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葉蔭聰

網站編務顧問 網誌

網絡

溫立三事件:網上「揪叛徒」運動

溫立三事件:網上「揪叛徒」運動
廣告

廣告

今天,在微博上看到了中南出版傳媒集團湖南分公司正式發到省新華書店的公文,指教育部及人教社(人民教育出版社,為教育部直屬出版社,出版教科書)把一位名叫「溫立三」的人,從16年語文課本編委會中剔除,並指控溫立三為「反黨、反民族的極端西化分子,發表過許多反動政治言論」。同時,有六本涉事教科書要收回「化漿處理」,不能繼續使用。

這位溫立三先生,從五月底開始受到網上親政府親黨的網民攻擊。攻擊似乎始自5月26日,即楊絳去世翌日,一位叫「土城布衣」的網民在微博發了以下一段文字:

「錢鍾書去世後不久,我給楊絳打電話,說要選他亡夫的《談中國詩》入教材,她毫不猶豫地說不同意。但我想,你不同意也得同意,因為這是為孩子讀的國家課本,於是我們就把那文章編進了語文教材,她後來也沒抗議。現在我想,楊絳為甚麼不同意她丈夫文章進教材?是故作清高?還是她對TG的語文課本沒有好感?」

螢幕快照 2016-07-11 下午1.00.54

這個帖子引起一些網民批評,有人認為他對楊絳不敬,消費死者;亦有人不滿他的「不同意也得同意」態度(其實也包含了對政府及相關法例規定的態度);但在云云批評有開始有一把聲音針對他的政治立場,例如,有人認為他用「TG」(意即「土共」)一詞,對政府不懷好意,而且,要求政府要嚴查他。當中要以吳斌為其中最大推手,他在同一天發表的〈溫立三事件與中小學語文教材主導權的淪陷〉最為重要,它在網絡上流傳很廣,除了數出多宗罪名,還快速地指認出「土城布衣」就是語文教材編寫人溫立三。

吳斌指他仇視中共、攻擊毛澤東與習近平,詆譭漢民族及媚日崇洋。他把大量「土城布衣」帖子挖出來,指出他對時政的觀點,以及對語文課本的意見,包括批評語文教育成為意識形態教育,許多陳舊的社會主義文本(如蘇聯的《鋼鐵是怎樣煉成的》)仍然在中小學語文教育中。他在文章中指這涉及到語文教材的主導權及控制權:

「如上所述,中國中小學的語文教材主導權、控制權在什麼樣的人手中?我們不禁不寒而栗(慄)。」

翌日(27日),他又在察網發表了言辭更激烈的〈恐怖的溫立三事件:逆向種族主義主編中小學教材〉,提供更多溫立三的背景,以及他的「罪行」與「罪名」:

「是一位極端逆向種族主義者,他極端親美、媚日,仇恨中華民族;十八大以後,他期望美國應當准備動手滅亡中共(「美國政府應丟掉幻想,准備動手」);他主張日本也無需為侵華屠殺千萬中國人民道歉;他鼓吹暗示中國的教科書應當由美國人編寫,嘲諷教科書正面宣傳愛國主義、革命領袖、革命烈士、解放軍、誠信等;他還一直擔心自己成為“叛徒”。」

他在文章中,也把他聯繫到教育前發言人、語文出版社社長王旭明身上。最後,他把溫立三的問題拉高到一個政治問題:

「他是老黨員,地主和國民黨官員後代,其觀點在單位早已眾所周知,卻沒有受到任何處分,人們不禁發出疑問,人教社中此類人物是否已形成一股強大的勢力?」

這些言論似乎是由「烏有之鄉」這類毛左網站所推動的,事實上,在同一天,「烏有之鄉」刊出文章<強烈要求教育部立即對人民教育出版社進行整頓>。差不多同一時間,「土城布衣」刪去了所有帖子,而網絡繼續出現許多批評溫立三的聲音,他的微博罪證也不斷被轉貼評論,指他是「吃共產黨飯、砸共產黨鍋」的叛徒,並要求政府嚴查:

「這樣的反動分子把持著教材的修訂,缺乏對同胞起碼的尊重和禮貌,以及暴露出對於自己不懂領域的膚淺和愚昧。他是怎麼進入教材編訂體系的?希望政府嚴查。他後面應該有人支持。」(奶爸阿甘,5月28日)

「@微言教育、教育部長袁貴仁,應該站出來走兩步,就當前網絡上關於中小學生語文教材,嚴重西化一事,作出回應。誰給了出版社長@王旭明、取舍文章的生殺大權?長期反毛、反社、反黨的@土城布衣 、為何能夠長期參與編篡中小學生的教材?@王旭明究竟拿了日本鬼子多少錢,做了日本想做,而又做不到的事情!」(樂觀的談天說地,5月28日)

溫立三被剔除編委名單,以至他有份編的書要回收銷毀後,部份網民除了說大快人心之外,亦有人要求繼續肅清人教社。

我們大概可以定性此為毛左發動的運動,這在過去也發生過類似事件,遠的有2008年時的長平,因為一篇稍為同情西方媒體誤報西藏騷亂的文章,而遭網民圍攻,被南方報系調離新聞崗位,最後於2010年離開公司;近的有今年2月企業家兼北京人大任志強質疑「黨媒姓黨」(之前亦有多番批評當局言論),最後遭留黨察看一年處分(之後有可能被驅逐出黨)。

溫立三作為黨員,是中央教育機構要員,遭受毛左網民的攻擊,所以,性質上似乎接近任志強事件,畢竟長平早已是著名的自由派媒體人及公知,不像溫與任這種體制人。而溫比起任,更不是一個公眾人物或公知。黨一般要控制黨員言行,可以透過黨組織(黨委、書記、中紀委等等)來處理,把溫有點搞成運動對象,似乎有點不尋常。因此,事件比一般打壓異見多了一層政治含意。這個「揪叛徒」運動的語氣及指向,如果是上層授意,似乎是要整肅人社教整個國家單位,有點以前黨內整風運動的味道,清組織兼清思想。

不管怎樣,這種有中國特色的網絡欺凌--下層動員人肉搜尋及攻擊,與上層意識形態及組織控制結合,皆客觀造成整頓網絡輿論與寒蟬效應,例如,稍為同情溫立三的言論幾乎絕跡。特別是在公家機關上班的人,更不敢在網上表達意見了。這到底是否中共上層的整風運動,似乎仍有待觀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