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阿恩

曾任中學教學助理,文字工作者 90後教育工作者看香港 網誌

政經

專業自主 民族意識

專業自主 民族意識
廣告

廣告

在港英時代,港英殖民政府把英國優良的專業制度輸入香港,再建立起香港自己一套獨立自主的機制,讓香港的每個專業主行業都有自己一套專業自主的制度,發展出世界聞名的聲譽和地位。醫療系統、教育和社福制度及廉政系統長久以來都給香港人莫大的信心,從來都未曾對這些制度產生過一絲懷疑。港英政府相信制度本身,所以甚少會干涉當中的運作。當香港被中共強行移交後,中共不信任香港人自主管治自己的內政,其獨裁專制的本質便驅使明搶暗奪,把香港專業主自主摧毀,將一切的障礙掃清,把所有的專業系統置於絕對的控制下。

在中共國內,所有的專業系統都是在共產黨的絕對領導下。所以,在主權被移交後,中共積極地將其爪牙伸到香港的不同專業系統中。教育制度首當其衝,受到政權極大的干涉。從教改和學校管理委會員的設立可以看見,政府只是意在架空校長和教師的權力,加強政府對學校的影響力和干預方式。政府當時打着要加強校本管理和透明度等等漂亮的口號,把教改及校委會的方案硬推上馬。結果,政府在往後推下來的政策,在校委會的「協助和監察」下,學校全部都要嚴格地執行,校長和教師都失去了專業自主權,被政府牽着鼻子走。政府間接地把行政監察權架於專業自主上,扼殺了教師的專業判斷空間。學校,變成了政府實行政治灌輸的場所。社福和大專界的政治干預更為嚴重。社福界的宗旨本來就是為了協助社會的低下階層和弱勢社群,提供最基本的支援。自從港共政府掌權之後,積極干預社福界的運作,把社工的專業自主完全摧毀,將社工變成了社會的維穩工具,只忙於每天為自己的機構「跑數」。社工的天職就此被廢,成為了社會福利的售貨員。

自梁振英上任以來,專業自主受到的衝擊更為嚴重。港大副校任命一役,「一男子」因素令到推薦委員會的選擇被否決,一個受到大學各界人士尊重和信任的學者被射下馬,理由還是牽強不堪。大學的專業自主備受嚴重摧毀,管理層所作出的專業決定被一個門外漢以個人喜好為由推翻。大學,不再是由熟識箇中運作和具有足夠專業能力的學者管理,而是由梁振英新近的人管理。港共政權,把他們的魔爪瘋狂地往各個專業領域伸延,嘗試掌控在公權力之中,成為鬥爭的工具。早前拉倒的醫委會改革方案和廉署事件,更是港共政權最明目張膽的干預。港共政權瞄準了醫療和廉政反貪為香港人最信任和依靠的行業,便出手干預。在醫療方面,港共指修例是為了所謂的「海外」醫生到港執業,和加快處理醫療投訴聆訊的速度。但事實上,修例只會是便利「偉大」的中國醫生來港執業診症,以及把醫委會完全控制在手。一直以來,香港信任的醫療系統,被中共政權視為入侵目標,奪取控制權。廉政方面,港共政權為了阻礙UGL案的調查進度,不惜下達命令把署理執行處首長的李寶蘭逼走,將領軍調查的廉署大將革掉。梁振英為了一己私利,為了部署連任,不惜將廉政公署的獨立性破壞,利用「一男子」因素將廉署內眾人信服的猛將射下馬。中共為求將大權獨攬,不惜任何代價。專業自主,對政權來說只是阻礙統戰的障礙,絕不會任由存在。

有人會認為一切都只是陰謀論,是杞人憂天。事實卻是,中共在主權移交後一直都視香港不同領域的

專業自主為眼中釘,除之而後快。從教育領域到社福領域,從醫委會到廉政公署,港共政權慢慢的把其真面目示眾,意欲將香港的專業屏障逐一掃除。香港之所以不同於中共,皆因香港有專業自主,嚴謹地監察每一個行業。香港人,一直都認為專業自主是一個地方的代表,象徵着香港的國際地方,象徵着香港的制度健全。香港人,從來都不會質疑每個專業行業的決定,全盤地相信他們。但是,香港人不會相信中共國內的任何一個行業。中共國把所有專業都置於共產黨之下,任何的專業機構公會都是以共產黨黨員為中樞。所以,中共國內的專業行業,根本沒有自主,只有黨的指示。香港人,從來都不信任。所以,香港人的自我定位,很大程度就是靠着這個地方的專業自主。中共把這些屏障掃除,意在將香港人的其中一項民族意識的重要元素給消滅,摧毀香港人的民族驕傲感,將香港人信奉的價值逐點抹去。香港人,被中共硬冠上「中國人」的名銜,而消滅了「香港人」的身份認同。香港人,只有守護好自己的銜頭,才能夠名正言順地捍衞專業自主,守護我們所熟識的香港。香港人,從來都是只屬於香港,從來都不應該被冠以其他地方的銜頭。專主自主,是香港人身份認同的重要一環,將香港和其他地方區分開,絕不可以拱手他人。

香港人,捍衞到專業自主,才可以捍衞到我們的民族身份。

(淺談民族意識之五)
作者︰阿恩,自由文字工作者
90後教育工作者看香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