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選管會仲荒謬過啲河東獅

廣告
選管會仲荒謬過啲河東獅

廣告

睇完選舉主任俾梁天琦封信,先簡單寫幾點:

1. 梁振英、林鄭、袁國強當然知道呢個做法係法律上站不住腳,佢地亦預咗你地會JR,但佢地就係照做。你地JR到終審法院佢都唔驚你地,因為最後佢地就算終審輸埋就好可能引入人大釋法。

2. 原來一個人過往言論支持過港獨,就算之後死死地氣簽埋確認書,只要選舉主任(只係一個唔高唔低嘅AO)「相信」佢將來都會支持港獨,咁佢呢世都唔駛選。咁同文革黑五類有咩分別?

3. 封信出現咗好多次「我認為」、「我相信」、「我不相信」,啲理據就係主觀地判斷佢之前講過嘅政治主張係咪唔擁護基本法。呢種咁荒謬嘅行駛官員專斷權力嘅做法,比起委內瑞拉、伊朗、緬甸為候選人度身訂造啲理由唔准參選更離譜。

4. 佢覺得你違反就違反嘅做法,我諗起一個人,就係啲老婆鬧交嘅時候鬧個老公唔關心佢咁。個老公無論講咩,結果個老婆都係「我認為你唔係真心」。老公老婆鬧交事小(雖然個男人啞子吃黃蓮),選舉係公民權利,竟然都可以用比老婆鬧交更主觀嘅標準去剝奪公民權利,呢件就唔係小事,而係會令香港加速死亡嘅大事。

5. 熱普城五個人話「建國唔係獨立」就過到骨,更加證明咗呢次剝奪候選人參選權嘅做法有幾荒謬。我嘅立場唔係要選管會攞走熱普城五粒魚旦,相反佢地冇權咁樣剝奪梁天琦、陳浩天參選資格。

6. 回歸番第一點,其實選管會信唔信唔重要,有冇理由都唔重要,重點係選舉主任根本冇權咁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