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陳劍青

本土研究社成員,經營民間地理思想,關注城市空間問題。 網誌

政經

點解以往賺到盡既李嘉誠,今日都會講加稅?

點解以往賺到盡既李嘉誠,今日都會講加稅?
廣告

廣告

理由很簡單。因為任何形式的資本主義都會不斷趨向社會不公、貧富差距、產業壟斷、制度傾斜、官商勾結、城市暴力的不歸路。縱有因歷史發展的地域性差異,當中潛藏的階級矛盾是無可避免的,只能透過轉移視線、扮做野、拖延策略緩解,衝突亦會以不同形式在社會爆發,如家暴、族群衝突、社會排斥等。

就只有一些聰明的資本家為了長治久安的考量,懂得了「讓利」二字,懂得將吸乾吸盡的利益回饋1%,令所有城裡的人繼續欣然接受99%的壓榨,自願接受被奴役的體制,維持最頂層資產階級的領導地位。同時,我相信李嘉誠已經明白,民主化才是既有資產階級混下去的最好政治形式。

故此,四叔近年會開始拿土儲中的0.1%捐出來做慈善來獲得大眾掌聲,令人忘記他對被收地者、樓奴及活在地產霸權下的普羅市民的日常迫害(我甚至知道這條計是誰獻計給他)。但無論如何,從個人捐地到加稅讓利,確實是個轉捩點,亦證明社會壓迫已經水深火熱。

事實上,今天李嘉誠已經不再像恒基四叔靠鄉紳玩新界囤地及暴力收樓、不再像過往長實暗中與政府在天水圍訂立壟斷性地契、不再那麼熱衷把玩城規體制將酒店變「酒店式住宅」(如藍澄灣)或船塢變地產項目(如黃埔)的偷天換日。但我們也要知道,21世紀的全球資產階級是不怕地區性加利得稅的,他們有100種方法令他們的資產盡量避開稅網,巴拿馬文件就揭露整個金融資本主義最陰暗之處,我們不用因資本家說要讓利而欣喜若狂。

200多年前法國大革命已經清楚地告訴過權貴階級,唯一可以製造革命條件的,不是革命者,就只有權貴本身。擺出讓利的姿態未必能夠再像以往一樣賺到盡,但對於競逐下任新特首選舉及成為後支爆時代再回流香港的勝利者,就可看出李嘉誠的深謀與遠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