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陳祖希

兩袖清風,發下嗡瘋 網誌

政經

范太對港獨的「政治啟蒙」

范太對港獨的「政治啟蒙」
廣告

廣告

前日,受人景仰的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女仕就港獨主張、選管會執法及中央釋法的議題上公開發言。范太除了一如概往地對中共、港府拍馬屁之外,還有抨擊港獨思潮,欲遏止港獨聲音。(有關言論見文末)

想深一層,范太的言論其實相當有啟發性,尤其是以下一段(節錄):「要去推廣港獨,將來的後果,不是你一個人負、不是你們幾個人負,不是你們十幾個、甚至幾百人負,而是香港700萬市民一起和你負上這個代價,你問過我哋市民未呀?你憑乜嘢咁樣做?」 於這段話,范太把港獨派形容得像政治上的強姦犯一樣,強姦了香港七百萬人的立場。然而,我們也可歸納出范太最擔心的是港獨並未得到公民認受性,也即是沒有民意依歸。(文章在此並不會以近日香港中文大學的民調作為數據引用,以駁斥范太對港獨陣營的形勢判斷。)范太的憂慮帶出了一個問題:於香港前途問題上,如何適當地為2047年的政治過渡付予認受性呢? 依小弟的愚見,唯一方法是公民投票(referendum),實實在在來一場民族自決。

公民投票的意義

於概念上,公民投票給予公民四種權力:一、選舉權;二、罷免權;三、複決權;四、創制權。而現實上,各地區的公投法有不同的政治範疇及條件限制,但是也離不開以上的權力原則。公投法的主要意義是在於直接民主,透過擁有公權力的政府機關發起公投,強制付予市民合法投票的機會,讓市民依法地就著主要議題投票。這可以繞過議會間接民主及民調隨機訪問的不確性,確切了解民意趨向之餘,亦能讓投票結果有強而有力的民意授權,令所有市民臣服於結果之下。由以上可見,公投能符合范太的對香港前途決議的高尚要求,而問題只在於當權者是否有足夠膽色及政治氣度發起公投。

基本法的缺陷

追溯到1997年的香港主權移交,當時港英政府與中共政府就此問題進行多次磋商,但是當中的會議卻沒有港人可以出席,甚至當時的民意及大眾的身份認同是相對地不清晰。於是在《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主導下,香港被「民主回歸」,重拾中國的大地恩情。但是縱觀《基本法》,當中除了立法會地區直選是符合公投意義之外,也再沒有其它範疇的公投法。雖然廣大市民可以透過不同途徑,例如:諮詢會、不合作運動、意見書等等表達意見,但是以上做法一旦到達腐敗、不堪香港政府面前,恐怕只會變成輕於鴻毛的呻吟。自此,香港人沒有有效表達意見的渠道,更沒有全面、可靠的直接民主制度,所以難免會令港人失去政治效能感,開始質疑憲法及思考理想的政治願景。

直接民主的後續

假設我們受到中央恩賜一次公投,香港重獲真正的高度自治或港獨後,我們應該如何面對民意兩極化的情況呢? 這帶出了轉型正義(Transitional Justice)的問題,民主社會應如何對待舊有政府的權力核心人物呢?我認為於政治懲治、安撫正反民意和道德三者之間必須取得要平衡,否則可能於直接民主後出現民粹主義或極端的社會撕裂。然而,具體而合適的轉型正義應該怎進行呢?請恕小弟才疏學淺,未能提出方法,只望引起討論。這個課題有待2047年的政府及公眾一同攜手解決,見招拆招。

總括而言,我們其實不難看見中共的爪牙常以雙重標準和偽道德高地言論打壓異己。他們說一套做一套的方式已經司空見慣,但是敬請不要麻木,只要大家細意咀嚼,豐富的政治思想自會娓娓道來。

立場新聞報道

文章圖片來自互聯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