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張知行

個人網誌︰http://wings-of-obscure-desire.blogspot.hk/ 網誌

生活

畢贛 -《路邊野餐》

畢贛 -《路邊野餐》
廣告

廣告

「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中國新導演畢贛的《路邊野餐》所引用《金剛經》其中一小節。《路邊野餐》確實是一部過去、現在和未來都漂幻不定的電影。牆上畫上的時鐘、投影在牆上倒置的火車畫面、遠方的老調流行曲、耳機裡的童謠、突然來襲的夢景和無聲褪去的真實,《路邊野餐》過去、現在和未來,一切都彷彿無間斷地在斷裂和重現。

「再看一眼,一眼就要老了」

《路邊野餐》可算是近年華語電影中,運用了最多詩句的一部,這當然因為畢贛本身就是詩人;戲中的剪接也猶如新詩的長短句節奏,還有無拘束的情景轉換,近鏡看是暗黑的房間,zoom out已睡醒在靜靜的河邊。本人對新詩字句意義領悟有限,最有感覺算是戲中聽到李泰祥的告別吧,「再看一眼,一眼就要老了;再笑一笑,一笑就走了」,那老女人在我們看不到的夢中重遇舊愛人故事是最明顯吧,回憶走過一生,留下一件襯衣、一盒聲帶和一張舊照片,但原來他已隨山中的笙樂離去。

那診所的老醫師對舊愛的回憶,跟男主角尋找弟弟兒子的旅程所交集重疊,無可否認是《路邊野餐》最精彩的部份,那個近40分鐘長鏡頭中穿越山谷、村莊和河流,走上小舟又從橋上回來,在長鏡頭的時間男主角認識了跟弟弟兒子同名的機車少年衛衛,遇到那少年心儀的對象洋洋,同時自己也碰到一個一見鍾情的女人。依然在同一長鏡頭中,他走上舞台為她獻唱著似懂非懂的童謠,她的表情錯愕多於感動,但他卻留下了老女人所託付的聲帶給了她;在同一長鏡頭中的另一對衛衛和洋洋,也是註定快將離別的一對,在河上小舟她背著去凱里的導遊詞,男的在岸上在橋上大聲和應著,提醒她漏了的字句,我們也知道當她唸熟字句後,也是跟衛衛離別的時候。

雖然電影中沒有明言,男主角跟弟弟的妻子之間可能發生過關係,或者男主角是一直愛慕著她,如同他關愛著他弟弟的兒子。弟弟的太太和主角兄弟的母親,都是電影模糊不清的回憶,但診所的老醫師明顯有其對母親回憶的投射,而在河邊一見鍾情的剪髮女,她當然彌補了在戲中一直缺席弟弟的妻子。男主角穿著老醫師所託付的襯衣,跟河邊的剪髮女相遇雖然短暫,但他們的情愫萌芽在衛衛和洋洋徘徊在河谷的鏡頭之外,衛衛和洋洋留下了一折翼的小風車,男主角則為河邊女留下一段昔日的聲帶和一段不堪入耳的歌唱。

剪髮女既有源自老醫師母親般的身影,也是老醫師愛人故事的重現,還可以是男主角昔日愛慕對象的投射,那抓著她手看見她的結婚戒指一幕是滿載著整部電影的衝動和慾望,最後以不堪入耳的歌唱來釋放出來,整個長鏡頭情節中交雜著回憶和留白,最終卻如離開的火車中,不段地倒數著的夢,卻永遠延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