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鄭偉謙

《工人文藝》執行編輯,屯門樂活書緣打雜。 苦難的過去,彰顯歷史的沉重與當下的珍貴,痛苦的抉擇與糾結的回憶,傳遞給人沉穩的力量和頑強的勇氣。於是,一種勇敢面對未來艱險的鬥志油然而生。 先祖三代,由19世紀中期,是自廣東新會到三藩市的定居華僑,一直到父親一代移居香港。 畢業於嶺南大學及城市大學 , 註冊社會工作者,店員,詩人,輔導治療師,書迷,愛好中國文化,終身抱現象學式態度的哲學研究者,不能養狗的狗迷,經常抱著社會主義的盼望,但絕不是史達林主義者。 樂活,讀本,人生。 網誌

言論自由

第一次自助講座的反思

第一次自助講座的反思
廣告

廣告

非會議是一種議程由參與者推動並創建的會議。會議的籌備一般不是由某個單獨機構或一小群機構組織的。最初這個術語是在奇客社群開始使用的。非會議的過程類似於開放空間技術,在其他方面其本身已經有超過 20 年的歷史,例如未來學中的未來工作坊。非會議一般比較低調,缺乏組織性,不側重於專業人士和嘉賓。

我們自助會議(unconference)的方向,其實係想在既有的社區零散 ,只有目標為本之區議會的情況下建立另一種永續,去中心化,非政黨,具公民素養及自由,平等,尊重獨立個體社區的討論方式。

但是我知道要建立討論氛圍很難。這種去中心化,而且儘量使用公共空間的討論方式,是否令街坊感到有興趣而參加,是一個要探索的問題。

另外是就是要找議題,什麼是可以好在地的議題,又可以令街坊有興趣,但並不是只討論地區事務,如今次環保,令各位都可以談他們社區的情況,但不是把焦點突然轉變到純粹地區事項

反而,要街坊有動機加入,就要考慮吸引人的題目,但香港又很難找這種吸引人,又可以湧躍,深入討論的題目。

有社區朋友提醒我,由找尋事件本質問題開始。例如講推填問題,就開放講香港垃圾政策。

由一個已經存在多時的現象,帶我們去討論有一定結論和民間可以組織的方案。

另一種我發現不要得的偏見是,認定係大圍氣候問題而認為市民係不會參與。我似乎是認定香港人沒有動力組織自己去改變社區。這等同於放棄了人的發展可能。但我看見很多形形式式的組織及創意,事實不是這樣。我們的講座形式,是要把抱不同想法及已經執行一些社區行動的人士,在平台中交換意見,作出推廣,及外於建制的社區自組織社群。

我有時擔心的是討論,會改變成對政府的控訴會。今次的討論會都有一點,或者,是要有一段容忍期,但要合時,我們希望可以提醒,這是專注於方案,技術,組織形式,跨專業,需要舉證的討論。集中談問題,及如何找技術解決問題本身。

也許民氣如此,我們突然說到要責難政府要負責任。不過,討論其實可以係為建立一種方案,民間方案,去倡導政府及政黨而討論者不是以政黨支持者的身份,而是知道自己可以充權,以公民身份倡導。我想,針對事件本身,加上令人人都感到有實現可能,而且組織自己去倡導,應該是我的中長遠目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