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屈機大賽

廣告
屈機大賽

廣告

多項奧運球賽裡,每隊也有Video challenge權利。當你質疑球證判決,便可提出Video challenge。

來到決勝分,你隊僅以一分落後。此時對手發球出界,球證卻誤判為好球,宣佈對手勝出。你隊當然要求Video challenge,但球證竟拒絕要求,說不相信你隊有能力取勝。就算讓你deuce,也不相信你隊能最終獲勝。對於黑哨,你們固然忿怒,但更令人震怒的,是Video challenge權也被剝奪。球證不知廉恥,強調球例授予他最終裁決權,叫你不滿便向奧委會投訴。

其實運動員所爭取的,不單是那個獎牌帶來的光榮,更是背後對其努力拼搏的肯定。因此,比賽所需要的,除了是戰術和技術,更是一個公平的機制,一個不會被一男子主觀感覺而扭曲的制度。比賽的勝負,絕不能取決於球證的預感,而是在於公平的機制裡,誰能戰勝對手。

何時開始,如此基本的要求也變成奢侈品?何時開始,人話變得如此稀缺,鬼話卻成了家常便飯?

今天的香港,種票、蛇齋餅粽、掌心雷等已成家常便飯,甚至保皇黨嘗試把這些明目張膽的違法手段合理化。愛字頭之流由四年前的街頭流氓走到今天的議會選舉胡鬧。上述種種本已令人髮指,但港共政權沒有就此罷休,竟無中生有地加插選舉確認書要求,更離譜地以選舉主任的主觀感覺剝奪香港人的參選權。

香港人,這場備戰了四年的比賽已來到決勝局。面對港共政權的全天候屈機和保皇黨不掩飾的打茅波,請別視而不見,別讓荒誕淹沒我城。九月四日,策略投票,請以手中一票給橫蠻無理、自以為新世界皇者的港共政權一記耳光。

思言行 - 慎思敢言、以言赴行
Email: [email protected]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