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安東尼

香港我城!這個地方,這個社會,我期望會日漸走向更加平等,法制更為公平,機會可以更加均等,真正以人為本。所有人能夠參與、決策,並且民主地解決問題。 網誌

政經

評社福界別候選人及整筆過撥款

評社福界別候選人及整筆過撥款
廣告

廣告

近日在立法會社福界的論壇,不同的候選人亦不約而同就社福界「整筆過撥款」的問題進行討論,不同的候選人亦有在他們的政綱進行不同程度的承諾,當中的用字包括「推倒」、「取消」、「回復實報實銷制度」等。候選人的進取,卻令筆者思考一些問題,當中包括「推倒」之後沒有「方案」,會否迎來一個更壞的處境?候選人的承諾會否又是「閉門造車」?公民社會發展至今,筆者覺得能讓「同工參與改變」才是社福界最重要的規劃

推倒之後會是什麼?

整舉過撥款制度的確十分可惡,然而經歷多過論壇之後,又有多少過候選人能夠「完整」講出他們的方案呢?「推倒」容易,但「重建」會否非常困難呢?而惡魔時刻在背後,政府會否乘機提出一個更可惡的政策呢?不要忘記的是,我們的政府對社福政策已經可以用「不負責任」去形容,他時刻想放棄負擔社會福利的開支。候選人若果沒有一個「可行」的方案,若果只是「口號」式的「推倒」,這樣的「推倒」會否為社福界帶來一場災難呢?

在不同論壇之後,一直也在問一個問題,社福界「如何」可以維持「同工同酬」以及「社會福利服務」。回復實報實銷制度這個烏托邦當然美好,然而「可能性」及「可行性」是否存在呢?提出「推倒」及「取消」的候選人又有多大政治能量去與政府「角力」呢?他們是否有能力聯合「民間社會」及其他被打壓的「專業團體」(護士、教師、法律界等),去為社福界別的權益一同進行抗爭呢?

社福界的願景

不斷反思,不斷思考,社福界的需要到底是什麼呢?當香港社會其他不同專業,也在面對政府「不負責任」的問題時,社工界別是否應該與民間社會、其他勞工及壓力團體組織同一陣線呢?香港的勞工,就是面對同樣的情況,就是在相同勞工政策下的「命運共同體」,因此社福界的候選人需要超出社福業界的既定爭取模式,有新的方案,新的手法去爭取勞工權益!

筆者大膽提出,或許這個時代已不再是「實報實銷制度」的年代,但社工們需要提出的,是一個改善社會福利模式的「新制度」,因為「推倒」只是過程,我們還需要妥善思考「推倒」之後將會是一個什麼的景象,社福界希望有一個怎樣的結果。而面對如此的情況,我相信社福界別同工最需要的,是候選人的一個承諾,一個讓同工參與改革的承諾,而不是一個只講「衝上主席台」及「行動者」,而沒有計劃及任何「組織經驗」的候選人,這是基於歷史的教訓。

「參與」才是同工的需要

以筆者現在的觀察,立法會社福界別內的任何候選人,其關於「整筆過撥款」的計劃也並不妥善,「不妥善」的原因是由於「沒有同工的聲音及參與」。還記得立法會社福界代表張國柱在上年6月提出「整筆過撥款」的私人議案,議案的失敗就是沒有更多同工到場給予壓力,亦沒有聯結其他議員及專業團體給予支持。最終導致一個「私人議案」,一個沒有法律約束力的議案竟然亦被「否決」。

社會行動的組織,同工們到場支援議員,表達對「整筆過撥款制度」的憤怒及不滿,是抗爭策略中十分重要的事情。因為這件事情的經驗,我很相信「同工」的參與,以及「跨專業」的合作十分重要,如果只是依照上屆立法會議員的軌跡抗爭,社福界爭取的改革必然將會失敗。在議會內,代表社福界的議員就是需要聯結其他民主力量,就是需要團結社福界別。而社福界議員,其視野亦不應該停留在社福界內,而是應該把目光投放在香港的勞工市場、香港的政治環境,以改善整體勞工權益為最終目標!

「整筆過撥款制度」的問題並不只是社福界內的問題,這是一個香港所有勞工的問題,這是一個多個專業界別也正在共同面對的困難,因此十分需要一個具政治能量的立法會議員,為勞工,為同工,為業界發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