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抗爭並非秘撈 抗暴不是罪名 ── 給理大管理層的公開信

抗爭並非秘撈 抗暴不是罪名 ── 給理大管理層的公開信
廣告

廣告

離開校園,我們總是懷念在學院的生活。校園中良好的學習環境和與同學間的友誼都構成了我們對學院的回憶,一班用心教導我們的老師更令我們不能忘記。
 
小麗老師,就是這樣的一位良師。但凡學生在課堂以外遇到疑難,直接走入她的辦公室,糾纏她一兩個小時,她也樂意之至。雖然進出她辦公室的同學總是駱驛不絕,但她總會精神抖擻的向學生講解。無論早上八時、抑或晚上十時,學校總有她的身影。
 
小麗老師教書從來不會照本宣科,總是能夠活用當下的例子,讓我們理解艱深的學術概念。甚至乎邀請深耕社區的運動者,與學生直接交流,讓行動者以自身經歷說道理。
 
對小麗老師的尊敬,除了她授業與解惑之外,更是她的身體力行。她並非一個在課堂中誇誇其談、在現實中卻默不作聲的象牙塔學者。對她來說,教學不僅限於課堂,也不只為工作。教育就是為了社會正義,為了批判及改變已然崩壞的政經結構。她身體力行教導我們,以行動實踐對社會的批判。
 
當初,小麗老師與學生們成立「青年重奪未來」是因為反對大白象基建、成立「小麗民主教室」是想將政治及學術普及化,以民間教育講解不同社會議題、年廿九撐小販的行動是因為要挽救處於彌留之際的墟市文化。在我們眼中,她對社會的批判、對暴政的反抗、對香港的付出,正正是一個理論與實踐並重的公共知識份子。
 
我們明白,每個人的政治主張都有所不同。所以,小麗老師一直教導我們要尊重不同的聲音。在我們互相因為功課而鬧得面紅耳赤的時候,她總教導我們必須要有溝通與理性。因此,我們深深相信,「互相尊重」、「理性思考」的價值應該由我們、由學院、由社會共同恪守。
 
故此,我們希望理工大學管理層回歸理性,不應因政見的不同而羅織構陷,把「抗爭」偷換成「秘撈」、把「抗暴」定義為「罪名」來扼殺一位對教學充滿熱誠的良師。
 
我們的要求:
 
1. 立即停止一切對劉小麗老師的政治打壓行動。
 
2. 公開及澄清大學對劉小麗老師事件的立場與安排,減少外界對大學捍衞學術自主及教職員保障的憂慮。
 
3. 大學管理層履行知識份子及公營機構的社會責任,管理層不能以行政及政治理由打壓及干預大學員工,在不影響教學工作下日常的社會參與。
 
4. 作為知識生產的機構,大學應守護其師生,在挑戰社會不公義上不受無理的政治打壓。
 
5. 保證理大師生不會因其政治立場及社會參與,影響其工作崗位及學生身份。
 
一群小麗老師的學生
二零一六年七月一日

聯署連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