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由「確認書」、HKU Convocation到行政中立的消失

由「確認書」、HKU Convocation到行政中立的消失
廣告

廣告

今屆立法會選舉,政府臨時加入「確認書」的風波,令我想起月前在港大參選的遭遇。我認為,北京的無形之手已插入香港的大小關鍵性事務,並掌握了行政程序的話語權,只要一聲令下,就可以排除北京不想見到的任何人進入建制。而其手中的武器,不再是赤裸裸的意識形態,而是在外用行政程序來包裝,那些不明所以的人,會以為這是程序正義,神經被麻痺到視而不見,到發現的時候已是毒氣攻心,後悔也已太遲。

我叫陳家健,1979年在香港出生,2001年香港大學畢業,主修比較文學。一直有參與香港的政治圈子,2007年和2011年分別代表過前綫和民主黨參加區議會選舉,俱落敗。2011年之後,我決定專注於事業發展,不再參與本地的政治活動。現時是一間證券商的AE。

2015年中,因為陳文敏事件,我因緣際會加入了港大校友關注組。2015年9月1日,參加了在會展舉行的香港大學畢業生議會(Convocation—以下亦以此簡稱)的EGM,和11月29日的另一次EGM。我認為,有超過18萬港大畢業生和教職員為會員的Conovacation是一個過去一直被忽略、卻對港大和香港社會十分重要的民意機構。同時,我亦認為梁振英任校監、李國章任校委會主席,從制度和人選上來說,十分不妥。所以,2016年Convocation常委會的換屆選舉,我決定參加,並在政綱上寫明,反對李國章的任命。

提名期在5月16日下午6時截止。我取得了以下港大校友/Convocation Member同意提名我參選:

程翔(B. Soc. Sc 1973)
何俊仁(LLB 1974)
余若薇(LLB 1975)
李卓人(B. Sc (Eng) 1978)
區耀佳(M.B.B.S 1983)
葉建源(B.A. 1984)
范卓雲(B. Soc. Sc 1987)
潘小濤(B. Sc (Computer Science) 1993)
胡莉芹(B. A. 1994)
王振星(B. Eng 1998)
尹翰卿(B. Eng (CE) 1998)
姚冠東(B. Sc 1998)
崔浩然(Bachelor of Laws 2000)
張韻琪(B Soc. Sci 2001)
吳浩希(B. Sc 2001)
陳祖為(教授, 政治及公共行政學系)

我分別在5月9日和13日,兩次去到Convocation收提名表的孔慶熒樓交提名表格。我曾向負責接收的女職員詢問是否這樣便OK?她說是。我又問她有沒有收據,她說沒有。本來這在我的工作習慣上來說甚為不妥,但基於對港大專業水平的信任,我亦再無異議,離開。

5月20日,我的朋友陸續收到Convocation的參選確認電郵,我卻沒有。我發出電郵相詢,Convocation這時才通知我,我因為少交了一張表格,所以參選的資格已被取消。我質問,既然如此,那為何當時女職員沒有提醒我?而當時是5月9日和13日,距離提名截止仍有數日時間,為何不聯絡我?

對於第一個問題,Convocation並不回答。第二個問題,其負責人說已發過一次電郵提醒我。

發去我hku的電郵。而那是我早已不用的電郵地址。

稍後我更知道,有最少3名候選人亦同樣漏交該份表格,因為該表格在選舉網站上十分隱蔽,不易發現。不同的是,他們卻得到Convocation職員的當場提醒,補回表格,所以順利參選。只有我,被排除在選舉門外。

我不想流於誅心之論,所以我不去想是因為我的政綱和提名人,令我被Convocation的工作人員,甚至其他更高層的人士針對。我本來就想遠離政治,專心工作,做不做Convocation 的常委,其實好閒。如果我JR這一次選舉,我想勝訴的機會不低,但我不想影響我那些當選了的朋友。然而我認為這件事對我不公道,我只是想把這件小事寫出來,為自己留一個紀錄。

因為這樣的體驗,我想奉勸那些以後想參與政治、選舉的人,拋棄幻想,準備全方位的鬥爭吧。在抗爭者與專政者中間,已經沒有了那個「保持中立」的行政機器,他們已成了專政者的手腳、工具,被賦予了敵我矛盾的思維。只要你在程序上有0.000001%犯錯的可能,有心贓冇心,他們100%會把這錯處找出來,還堂而皇之的把你踢出局。好像這一次立法會選舉,以往毫不起眼的「選舉主任」,就成為操生殺大權的劊子手,竟然靠他去判斷一個候選人是否真誠擁護基本法,還決定報名的人有沒有參選權。不要嘗試跟政府辯論這有沒有法理基礎,它隨時可以動員一百幾十個法律學棍,寫洋洋數十萬言去證明這是如何如何合法。

所以,不要怪我們變得激進,甚至於比激進更激進。我們也想做個斯文人,坐下來,你說5分鐘我說5分鐘的互相辯論。因為你不給我參與的機會,我是不惜一切也要跟你拚命,討回公道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