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徐姿

一個用自己開發的繪圖動畫軟件作畫的美術創作人。2013年獲得美國 New Yorker 雜誌 Eustace Tilley 國際公開美術比賽的兩個獎項。現以「一千零一魚」漫畫/評論系列顯現時事的荒謬,也藉之行使正急速消失的言論自由。 網誌

生活

一千零一魚 之 說不出的「魚」見

一千零一魚 之 說不出的「魚」見
廣告

廣告

香江大酒樓廚房「活魚剌身」部小魚缸內幾條正在等待「被料理」的本地魚,在臨終前開始互吐心聲。說著說著,原來大家雖然都以香港水域為家,卻各持不同的政見。

飯文煮魚:「其實我真係完全唔明你哋啲愛國魚同左口魚點解會附和啲共青河豚同紋革魚,唔通你哋真係信佢哋嗰套?」

愛國魚:「我只係認同自已係中國魚啫。啲政客、領導人講乜我哋邊度理得咁多…求其國富民安,嗌吓愛國口號又有乜唔妥?國家水平梗唔可能一朝一夕就提高嘅啦。其實貪腐邊度冇呀?我哋啲魚仔,為自已生計努力就算架喇。反而我想問問你哋啲『文煮魚』想點就真啦,又唔係搞革命,又唔係想獨立,俾你真普選係唔係就算完成心願呢?真普選果陣你哋又打算選邊個呢?就算有真普選,到2047年徹底回歸咪又係要返去祖國懷抱?」

左口魚:「做生意爾『魚』我詐、禮尚往來從來都無可厚非。同大陸魚做生意嘅,唔通可以為咗啲虛無縹緲嘅理想主義同佢哋反面,搞到全家都冇啖好食咩?而且我真係睇唔到而家國家富強有乜唔好喎,係唔係俾外國蝦先至係正義?點解唔可以忍耐一下,將就一下,同其他十三億中國魚過同等嘅生活呢?」

鯉賞魚:「你哋就係被短線嘅眼前著數蒙蔽,而將自已嘅本土文化、生活方式同價值都完全出賣。風山水起嗰啲就可以講安居樂業,但係被冤獄甚至『被自殺』嗰啲又有冇得揀美好前程?明知個政權喺度呃緊你,講過啲嘢又從來唔算數,點忍耐,點將就?自由同選擇權本來就唔應該係要政府賦予嘅。本地文化同歷史悠久嘅生活方式亦唔係源於當權者,唔能夠由得佢哋隨意褫奪或者滅絕。而家我哋身處絕境,我冇理由懷疑你哋愛國嘅誠意,但有一點你哋三句唔埋就混淆咗嘅就係國家同政府:愛國同愛現任政權係兩件事。真正愛國就更加應該對執政者有要求。而家苛政猛於虎,打又打唔過佢,道理又冇得講,唔係離開佢仲可以點?有能力游去外地水域嘅就話可以一走了之啫,游唔走嘅就唯有…」

鯉賞魚還未有機會說下去就被料理人熟練的大手抓了出去做下一客活魚刺身了。

(轉載自《蘋果日報》【網上論壇】 2016.08.10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