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文探花

廢青一名,早上做教育,夜晚做音樂,醉心填詞,最欣賞林夕老師的細膩感情,最喜愛方文山老師的詩情畫意。 不想在沉默中滅亡,深信堅持才有希望。 網誌

教育

皇仁狀元,不外如是

廣告

廣告

「十年窗下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金榜題名,狀元是也。在古時高中狀元,絕非易事,要經過童試、院試、鄉試、會試及殿試五大關,皆飽讀聖賢書,深明大義,直入官場,愛民如子,報效家國。如今時移世易,考試依舊,面目全非,看看皇仁狀元黃灝森的言談,便知徒負虛名,欠缺氣魄。

看看黃狀元說了甚麼?他有資格做選民卻不履行公民責任,想行醫卻對醫委會改革毫無立場,這就是皇仁狀元,這就是填鴨制度泡製而成的怪物。「學而優則仕」早已煙沒,想從醫也無可厚非,懸壺濟世,救人一命,固然是好。但如今是紛亂之世,奸人當道,從黃狀元的說話可見,他只想當一個不問世事,躲在冷氣房,每月穩收幾萬月的醫生,離地之高,比得上悟空翻個筋斗雲,難以想像。

也許有人說,他可能是故意這樣回答,避免傳媒大造文章,影響日後的考試。若黃狀元果真抱著如此想法,倒說明了他的價值觀,自私自利,漠視現實,那麼他和那位明知譚耀宗強行插隊,卻依然願意替他做手術的醫生有分別嗎? 和他談醫德,也許都太遠了。

又有人可能說,要求一個十八歲的高中生對政治表態,是否應該? 我想反問,哪麼讓未符合專業資格的鬼國毒醫來港執業,難道就應該? 將香港人的生命交給毒醫就應該? 明知梁振英想藉此控制醫委會但不發一聲就應該? 表態到底是一件有多難的事? 坦言自己的立場,有問題嗎? 黃狀元,我還寧願你說支持梁振英,一清二楚,起碼要說服你也知道該怎樣做。一句「無立場」,對我而言,已表了態,你就是一隻披著港豬皮的羊。沉默很易,只怕來日你想開口,已太遲。

皇仁狀元,不外如是。

文探花 Be The Third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