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沒有人告訴你的香港社會大陸化

廣告
沒有人告訴你的香港社會大陸化

廣告

日前,台灣發生陸客在旅遊巴活活燒死事件,不少本土派留言出帖讚好。然而,即使台灣親民進黨的大報,也沒有幸災樂禍,只願死者安息。人稱左膠的學者王偉雄教授和我的同學趙善軒博士,不時批評本土派仇恨大陸人的言行,但是,我看到的仇恨,與他們有些不同,不局限於中港地域或階級,港人也在鬥港人。

先述此次不幸事件,過往台南和日本地震,本土派有截圖大陸人的網路留言,指責彼等泯滅人性,然不止今次事件,天津爆炸等人禍,他們也曾大力拍手叫好,這和大陸人酸日台地震,沒有甚麼分別,我看不到誰比誰更高尚。

戴立忍和周子愉被道歉,劉細良先生稱為文革全球化,然而,香港的網路欺凌,動輒公審,也好不到那裡。

前陣子醫委會改革草案,有醫療事故難屬就引入大陸醫生指醫生有沒有醫德,是看個人,而不是國籍。我見過醫畜,護畜也見過,我也有朋友在醫療事故中死去,醫委會有一年定罪率也達九成。病人難屬心情,我絕對理解,但為了向醫生報復而要全香港市民健康買單,我只看到喪心病狂四字。

也許,我沒有受過他們受過的痛苦,我死的是朋友,不是兒子,我也不是住在北區,受的水貨客影響沒有他們大,而且也許這些事情在他們心中比天高,比海深,仇恨確實存在,然而,現在上YouTube,幾乎天天都有街頭罵戰的片段上載。其實不用上網,我每天上下班坐地鐵,每個星期都起碼見一次現場版本吵架,引起戰爭的導火線,不是上述的醫療事故或水客阻路,而是車廂擠迫的一個小碰撞,下車慢一點等比雞毛蒜皮還雞毛蒜皮的小事,主角目光已經有如殺其父母,姦其妻女,破口大罵。

還記得二十年前初上大陸,碰到人說對不起是香港人一個習慣,老友立時喝止我:「對他們不能有禮貌,會以為你好欺負而得寸進尺。」

香港人常指責大陸自由行有恩主心理,香港人便沒有?香港的投訴文化是眾所周知的存在,做過客戶服務的人,必定經歷過狗血淋頭的事情。

現實情況就是,所謂的香港大陸化,不止傳媒用字,普通話教中文,廉署事件,香港人本身行為也正在大陸化。還記得十多年前,在街頭,甚至旺角區的夜店,碰撞到人,說句對不起,被撞者都會報上微笑,而且是不論斯文的中環白領,剛從建築地盤出來的工人,或是在的士高滿手刺青的少年。

究竟香港人為何變成這樣,相信值得學者探究,我不會簡單歸咎於政治不民主,地產霸權等等問題,香港雖然有數十萬精神病患者,但不可能全部香港人都是。仇恨是跨國界和超越階級的,不止中港,香港人也鬥香港人,窮人也鬥窮人,不止仇富仇中,連自己人也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