確定到時它們的垂直間距多於1000呎,6月14日文章的精粹就是以實例示範,兩架飛機真的會同時出現在航道交叉重疊的地方,間距少於安全要求1000呎時,撞機的機會便真實存在,民航處指我「無中生有」是含血噴人。民航處憑甚麼夠膽保證「時空交錯」,即是永遠不會有飛機在交叉點相遇?民航處的空口講白話,普通市民如我無法理解。

第四,民航處提出「時空交錯」的說法,意圖使人有錯覺,以為他們早已掌握辦法,令到赤鱲角機場有飛機在三跑降落時,不會有飛機在與三跑復飛航道交叉的深圳機場航道上,真有這樣的好事,為甚麼民航處不高高興興地向香港市民宣佈,而要閃閃縮縮地躲在文縐縐和頗為隱晦的「時空交錯」一詞後面?我們無法理解。是否反映「時空交錯」只是他們心中的想像,實際上仍未取得深圳方面同意?

非常感謝民航處沈不住氣給了回覆,罵我的話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讓我們有機會窺探他們背後的想法,原來他們的思路是要求深圳機場的運作受制於赤鱲角機場,我以前的文章多次講了,放在中國區域政治的框架中,這是「大香港主義」,也是不切實際的奢望(註3)。

說到這裏,民航處縛手縛腳,不能用數據打倒我的說法,只能含糊其辭,訴諸「錯誤」、「誤解」、「無中生有」等詞語,大家心中有數吧。

想深一層,民航處所講的「錯誤地放在一起」,還是有點道理,是的,建了三跑,兩地的航道「錯誤的放在一起」,深圳機場一天存在,飛機便不能降落三跑,所以建三跑是錯誤的!

註1 2016年6月15日《草雲居》 「飛機航道是可以致命的規劃」
註2 2016年6月15日 頭條日報28頁 http://hd.stheadline.com/news/daily/hk/464016/
註3 2016年4月6日《草雲居》「中央看三跑 – 可有可無,沒有前途」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