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人撐港獨 我撐陰獨

廣告
人撐港獨  我撐陰獨

廣告

《陰道獨白》的劇本極好,由Eve Ensler 收集各地女性對陰道看法和感受的訪問寫成。

第一次在港上演是黃霑先生提議,在香港已rerun多次,徐疾有致,百感交集,絕對是值得一睇再睇的劇目。

今次是我第一次看,曾訪問導演焦媛小姐,對內容略有所聞,支持女性主義,還是被當中獨白深深震懾到,尤其是那種饒有詩意又情感細膩的描寫,各種對陰道形象化的體會,加上演員富有活力,激昂又恰到好處的演出,在黑盒劇場那麼近的場地與觀眾交流,彷彿整個劇場就是一個陰道,陰道的嫩肉都逼在觀眾面前展出。我們就像《玩轉腦朋友》的情感精靈一樣,從內在感受陰道主人的心情。

裡面搜羅的case年齡及題材多樣,令人從不一樣的角度體會不同女性對自己陰道的感受,縱使個案來自世界各地,用的是譯名,但當中對陰道的情感一脈相承,令女性完全投入。

入面70幾歲的婆婆,回想自己初約會的一次性興奮,導致她以後對自己陰道的禁鎖、厭惡,反映很多女性尤其是上一代的處境。年輕演員馮兆珊彎腰駝背,語氣神韻像極而沒有過火,甚有說服力。此作法忠於原著設計,不必找回相同面貌的演員,由她者去演繹,以個案方式展示觀點。

「憤怒的陰道」,爽快活力有火,抒發了很多女性的心聲——陰道需要舒適。

波斯尼亞戰爭中被強姦的婦女承受的可怕與恐懼,陰道怎樣由美麗的村莊被摧殘蹂躪成破敗的頹垣,是看歷史書和圖片也傳遞不了的最深刻的感受。

除了沉重的戰爭故事,很感動的一段是「陰道工作坊」。我們都以為自己很了解自己的陰道,然後會幻想陰道的歡愉總會發生在一個美麗的夜裡,一切將會那麼舒適浪漫快樂。這段故事告訴我們,陰部的快樂只有自己可以爭取;反之,得不到陰部的快樂,阻礙的也是自己。

高潮是要學習的,一如喝酒吸煙,甚至吸毒吸大麻,那些天旋地轉透不到氣或者頭痛的感覺,如果沒有主觀地與歡愉接合,就只是一堆令人不舒服的生理現象。正因陰部構造複雜,女性無法要求別人去理解,要別人理解自己先要理解,學識了用才會去享受。陰道是需要練習的。

但社會給人重重枷鎖,令人覺得這是不能做的,有罪疚感的,女性不能自主追索的。陰核如劇中所說,是女性唯一除了享受以外別無他用的器宮。世上某些國家尤其是非洲加起來一年割人幾百萬粒陰核,可算是這種思想的殘酷極致。若有人認為陰道只用來傳宗接代,滿足男人,不能好好享受陰核8000條神經線帶來的歡愉,其實是自己親手割掉了陰核,自閹了。

劇目裡最受歡迎的呻吟環節,將不同種類的呻吟聲以表演方式娛樂觀眾,rock 友的呻吟,狗仔的呻吟,日本人的呻吟,機關槍的呻吟,女高音的呻吟,其實更深一層的意義是鼓勵婦女解放,可以盡情享受,呻吟聲與生俱來,不必怕羞。觀眾聽著奇特的呻吟聲,邊大笑邊期待下一種呻吟,是另類集體性享受。

這種表演方式,尤其在與演員那麼近的劇場,衝擊力大,而且幾intimidating,因為觀眾的喜怒哀樂都被演員看得清清楚楚。這些 conversation,在一般公眾場合裡都是忌諱,觀眾坐得那麼近,反而有被凝視的感覺,覺得尷尬,氣氛就沒那麼熱烈了。其實有幾段我覺得好爽,演員做得很好,多麼想拍手卻不敢也沒人理。加上裡面有些性工作者、同性關係的故事雖然對於文青、女性主義者這些睇慣睇熟的人覺得無乜嘢,但如果捉一個保守人士睇,可能會被迫到發癲。我那個略保守的朋友,明明無嘢做都急急腳走,不聽座談會了。

座談會得小貓三四隻,都是評論演員啦、製作啦,但沒有人討論陰道,又令人覺得,在公開場合討論陰道真的很困難。可以這樣討論陰道的,必須是特定場合,搞一些甚麼女性主義讀書會、工作坊,請幾個打死罷就的前衛女性主義者,加一班女性主義的fans,再糾纏一堆學術 jargons,然後我們才可以討論陰部,討論女性身體,討論性。這樣的東西在城市論壇和大婆台[1]搞一次,應該會死。我們追求多元社會,但討論陰道,不圍爐取暖很難發生。

網上有人說女性真好,可以大大聲說自己享受性愛,男人就不能,會被譏咸濕,這不是事實。網上發表者多隱性埋名,開名講的來來去去得幾個,你叫那些在討論區匿名post自己黑絲相講性經歷的人上電視講一次,恐怕戴埋頭盔也不敢。因此我非常佩服能夠公開討論的人,公開討論一次,就積了一次德。

在公共空間討論陰道的禁忌和當事人的不適,令討論只有在特定「安全」場合才會發生,不然那人肯定是勇者無懼,不怕萬箭穿心。就算是周秀娜,也只是性感,但不談性不談陰道;不談只做,跟大罵女演員性感但又暗暗想人欣賞自己身體但又覺得罪疚的保守師奶[2]一樣。可是,全世界一半人有陰道,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這套劇的價值就在此。

有人覺得「該煨,有啲嘢唔好拎出嚟講」。拎出嚟講,大家知道有何選項,要不要解放,女性自主,自己取捨;唔拎出嚟講,是要人陷入無知,不知道有選擇,就沒有選擇的自由,這才最該煨。因此,不單陰道需要練習,討論陰道也是需要練習的。

如果再rerun,一定再看一次,最好請那些「咸濕就係唔啱」但身體很誠實的人來看,一於嚇到佢陰縮。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