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羅冠聰

香港眾志常委 網誌

社運

我們不放棄── 回顧「留守遮打道」行動

我們不放棄── 回顧「留守遮打道」行動
廣告

廣告

兩年來民間展開不同抗爭行動,成敗有時,多到唔記得。改變了我對群眾的看法,始於2014年71遊行後學聯牽頭的佔領遮打道行動。那是一個泛民,甚至佔中三子都齊聲反對的直接行動,但我至今仍記得,早上市民自發反包圍警察,一起倒數打氣那份感動。自始,我相信香港人可以如此堅定。我相信群眾。

2014年7月1日晚上,學聯發起「留守遮打道」行動,要求政府把公民提名權納入諮詢內容,並向政府展示香港人公民抗命的決心。511名因佔據遮打道至翌日八時被捕者,包括文化界、宗教界、「高登界」、學界甚至公務員,是當時首次最跨界別的大規模的公民抗命行動。其後被捕義士成立支援組織「我們都是511」,鼓勵更多人加入行列,這亦成為支援後來大型公民抗命運動的主力。

身為學聯常委,當時我亦有參與行動。留守的義士們,其實都是像你和我一樣尋常的香港人。當晚大台一早被警方清走,網上還未有即時資訊發佈機制,但行動者沒有絲毫荒亂,與被捕圈外的市民連成一氣,有人在旁大聲讀出警員的編號,勸其不要粗暴對待示威者,有人一齊叫口號凝聚士氣,有人坐頭班車來增援,一起留守至最後一刻。

行動者的勇氣與義無反顧的堅定,令我看見不一樣的香港,但最可貴的,是所有參加者與組織者的抉擇,都由自己決定。當晚我曾跟不同行動者說明抗命的法律責任,並逐一詢問其意願,避免抗爭者承擔不必要的風險,最終有數位同學經考慮後選擇退出,我亦尊重他們的決定。即使我相信行動預備工夫足夠,如果行動者未預備好,或只是基於群眾壓力而參與,我認為作為組織者都是不負責任的。真正的民主,是每個人都以其獨立意思,抉擇自己的下一步。

兩年前,公民抗命行動尚未得到普羅大眾接受,不少意見領袖皆不看好這場運動:「最後咪又係得返幾十人」、「條街都無車,阻黎做乜?」、「去到2、3點咪清完場」等等聲音此起彼落,亦有不少人質疑「坐低搏拉,有咩用?」。但學聯相信,和平但具實際衝擊、影響日常秩序的行動,對政改運動尤其重要。我們自行組織勘察場地,擬定行動方案,以實際計劃、親身參與,向各黨派領袖展示行動決心,游說更多人接受公民抗命的抗爭策略。

至翌晨八點,雨傘運動前的七一遊行後,近千人手勾著手睡在遮打道。八點零五分,場邊過千市民一同倒數的聲音,我永遠不會忘記。

兩年後的今天,我依然深信公民社會是推動社會變革的重要力量。我們倡議在各個直接行動中累積經驗,鼓勵港人加入,以自己的意志,去做每個決定。

「民主自決」其實就是這份精神的延續,香港人只要肯多行一步,不輕言放棄,堅持至最後一刻,香港人,終可決定自己的未來。

2016-7-2

PS:圖為 511 義士之一的影相實錄,感謝容我截圖分享。我還記得那早上的天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