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一一飛

年輕時事評論員,大部分文章都可以在王一一飛網誌、香港獨立媒體找得到,有時會在明報、立場新聞、評台、夜貓、輔仁、看中國等地方刊登! 網誌

政經

談勇武派崛起原因

談勇武派崛起原因
廣告

廣告

近年,香港勇武派在政壇崛起。即使我們未必認同他們的理念,但我們己不能否定他們在香港政治格局的影響力。因此,探討他們崛起原因,成為當務之急。

未了解勇武派的特質,就難以探討他們急速發展的動力。不計算取態含糊的政黨,勇武派以本土民主前線、香港民族黨、熱血公民等政團為首。勇武派在2014年雨傘運動結束後出現,在今年旺角暴動崛起。雖然他們支持民主,但他們的特質離不開對中國的厭惡和仇恨,更離不開對暴力手段、抗爭的肯定。出於對中國的厭惡,他們反對中國自由行和新移民,甚至認為民主中國、平反六四與己無關。出於對極端手段的肯定,他們支持扔磚,認為達到港人福祉可以不擇手段。

1. 全球化

事實上,反全球化,甚至嚴格來說反中國化,更是造成勇武派崛起的一大因素。

在全球化之下,人、資金、文化在國與國之間快速流動,令回歸後的中國和香港交流日益加深,卻也種下中港矛盾的根。中國自由行得以大量到港,卻為不少香港人帶來不便。搶購物資,令物價提升和奶粉等資源短缺,令不滿上升。中國人的不文明行為更做成令文化衝突日益加強。

除自由行之外,部分香港人更對中國文化、政治霸權極之惶恐。電影《十年》反映港人對普教中盛行不滿,對廣大話、繁體字沒落的恐懼。香港人更害怕中國政府將其政治制度輸入香港,令專制政治、假普選、貪污、異見人士被補、被偷渡成為香港「新核心價值」。

正由於對全球化、中國化下香港經濟、政治、文化自主日益下降,對中國化異常恐懼,勇武派排中情緒、論述大受歡迎。也正因如此,勇武派抗拒中國的影響,以至要為「六四」劃句號,害怕新移民得到香港人的福利。

當然,既然全球化是一個全球現象,香港出現的一切絕不是單一現象。反全球化的政客,也在世界各地大受歡迎。台灣人反對損害台灣經濟政治自主的服務貿易協議,更攻入議事廳。美國的特朗普(Donald Trump)因反對墨西哥移民、穆斯林入境而受不少美國人歡迎。英國剛剛更通過脫歐公投,借機反對歐盟對英國自主的影響,更借機反對接受源源不絕的移民和難民。法國的國民陣線(National Front)、德國的另類選擇黨,更因其極右、反移民、反難民主張大受歡迎,獲不少選票。為反對接受新自由主義、IMF和歐盟在全球化下的經濟跌序,向緊縮開支說不,不少希臘、西班牙人民在選舉支持極左派,以保障他們的福利。

2. 對非暴力抗爭不滿

用全球視角看,在香港日益發展的反全球化極端政黨絕不孤單。不過,對傳統爭取民主的手段不滿,都令勇武派異軍突起。

對和平抗爭的不滿令不少人支持勇武派。自己和一些勇武派朋友談話,他們都對和平抗爭希望不大。他們不少人一開始都有支持雨傘運動等和平抗爭,但之後卻感到絕望,因而轉而支持勇武抗爭。事實上,梁天崎自己也曾參與雨傘運動,但因對雨傘運動後的局勢感到失望,才開始加入本土民主前線。

事實上,對現行體制充滿不信任也令一部分人投入勇武陣營(即使是事實,他們卻自相矛盾地參選立法會)。他們認為議會無能,在分組點票和功能組別下,參加議會也無法改變現況。他們無視守衛立法會、區議會議席民主派議員的貢獻,認為他們多年來「食老本」,在爭取民主事業上一事無成,只戀棧議席。

當然,民主派中,不少政黨重視國際主義或中國因素,更引起部分人不滿。他們認為民主派不理港人利益,因而支持勇武派。民主黨,更是首當其衝。

也許正因他們對和平抗爭和議會民主派不滿,他們對傳統民主派極之憤怒,認為他們手段無用,才令他們投入勇武派。

3. 中國政府令矛盾加深

當然,勇武派崛起,他們對傳統民主派和中國的敵視,不少是因中國政府手段不當引起。

若不是中國政府對香港自主的多次侵犯(如八三一決定、銅鑼灣五子出現、陳文敏事件、普教中、確認書),香港人對中國影響的反感不會日益加深。

若不是中國政府拒絕做「真政治改革」,就不會令溫和派難以發展,令勇武派崛起。

若果要說誰對勇武派崛起負最大責任,更是非中國政府莫屬。

結論

也許以上內容大家都不愛聽,但難聽的事實仍是事實。改善對中國的印象,改善中國政府的態度,確保香港應有的自主,重拾對非暴力手段和主流民主派的信任,是當務之急。否則,勇武派將會對中國和非暴力民主派帶來巨大挑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