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黃之鋒覆核參選年齡被拒

黃之鋒覆核參選年齡被拒
廣告

廣告

前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去年10月申請司法覆核,指香港市民於18歲便享投票權,但《立法會條例》規定年滿21歲才可參選立法會地區議席,違反《基本法》及人權法中香港永久居民可以投票及參選的權利。黃之鋒滿心歡喜地表示,如果司法覆核勝訴,考慮參選2016年立法會選舉。

高等法院6月22日頒下判辭,拒絕受理司法覆核的申請。法官表明參選立法會的年齡限制乃屬政治問題,應交由立法會而非法庭決定。

1981年港英政府發表《地方行政白皮書》,推行地區選舉,並取消對選民資格的種種限制,凡年滿21歲、居港滿七年的香港居民均可登記成為選民。《基本法》第二十六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依法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

選舉權與被選舉權是不同性質的政治權利,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1996年)第25號一般性意見的解釋,第四條規定:「對行使公約第25條保護的權利規定的任何條件應以客觀和合理標準為基礎。例如,規定經選舉擔任或任命特定職位的年齡應高於每個成年公民可行使投票權的年齡是合理的。」

香港規定18歲定義為成人,回歸後將港英年代21歲可成為選民降低至18歲,是體現人權。21歲才可參選立法會與港英年代相同,是規範被選舉權應當具備一定社會經驗,不存在不合理限制。「依法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立法會條例》點樣違反《基本法》?黃之鋒司法覆核完全是肆意妄為政治炒作,濫用司法程序。

法官於判辭指出,投票權與參選權不應混為一談,司法覆核申請沒合理可爭辯之處。法官同時表明,參選立法會的年齡限制乃屬政治問題,應交由立法會而非法庭決定。

如何防止濫用司法覆核,是法院應負之責任。參選年齡限制屬於政治決定,不是法院的角色,司法覆核申請沒合理可爭辯之處,5月31日開庭之時,法官就應該即時拒絕申請,日後再頒布判辭。不就訟費命令黃之鋒承擔全部責任,判決未達致彰顯司法正義,法官未能做到公正司法。

大律師楊岳橋認為,參選資格未至於完全是政治問題,參選成為議員是個人權利,應讓黃在法庭上「拗一拗」。拗咩?講嘢大聲唔代表冇禮貌,口才好唔等於講嘢有道理;個人權利受法律直接規範是普世價值,司法覆核申請沒合理可爭辯之處,畀黃之鋒「拗一拗」亦純屬政治show而已。

亞里士多德認為,不服從制訂良好的法律就是不尊重法治。香港回歸後紛亂無休,主因就是《基本法》得不到普遍的服從,歷史的痕跡清晰顯示,回歸十幾年來,踐踏法治最勇猛者正正就是中港法律界。資深大律師湯家驊表示,「一國兩制」可以同中央妥協,楊岳橋是湯家驊徒弟,「名師出高徒」,又一法律界敗類。

《明報》黃之鋒覆核參選年齡被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