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規劃

皇后碼頭/一帶一路/港人智商

皇后碼頭/一帶一路/港人智商
廣告

廣告

圖:重置皇后碼頭於原址的設計(來源:維港海濱關注組)

這次北京的十二屆全國人大和政協會議,筆者感興趣的是身兼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副組長的國務委員楊潔篪:「維港是全球最美麗的海港,要對香港鼎力支持」。巧合的是,已拆卸九年的皇后碼頭,發展局亦於此時向海濱事務委員會提交文件,顯示重置方案,這亦造成筆者構建的〔城市的靈魂-東西交匯〕的下階梯,一個完美的結局。

九年了,那堆放在Government explosive depot的皇后碼頭牌匾和組件,將重見天日;但是原址重置還是9號、10號碼頭之間,還要公眾諮詢。當時筆者反駁建築署的大會堂與皇后碼頭無軸線論;並指出皇后碼頭、檢閱台與大會堂低座門口等中心,均為一直線。故此皇后碼頭其設計及功能,與大會堂及愛丁堡廣場同為整體內的重要單元。加上原皇后碼頭的重要功能,是為殖民地時代最莊嚴的ceremonial process的起點,那就是每任港督履新均以皇后碼頭為起點,檢閱台檢閱儀仗隊,然後進入大會堂宣誓就職。對殖民地是否眷戀,筆者不涉及;但皇后碼頭之傳統角色,及與大會堂和愛丁堡廣場的聯繫和呼應,自是不可隨意地割裂或遷徙!

其後政府為了挽回評級的失敗窘態,又有「升格法定古蹟方能免拆」之招數。最後又有中環灣仔一條ditch-in的P2隧道的走向,終於立法會工務小組以10票對7票(4票臨陣退縮),撥款進行清拆。隨後而來的碼頭下的對話和警力清場,帶來了皇后風暴清拆和當年的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的「好打得」的稱號,成為她日後晉升為特區二號的把手。

九年的時光過去了,皇后碼頭的牌匾和組件,總算沒有在Government explosive depot煙飛灰滅。自然地,筆者身為舊政府山的保育人士,亦是當年大會堂前檢閱台的設計參與者之一(註1),原皇后碼頭的牌匾與組件,自是可拆不遷,既保且育,進亦完全符合世界潮流的保育與持續發展觀念。原址重組,亦可集歷史教育旅遊於一身之集體回憶公共空間(註2),何樂而不為?

其次,筆者感興趣的是人大委員長張德江的〔港人智商論〕,張委員長讚港人智商高達130以上,有能力解困,這又引來筆者在美國三藩市的一個花生友故事。

話說三藩市的一個MENSA CONVENTION的例會上(MENSA乃是一個國家團體,會員均具智商140以上的組織),當會員的午餐席上,發現那胡椒調味瓶充滿鹽,而鹽瓶卻充滿胡椒;他們便為了怎樣把這錯配的調味品還原,自然地,這應是智商高達140的MENSA會員的拿手好戲去解決難題!

他們開始辯論,展示意見;最後他們得出一個卓越的解決方案;那就是一餐巾、一吸管和一空茶托。

他們叫了女侍應過來,準備把他們的解決方案炫耀出來,他們說:「我們幫忙不了,因發覺胡椒瓶內是鹽,而鹽瓶內卻是胡椒……」女侍應在他們還未說完,就折斷地說:「噢,對不起!」她傾側在桌邊,把那兩瓶子的蓋,扭轉調換過來,整桌上那智商高達140的MENSA會員,目瞪口呆!

寫到這裡,也許筆者是個充滿幻想的人;我們何不就用那MENS智商高達140的「胡椒」與「食鹽」瓶的構思,來個CY擔任未來港區「一帶一路」的總指揮,而讓騰空的特區行政長官位置,留待Anyone but CY的三駒競跑,豈不妙哉?

這可是我們九個月後的香港幻景嗎?

(註1)原設計者為當年建築師David Mcdonald後晉升為地政工務司。
(註2)已故的港英時期行政局議員羅保爵士常對筆者感嘆香港缺乏優質城市歷史文物事蹟與地點,吸引高消費及文化水平之高檔遊客,以利香港旅遊事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