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廉署內亂 香港內傷

廉署內亂 香港內傷
廣告

廣告

上世紀50到70年代在這裏生活過的香港人,都會有那相同不可磨滅的慘痛記憶。殖民地的貪污腐敗,滲入整個社會的血液肌膚和骨髓。由看醫生到住醫院、由考車牌到做小販、由入學到升學,如果不走「黑錢」這門路,肯定寸步難移,無論是健康生計和前途,都會受到無可挽回的影響。紀律部門的貪污,更是無處不在。警察、消防、入境、海關,已經到了無所不貪、人人必貪的地步。其慘烈情狀,跟今天的中國大陸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殖民地統治者的遠見

由衷的佩服殖民地統治者的遠見,經歷六七暴動,英國殖民者猛然醒悟,要能在香港有效管治下去,貪污痼疾如果無法治癒,唯一的出路,就是執包袱走路回國。麥理浩痛下決心,冒着極大風險,1974年成立廉政公署,賦予直屬港督的尚方寶劍,掌握極大權力,雷厲風行,聞風喪膽。這個肅貪倡廉的機構成立不久,初見成效,很快就遇上史無前例的警廉衝突,殖民者採取果斷措施,香港武裝力量兵變的重大危機,以年份日期劃線的特赦,迅即化險為夷。香港人衷心感激廉署人員40年來的不懈努力,守護香港廉潔的核心價值,更是聲名遠播,不少國家都來港取經,學習香港的反貪架構和政策。

回顧這段歷史,廉政專員白韞六,以及他的老闆梁振英,午夜夢迴,會否羞愧得無地自容,嚇出一身冷汗?廉署成立至今將近半世紀,這個蜚聲中外的反貪機構,縱使不是已經毁於一旦,也是早已危在旦夕。而把廉署置之死地的,正正就是自身涉及貪腐醜聞的梁振英,以及庸碌無能把廉署管理得一塌糊塗的白韞六。

處理前廉政專員湯顯明的任內醜聞,拖泥帶水進退失據,白韞六已把廉署的金漆招牌,蒙上無法洗得乾淨的灰塵與污點。

李寶蘭署任執行處首長一年仍未「坐正」,憤而「劈炮」引來廉署連環「大地震」。首席調查主任高迪龍辭職,總法證會計師鄧淑妮亦離職。最令人震驚的,是署任不夠兩星期的執行處首長丘樹春,竟申請提早解約。

現實比小說更離奇,廉署發出丘樹春離職的新聞稿後兩個半小時,又宣布丘樹春「經執行處同事強烈挽留,並考慮到廉署的整體利益,向廉政專員要求撤回提早解約的申請,並獲一直挽留他的廉政專員批准其要求」。

白韞六徹底失職

根本毋須什麼特別解讀,廉署發出的新聞稿自我說明了事情的真相:丘樹春請辭,白韞六挽留失敗,廉署將無法挽回的事實以新聞稿公布天下,直至執行處同事再強烈挽留,丘樹春才回心轉意,答應留任。

主管挽留不能使下屬改變辭職的決定,要同事「強烈挽留」才能令丘樹春留下,可見丘樹春與白韞六之間的信任是何等薄弱、關係是何等惡劣。白韞六擔任廉政專員4年,已把廉署搞得天翻地覆,專員與下屬之間的信任蕩然無存。不要說其他不可以曝光見不得人的秘聞了,只從機構管治的角度看,白韞六已經徹底失職,再無資格擔任專員如此重要的職位。若不辭職,不但影響士氣,相信連廉署的日常工作都會受到影響,再無法正常運作下去。

白韞六為何甘冒廉署員工的大不韙,強硬阻截李寶蘭「坐正」?白韞六上任4年,難道他對廉署內部的人事關係一無所知?還是有什麼難言之忍,不能向外人道的秘密任務,非要如此硬幹不何?白韞六對外對內解釋李寶蘭事件,刻意含混、語焉不詳,什麼「表現未達到職位要求」,與「歲次升遷,有規有序,莫用疑慮」的八股文言,異曲同工,同樣叫人摸不着頭腦。

坊間盛傳廉署「大地震」,與纏擾經年的梁振英收受UGL 5000萬元酬金有關。簡單地說,就是有人強烈要求結案,但有人堅持要查下去,由於命令不可違,於是不惜採用霹靂手段達到目的;廉署中人在大是大非面前不甘啞忍,群起反抗,結果引來「連環地震」。真相如何,當事人一天不出來澄清,傳言引起的陰霾,永遠揮之不去。

廉署此役,未知如何收科?白韞六辭職或可紓緩廉署內部的劍拔弩張。但好鬥成性的梁振英,面對管治危機,經常朝常理的相反方向而行,結果只會愈擴愈大、愈陷愈深。過往不少事例,已印證梁振英管治上的極大缺失,更是屢試不爽。

「香港,勝在有ICAC!」這個口號,即使未成笑話,已經叫不響,沒有多少說服力。若然廉署武功盡廢,金漆招牌打爛,這不但是廉署40年功業會否一夜蒸發的問題,更是香港的國際形象、金融中心地位能否力保不失的問題。廉署內亂,香港內傷,這場香港管治危機,必定已引起中央高度關注,也必然對特首選舉帶來無可估量的衝擊。

原文刊在明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