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港獨簽確認書自毀長城

廣告
港獨簽確認書自毀長城

廣告

民主政制是資本主義生產模式的上層建築,政治行為和經濟行為其實相適應,本質都是一樣。作為選民,就一如商品市場上的消費者,面對林林總總的產品(政黨政客),按照商店說明書(政綱和政治主張)、產品包裝(政治形象)和自己的偏好(意識形態),作出符合自己利益(階級或社群立場)的理性選擇。

民主政治的基礎講求人民授權(Popular Mandate),市場經濟何嘗沒有消費者主權(Consumer Sovereignty)?代議政制得以有效持續運作,是建基於政治信任之上。倘若政黨政客背信棄諾,或主張偏離經已改變的政治現實,最終必然受到政治市場的懲罰,再得不到選民支持,不得不黯然下台。

同樣道理,新政黨政客要取代舊有政治勢力,就一如進入市場的新產品,必須有全新包裝、刺激消費(投票)的吸引力(政治魅力),最重要是貨真價實、賣品對辦,才可能取而代之,侵佔原來商品的市場。

香港的政治藍圖,向來是民主派和建制派較量,自有直選以來,六比四的黃金定律一直沒有多大改變,轉變的只是兩大板塊內部的分化和重新組合。以民主板塊為例,隨着社會貧富懸殊的矛盾激化,民主派面對激進民主派的挑戰,蛻變成為泛民,政治光譜擴大。近年中港矛盾加劇,本土派崛起,去年區選和今年新界東補選後,本土主義和年輕力量明顯抬頭,不少論者皆認為第三勢力形成,力足三分天下,再用「泛民」涵蓋建制派以外的政治力量,不足以反映政治現實,遂有「非建制派」的稱謂代之而興。

今屆立法會選舉報名前夕,民主動力贊助由港大民意研究計劃進行的最大規模民意調查,以知名度和支持度為調查基礎,發表首個民意調查報告。結果惹來不少爭議,部份支持率被質疑是不符現實,但倘若將參選者粗略劃分為建制、傳統泛民和激進民主派暨本土派三大板塊,支持率其實和2012年立法會選舉三大政治派系(建制、傳統泛民和激進派)的得票率相若。換言之,建制與非建制的黃金比率基本沒變,真正的變化是隨着非建制板塊的碎片化,參選人數空前之多,內部競爭激烈,最終必然互相鎅票,你死我活。

自我撕毀獨特政治形象

由於選舉是比例代表制,在市場學上,非市場領導者的最佳策略應是爭取細分的獨特市場(Niche Market),所以形象更要清晰明確、獨一無二。主張港獨的本土派本來符合條件,即使又再細分為不同派別,只要綑綁在一起聯營推銷(Bundle Sale),不難在五區直選各取一席,甚或更多席位。

可是,中共指令689政權推出形同政治審查的確認書,卻將港獨派打個稀巴爛,長期建立的獨特政治形象一夜之間自我撕毀,面目模糊,市場定位登時一片混亂,教選民無所適從,普遍覺得貨不對辦。原本可以建立的聚集效應(Cluster Effect)也隨即煙消雲散,同路人變成各懷鬼胎,甚至互相殺戮。

這些所謂港獨派都成為馬基雅維利主義者,為求入局當選,不惜自毀長城,即使同一個政治聯盟的成員,解釋為何簽署確認書也出現多個版本。有說自己不會以個人身份主張和推動港獨和建國;有說自己只是制憲派不主張港獨卻支持青年搞港獨;有說自己願意簽確認書是要留下政治迫害紀錄;同一政治聯盟發放政治(市場)訊息混亂如斯,且互相矛盾,又如何教選民安心消費,投下神聖一票?

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自以為可以愚弄選民的政客,最終只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受到市場的懲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