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永康

以基層角度看社會問題,曾撰香港淪陷告台灣朋友書,在當地廣傳 網誌

政經

超過12K也請不到清潔工的原因

超過12K也請不到清潔工的原因
廣告

廣告

圖:蘋果日報

自最低工資實施以來,基層工資不斷上升,有所增加,有些清潔工近年更比一些文職工種更高。耳聞目睹的輿論,無論親建制或民主派媒體,都不約而同的承認基層工作缺乏人手。自由主義經濟學者曾在立法前斬釘截鐵的斷言失業率必會上升,但在下已然疾破彼等謬誤,指出是低收入綜援壓低工資,所以立法不會有他們說的影響。然而,今天出現的奇怪局面,是基層工作不但沒有出現人滿之患,集體失業,反而是低技術勞工奇缺,清潔、飲食、保安等行業,屢屢有僱主老闆在媒體叫苦連天,謂開出比最低工資多二三千也請不到人,報紙也有不少過萬元招聘上述職位,我的舊上司、老闆也不時詢問我有沒有朋友介紹,同事也經常被人邀請轉職,條件更愈來愈優厚。整個清潔行業處處也人手緊張,可見坊間所謂的資本家製造勞工短缺假象,逼政府輸入外勞的陰謀論,並不成立,因為全香港這麼多公司,要像圍標集團般動員數行業大部分老闆搞一場招聘大龍鳳,而且連續搞數年,單計成本,已知得不償失。言歸正傳,今天拿殊就是要解釋為何出現這個超出經濟學者預期,甚至於更極端相反的怪現象。

前述三行業,我也熟悉,但三行業之間,各自有不同生態,工種也不相同,如果同一時間處理,難免混亂,事實上,清潔也可分開多種,故今日只集中談論清潔行業。

坊間聽到最多的聲音,是吾等八、九十後「廢青」(事實係87年前出生,已經年過三十,不知道青什麼?),放不下高學歷身段,心高氣傲,不肯面對現實,死守不值錢的尊嚴,不願意做基層工作。但事實和想像永遠有一大段距離,真正出現此等現象,是政府政策使然。

表面上,文職初入職只有九千至一萬,隨時還要無償加班,而有些清潔工動輒便萬二、三,而且加班有錢收,雖然是社會地位較低,但仔細看看申請公屋的入息上限,隨時就是因為得到「多」這二、三千元的所得,而失去輪候冊資格。

我城劏房,舉世聞名,連台灣朋友也略知我們居住環境之不堪。一個不足一百尺的蝸居單位,動不動便三、四千月租,但公屋大兩三倍的,也只是千五元,而且兩種環境是天堂與地獄的分別。所謂的多了二、三千元,而失去入住公屋資格,實在是得不償失。

另一個原因,是綜援制度。開出這種優厚條件的工作,大部分是大型清潔公司,大集團必定要銀行帳戶或支票出糧,強積金等勞工法規,必然不悖。正正是因為上述原因,令綜援人士不敢偷偷去幹這些工作,因為一用銀行或支票,加上強積金戶口,執法機關便容易查出,牢獄之災,隨時來臨。他們只會幹一些現金支薪的工作,這樣政府便難以查到。這些是公開秘密。

請不要誤會,我無意挑起社會對綜援人士的歧視仇恨。事實上,如果綜援金額足夠生活,沒有人願意為了每月區區數千元而鋌而走險,造成他們以身試法的責任,全在政府。

另外一個原因,是交通和用膳費用問題。能出到12K價錢的,多數是中環和銅鑼灣等租金最貴地區,四周無廉租屋邨。雖說現在交通非常方便,半小時便可由沙田到達中環,然而,費用也相當可觀,一個月動輒二、三千元。12K人工,是必然超出鼓勵就業交通津貼工資上限。所謂的津貼在現今多數工資超過申請上限的情況下,根本形同虛設。

中環吃飯,起碼四、五十元一頓。是的,也許工人可以煮好飯菜拿回公司翻熱,但不是每個清潔部也有微波爐,即使有,社會大眾普遍仍然認為微波爐對身體有害而不用(事實上,科學研究已經證明無害,不過這是第二個議題)。

比較兩份工作,除了金錢外,還有付出的辛勞程度。寫字樓工作也許壓力大,每天要與老闆定下的限期比賽競快,但畢竟不是體力勞動,而且辦公室必定有冷氣。清潔始終有其厭惡性質,很多時要烈日當空下曝曬,夏季單是喝水,二、三千毫升是起碼。如果當廁所工,每天除吃飯起碼八小時困在斗室之中,像坐牢被獨立囚禁,不時又有人巡查,此之所以,即使工資較高,很多人仍然不會進入清潔行業。

正在當清潔工的同業不來中環的原因,是conception,一看招聘廣告,12K,中環甲級商廈,正常人心理必定以為要求極高。然而,根據李天命語理分析,乾淨與骯髒,基本上是含混的,沒有清晰界線,當然也不能太過分。一個清潔管理層變態(不是要求高低,是「變態」)與否,和身處的物業所在,沒有必然關係。管理工廠大廈的,隨時比管理五星級酒店的變態。

看到這裡,朋友們也許會以為我在幫老闆及政府為輸入外勞政策背書。對不起,作為香港人,我絕對反對輸入外勞,但我也不止反對,我亦有建言給請不到清潔工人的企業。其實我城現在不乏勞工,只是老闆們肯不肯用。

上面提到政府政策令很多人不願當12K清潔工,然而,政策不止上述而已。精神病患者、智障人士,法律上也是殘疾,可以用殘疾人士八達通優惠,每程車資也只是兩塊錢,而六十五歲以上長者,乘車也有此項優惠。再者,上述殘疾人士,殘而不廢,即使心智不健全,但四肢仍發達,可以應付體力工作。而他們如領取傷殘津貼,每個月有接近二千元,聘請他們,即政府每月替你們補貼二千多元工資,一個月二千,一年便兩萬多。殘疾人士和老人普遍不會被聘請,如獲聘很少像正常人般動輒離開,多數會珍惜機會。政府也主張無障礙聘用,聘請殘疾者,可以得到數萬元津貼。香港有數十萬患者,現成已經有這麼龐大的勞動力可以使用,根本不假外求。外勞雖說人工低,但宿舍和回老家的機票,你們休想逃得掉。

說了那麼多聘用殘疾人士和老人的好處,是時候說必然有的潛在風險,就是勞工保險多數不受保他們。這方面,政府必須想方設法,製造誘因令保險公司承保。否則,上述的好處,老闆們一句也不會聽入耳,因為六合彩不見他們中,工業意外說不得準。

總結而言,政府的福利政策,令正常人不願做高薪清潔工,但對殘疾人士和老人家的社福優惠,令他們成為企業潛在的人力資源,勞工根本不假外求,關鍵還是政府政策,企業家不一定是慈善家,沒有責任去承擔買不到勞保而可能賠了夫人又折兵的風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