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岑敖暉 Lester

前學聯副秘書長 網誌

社運

政府設下的囚徒困局

政府設下的囚徒困局
廣告

廣告

其實政府開出的賽局,就是一個簡單的「囚徒困局」(prisoners' dilemma)。

(0)現階段的政府,一定會不講得好實牙實齒,不會話唔簽一定無得選。但佢一定會預料到反對派中一定有人不簽,也一定有人會舉棋不定,不知簽不簽好,覺得入到閘先係最重要。

(1)可能出現的情況有三:第一,全部都簽;第二,有部分簽,部分不簽;第三全部都不簽。

第一個情況相信不可能發生,按下不表。

(2)是第二個情況(也是最有可能出現的情況)的話,那就是政府設計整個賽局最希望達到的目的。第一,令反對派再次內鬨,狗咬狗骨:各陣營在只考量自己利益下,為了自己無論如何都能當選,是否心悅誠服都「簽住先」,因為既能確保自己一定能參選,也有機會令潛在對手不能獲得參選資格(因為一定有陣營是不會簽,無論是基於甚麼原因都好。)。

第二,identify「忠誠反對派」和「腳軟反對派」,一個簡單的test,就可以找出令中共完成香港政治版塊動盪時代的mapping,除左知道邊d政團係會堅定不移地 不 會 挑 戰 中共的底線,也會知道邊d政團在簡單威逼(可能喪失參選資格)下就會跪底。

第三,令政府在面對自決、港獨議題上化被動為主動。本身政府幾乎係無牌出,行政、立法、司法權力均不能針對「講」港獨和自決的人開刀(律政司之前肯定研究過告香港民族黨啦,有岩既條文佢會郁嗎?)但在選舉這個大餅前,設立這道大閘,就是想在這拿回主動:因為如果你唔簽,但你有「朋友」、「盟友」簽左,政府就可以有relatively多點的正當性郁你;如果你簽左,咁sorry,政府更加可以大條道理地郁你,告你又好、唔俾你選又好,同時政府未郁手,已經成功令你支持者失望、令你的「盟友」屌鳩你,你點都輸。

(3)第三個情況:全部不簽。這是反對派惟一有機會戰勝政府的選擇。如果全部不簽的話,那政府就無戲唱了。因為反對派全部不簽,選管會這個決定的認受性就很低了,而如果佢真係癲到,真係全部唔簽唔俾選,那我相信佢要付出的代價是極其極其的大,甚至有可能再將香港的政治勢力一下子激進化不只一個層次,也有可能再次令散到不堪的反對派再有個機會暫時團結一會。在這個情況下,我不認為反對派是有甚麼可以輸的;而政府呢,無論禁不禁止你參選,都輸到扒係度。

所以,如果你甚麼都不理會、甚麼道理、道德都不說,如果你是理性的(無論你是利他的、大局為重的,或是完全自利的),也沒有理由可以簽。

所以真的懇請所有未報名的參選人,千其千其唔好簽。

(題為編輯所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