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阿恩

曾任中學教學助理,文字工作者 90後教育工作者看香港 網誌

政經

經濟命脈 民族意識

經濟命脈 民族意識
廣告

廣告

香港是一個外向型經濟的社會,高度依賴與不同地區的商活動去支撐香港的經濟發展。其他地區的經濟活動起跌,對香港的市場有十分顯著和迅速的影響,香港的股市也會隨之而反應。所以,香港的股市經常會跟隨外圍股市波動,升跌大部份時間都是會符合其他經濟強國的走向。除了股市,香港不同行業的表現也十分受其他經濟體表現的影響。香港本身缺乏大型製造業和大型工業,依靠旅遊業和服務業來帶動經濟發展。結果就是,香港逐漸依賴這兩個行業支撐經濟,導致壟斷了香港的市場。香港過度的依賴旅遊業和服務業,將香港轉化成單元經濟市場,釀成了社會和經濟的傾斜。

在主權移交後,香港經濟的依賴可以說是更為嚴重。在沙士一役過後,香港百業蕭條,經濟一蹶不振。中共打着挽救香港經濟的旗幟,與香港的時任特首董建華簽訂了CEPA ,開放中國部份一線城市,與香港建立便捷的經濟貿易。其中最為人矚目的就是實行「自由行」,容許中國人以簡單簽證來港旅遊,以刺激消費和振興經濟。落實後,大量的中國遊客湧到香港,短期內的確令香港的經濟有明顯的起色。可是,隨着時間過去,中國人開始發揮他們基因中嗜財如命的性格。中國的「同胞們」開始留意到相同貨品在兩地價格的差異,和「同胞們」對香港貨品的渴求,便開始將香港的著名品牌貨品運到中國傾銷,賺取差價和匯率。這種行徑俗稱為走水貨,貨物主要以中國著名造假的類別為主:奶粉、尿片、藥物、糧油和高檔奢侈品等等的生活必需品。中國走私客留意到自己的「同胞們」對中共國出產的貨品沒有信心,對香港出品的貨品就趨之若鶩,便紛紛將香港的貨品走私到中國,造成了上水「水貨圍城」的狀況。

香港的街道一時間充斥着水貨客,零售市道看似火熱起來,各間受惠的商店紛紛擴充規模,從而把水貨的規模進一步擴大。結果,水貨的集中地由上水蔓延到新界的其他地方,如屯門、元朗和沙田。市場逐漸側向水貨生意,店鋪大部份都變成了藥房、金鋪和其他高檔奢侈品專門店,組合變得單元化。香港人生活的地方,突然間變得面目全非;日常生活需要光顧的小店,突然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群香港人在日常生活中根本不需要經常光顧的店鋪,內裏所售賣的貨品根本不是以香港人作為售賣目標。香港人的生活被這些「劣質訪客」和這些媚共的商店給完全擾亂。再者,水貨客每日將香港人的物資運到中國,明目張膽更毫無節制,令到香港的必需品如尿片和奶粉的供應大為短缺,嚴重影響香港人的正常生活。香港市場過分依賴中國市場,使得香港人的正常生活大受衝擊。過分扭曲的經濟結構,更為香港帶來很大的破壞。

在CEPA和自由行的影響下,香港各行各業都瞄準了中共國這個市場,紛紛調整營銷策略,以在這十三億人口的市場中分一杯羹。香港各行各業都把目標市場定位為中共國子民,出品的類別都是以迎合中共國的消費者為主,漠視了香港本土消費者的需要。久而久之,香港市場充斥了中共消費者口味的貨品,而香港本土特色的貨品慢慢被淘汰。中共消費者在自由行下蜂湧而至,催谷了這批媚共的財團去擴充規模,把具有本土特色和香港獨有味道的多年小店逼走。香港人所熟識的地道小店鋪,逐點逐點在眼角的邊沿褪色、消失。所有的街道,變成了一式一樣的模板。香港的經濟市場,變得單元化、中共化,而香港市場的特色,則在慢慢被同化、被消失。

在主權被移交後,香港的經濟命脈,逐漸由多元自主,變為了單元,只能夠被動地依賴中共的「恩賜」。中共大舉入侵香港經濟市場,把支撐香港運作的支柱通通都給霸佔,壟斷香港各大行業。中共從各個經濟範疇去霸佔香港的市場,利用人數和資金的優勢去搶佔香港的經濟命脈,從經濟上令到香港需要長期依賴中共,從而將香港牢牢控制在手,永不翻身。經濟,就是香港的命根。只要令到香港人深信中共就是香港的糧食支柱,如果沒有中共支撐,香港便會斷水斷糧,經濟會即時倒塌,香港人便會乖乖的留在中共身邊,不會去想其他的方向。事實卻是另一回事,早在主權被移交前,香港經已能夠在不同的國家之間周旋,活得相當好。香港憑藉着本身的地理環境優勢和便利貿易的措施,成為了貿易中轉港和國際貿易都市,吸引不同地方的商貿來港經貿,帶來了豐足的收入和不同的入口貨以供港人生活所需。再者,香港擁有健全的經濟制度和優越的信譽,成為極吸引的商業經營根據地,各國的跨國企業都慕名而來設立總部。所以,香港,有她的獨特之處,有能力獨立生存於國際之間,不需要依附於任何的經濟體,賴以維生。

中共強行接管香港後,把香港重要的基石逐塊逐塊拆走,將香港轉化成中共專用的洗錢機器。中共從國際社會中孤立香港,用金融和經濟手段去將香港完全控制。香港的經濟命脈被中共牢牢箝制着,不能夠不仰着中共的鼻息做人。完全失去了自由自主的經濟。中共更把不認作「中國人」的香港人實行中國經濟封鎖,「不認中國人,不能吃中國的飯」,把香港人的身份認同用經濟手段給完全壓下去。香港人的民族意識,被中共以金錢利益壓制到極點,民族自尊被錢財利益所踐踏。香港人為了賺取中國的金錢,不惜放棄香港的民族身份,甘願成為中共的二等公民,搖尾乞憐。要重拾香港人的民族意識,香港必須擺脫中共的管治陰影,在經濟上脫離中共的殖民,重新為香港尋找國際市場的經濟地位。在旅遊、金融和零售上,香港必定要解除對中共市場的過度依賴,重歸國際市場,才能重建「國際都市」的盛況。香港人,在經濟命脈上重拾自主,才能夠讓香港人重新抬起頭以「香港人」這個身份去做人;香港人,能夠自主地掌握自己的經濟命脈,才能夠自主地控制自己城市發展的方向。香港人,要真正的能夠當家作主,脫離中共的魔掌,掌握民族的未來,才能夠建立起香港的民族意識。

香港的經濟命脈,不能夠任由中共摧毀;民族意識,不能夠任由中共踐踏。民族自決,才能夠走出香港人的出路。

(淺談民族意識之六)
作者:阿恩,自由文字工作者
90後教育工作者看香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