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楊政賢

香港大學人權法碩士,經過學運及社會運動洗禮,接受自己的不足。然後去吸收更多閱歷,再準備重新上路。 網誌

政經

半桶水民主無埋 舊有策略仲點玩?

半桶水民主無埋 舊有策略仲點玩?
廣告

廣告

題為編輯所擬。

如果說陳浩天、楊繼昌、中出羊子、梁天琦、陳國強被篩選的原因是因為政府要封殺港獨,那就解釋不到為什麼陳澤滔、青年新政*能夠入閘。今次所表現出來的,是政府以行政手段剝奪市民的被選舉權,以及明刀明槍地操縱選舉結果、漠視司法機關的權力制衡。

過往香港通常會被介定為半桶水民主制,因為反對派有制度上的保護存活。而今次政府的行徑,是將整個範式由半桶水民主轉為半威權制,將決定制度鬆緊的權力收歸。沙盤推演,政府已預料到以上數位會提出選舉呈請,要防止司法機關判選管會越權,導致各區重選的危機,就要影響司法機關的判決。因此今次不只是剝奪數個人選舉權利,司法作為半桶水民主制的吊命草亦會被修理。

我估計未來可能會有聲音要求餘下的候選人杯葛選舉,但由於這是一個囚徒困境,只要任何一個候選人繼續參與選舉,所有人都不會杯葛選舉,成事的機會微乎其微。然而面對制度範式轉移,所有繼續參選的候選人都需要回應一個問題:

「議員的權力可以如何制止今次的篩選再發生?議員的權力可以如何穩住最基本的政治權利?」

這個問題,於泛民而言更為重要。過往泛民會參與半桶水民主制度,是因為他們以這種方法來保持香港的自由和法治。從「保住關鍵否決權」的論述,足以可見他們相信這種策略。誠然,這種策略放在過往的時空不是沒有道理,亦有一定的成績。但放在今日的時空,反對派與政府的微妙關係已經失衡時,參與議會的人又是否能夠繼續過往議程或策略呢?

民主運動籠統而言有制度及街頭面向。今日議會內的泛民,是從八十年代前的街頭走過來;而今日的本土/港獨,亦即將從街頭走入議會。在力量被制度邏輯吸收之際,要明白這很大程度是個虛擬遊戲。無論採納什麼政治議程,街頭運動在未來的比重將會愈佔更多。個人政治權利受到威脅,街頭運動面對的打壓會愈來愈多,但這是每個派別、每個個體的民主共業。

認真地革命。

*青年新政是以民族自決為口號,但說他們的議程是港獨,應該不會有太多異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