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夏蟲物語

廣告
夏蟲物語

廣告

夏日炎炎,家住新界鄉郊的我,幾乎是和夏蟲共處並居的。

你問我愛動物但愛不愛昆蟲?我說不上愛,但我不敢傷害牠們。

我的天台種滿了花草,引來了很多蜜蜂,我不否認對蜜蜂是偏愛的,每次看到牠們在我的盆栽間穿梭擾攘,我就很驕傲的有種被垂青的感覺,我為牠們準備的食物還不賴吧。 而色彩繽紛的蝴蝶是人見人愛的,賞花時看見三五成群的飛過,賞心樂事之最也。

但做人不能輸打贏要,其他較不受歡迎的昆蟲又如何?我的女朋友和大部分女生一樣,看見四腳蛇是會驚呼狂叫的,更何況我家出現的四腳蛇品種繁多,體型各異。記得一次她在露台看到一隻「五爪金龍」之類的物體,像目擊兇殺案的吼叫起來,我立即喝止:「你想嚇死佢咩?!」日子久了,她已習慣了和四腳蛇共處,我亂說一通牠們是吃蚊的,令到她慢慢開始欣賞牠們。

但蜘蛛她就克服不了。可能潛意識覺得蜘蛛有毒。但我看見牠們一手一腳建了自己的家園,實在不忍心去毀滅,更不要說要殺死牠了。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盡快把牠們放回野外。我在家常備了很多裝網球的網球筒,就是用來捉蜘蛛的。但上星期我家飛來一隻很巨型的蟬,黑壓壓的伏在牆上。我家一眾貓咪如臨大敵的向著蟬劍拔弩張,那時我才發覺網球筒太小了,不能捉會飛的昆蟲,於是我拿了用來蒸魚的大鑊蓋,花了近半小時才把蟬蓋住,再拿一張硬紙皮慢慢「攝」進在蓋的下邊,然後小心翼翼一併拿出門外,打開鑊蓋還蟬的自由。

如此大同小異的大小工程已幾乎成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這並不是我心理變態或愛心爆棚,只是我一直堅信這本來就是牠們的家,我豈可以雀巢鳩佔,還要人家破人亡?!

原刊於《am730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