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何啟明

民協副主席、深水埗區議員 網誌

政經

要改善基層兒童發展 先提供生活保障

要改善基層兒童發展  先提供生活保障
廣告

廣告

我曾經也是基層兒童,只是隨年月漸長,現在就成為了「基層青年」。猶記得,爸爸當時有份參與興建赤臘角機場。那時我仍在讀小學,他早上五點出門,晚上七點歸家。的確,晚上爸爸仍有空餘時間陪伴我們三兄妹。不過,我知道他的精神體力早已透支,根本沒有餘力照顧我們。

然而,時至今日香港竟仍然沒有合理待遇及合理工時,令不少家長根本沒有能力照顧子女。我看住爸爸當年每日工作超過12小時,為的就是養活我們一家五口。錢,是賺到了,但時間卻一去不返,我們與爸爸相處的時間也少之有少。由此可見,其實改善基層兒童發展不單是簡單地增加撥款,而且是要對基層家庭提供各方面的生活保障。

基層學童所面對的學習困難往往比我們的想像更複雜,更嚴峻。現時社會高舉要「贏在起跑線」,但我知道其實很多基層學生早就「輸在寬頻線」。他們沒有電腦,亦沒有穩定流暢的上網速度。為了完成網上的功課,他們需要花上更多的時間及心力去尋找解決方法。現在的我們只能夠選擇上網,抑或不上網。現時上網月費動輒都二、三百元,基層家庭接受政府資助後,仍然要負擔過百元上網費用。聯合國早幾年已提倡「上網是人權」;台灣的蔡英文總統亦提出:「寛頻上網是基本人權」。反觀現時政府竟無知地以為全香港市民都能上網,甚至叫人去圖書館及回學校借電腦。但試問,圖書館寥寥幾部電腦又如何滿足到過萬人的社區呢﹖過千的社區學童又要輸候多久才能夠使用電腦做功課呢?

政策制度固然要改善,但我認為,政府更要改變對教育制度的想法。「入大學」不應是現今學生的唯一出路。每年只有兩成的適齡學童能夠入讀大學資助學位,換言之剩下的八成人都無法升讀大學。但我想說的是,此八成人不是社會的失敗者,也不應是被遺棄的一群。政府應該做的是,發展多元產業,配合不同資質的學生。但可惜的是,政府眼中只有「一帶一路」,其餘的界別都被認為沒有經濟貢獻。我覺得大家除了爭取基層兒童權益之外,亦可以多加反思我們現時的教育目的是甚麼﹖教育應該為誰服務?我們要建立一個怎樣的社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