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羅冠聰的參選宣言

廣告
羅冠聰的參選宣言

廣告

中共進逼 兩制模糊

前途問題的幽靈,三十年來纏繞著香港,成為香港最大的問題。我沒有經歷過香港八十年代的光輝歲月,但見證過主權移交後的頹垣敗瓦;我沒有從新聞見到簽訂中英聯合聲明的情形,卻見過人大常委會粉碎香港民主進程的一刻。只消十九年,「五十年不變」的承諾提早過期,「港人治港」的神話猶如泡影,香港人知道不可能再「馬照跑,舞照跳」。

我們猛然發覺中共的權力已然滲透生活每個部份,原來我們一直活在虛假的自由當中。 中共各方面掌控我們的資源,把持了香港的社經命脈,香港離「自主我城」相距甚遠。Lancôme以政治原因打壓何韻詩,更顯中共經濟實力的凌駕性。

除此以外,中共染指的不僅限於經濟,還有香港的政治權力。白皮書、人大頒布八三一決定,令香港人對一國兩制徹底失去希望。時至今日,政權肆無忌憚運用國家機器侵犯港人底線,中國公安非法擄走林榮基、解放軍總司令主持警隊檢閱儀式,均使「兩制」邊界日漸模糊。造成今日亂局,現屆政府責無旁貸。梁振英政府在危難關頭非但沒有依從民意,而且還將責任諉過於人,將亂局歸咎於異議人士,可見政府誠信經已破產。

繼承雨傘 絕不妥協

死局當前,我們選擇了走上街頭,用帳篷和雨傘展示要改變香港的決心。儘管直面警棍與催淚彈,人民依然抵著恐懼與之抗衡。國家機器能夠阻止我們的行動,但阻不到我們的運動及決心。佔領七十九天,我們公民抗命,每晚於佔領區架起帳篷,社會各界互相聲援。我們曾經與林鄭等高官辯論政改,在法理上擊倒政府。最後,權力懸殊、政權無恥,留下了對理想憧憬的反撲,以及大志未竟的失落。

回顧雨傘的意義,既是要謹記這段劃時代的歷史,也是要深切反省運動當中的得失,延續當日未竟之志。當天「我要真普選」、「毋忘初衷」這些口號響徹三個佔領區,寫上口號的橫額遍地開花,標誌著民主運動的最高潮。但隨著雨傘運動無功而還,民間迎來失望與無力。就在民間意志消沉時,部分民主派竟沒提出新路線、新主張,更圖謀與建制派合流,共推特首候選人。

香港主權移交以來歷經了董建華、曾蔭權、梁振英主政的三個時代,市民以為換特首可令香港變天,最後只換來一次又一次失望,制度越加崩壞。連建制派也揚言,今日高舉ABC,就是要令中共知道梁振英的不堪。故此,若然香港未來民主運動以ABC為方向,與建制派合流,客觀效果是為倒梁建制派抬轎,推舉他們屬意的候選人,令焦點模糊。雨傘之後,我們不接受民主派人士因時制宜與支持「袋住先」的建制派合流,與魔鬼交易。

傘後議政,是因為我們不甘心。不甘心民主運動繼續換湯不換藥,不甘心特首依然由中共欽點,我們不甘心香港就此沉淪。

告別舊時代 青年參政創未來

新一代,應該成為民主運動的持旗手,不可以再成為旁觀者。青年人從來都是推動社會改革的重要力量,不論是五四運動、八九民運,甚至茉莉花革命,新一代都會自告奮勇,敢於承擔時代賦予的責任。在他人眼中,青年人可能是天真的。不過,威權政府最害怕的,不是老成熟練、背後有利益集團撐腰的政治人物,而是滿懷理想的新一代。

我宣布參選,就是要為立法會注入新血,把青年人的力量,把民主自決的聲音,帶到議事廳當中。

雨傘運動告訴我們新一代,向政權妥協低頭的舊時代必須要過去,新一代開闢一條香港走向自主自立的新路線。民主運動進程不能停留在五年一度的政改輪迴中,也不能止於「換特首」就滿足,我們要當家作主,迎接香港二次前途問題。香港眾志提出自決公投時間表,就是不甘臣服於中共壓逼,我們要重掌未來。在來年特首選舉,香港眾志將推動民間公投,以實際行動拒絕中共欽點特首。長遠而言,爭取盡快訂立公投法,並與港人一同草擬《香港約章》,為處理2047年二次前途問題鋪路。我希望晉身議會,以「民主自決」為綱,透過議會民間同時夾擊,逼使中共接受港人意願,在殊死之時力挽狂瀾。

「希望本是無所謂有,無所謂無的。這正如地上的路;其實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從學生會、學聯,去到香港眾志,一切經驗都告訴我,沒有抗爭就沒有希望,沒有堅持就看不到曙光。縱使自決路上將會荊棘滿途,但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我們要把握八十年代沒有把握的時刻,在後悔之前趕上自決的旅途。

讓我們在新的時代,踏上一條新的征途。

選舉廣告 香港眾志自行製作 日期:2016/07/17 數量: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