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岑敖暉 Lester

前學聯副秘書長 網誌

政經

周永勤退選,只係關中聯辦事咁簡單?

周永勤退選,只係關中聯辦事咁簡單?
廣告

廣告

周永勤,係邊個?周永勤係自由黨黨員,但點睇都唔似一個typical自由黨人,反而似係一個鄉事派多點:周與鄉事派關係密切,過往曾替鄉事派立法局議員鄧兆棠、鄉議局立法會議員劉皇發工作,可以說是傳統鄉事派。

正正因為咁,周永勤參選,拉票的對象和票源應該和作為新鄉事派契仔的何君堯較接近,而非新民黨田北辰。譚耀宗退選,民仔無人接,中聯辦同時拉線俾新契仔何君堯上馬,一黎中聯辦養多一個契弟打入新界鄉事政治,同時鄉事派亦多一個議會「買辦」,三黎,讓親建制穩袋新西第五席。一個君堯,家家得益,奈何殺出個周永勤,界走d票就分分鐘同時中聯辦鄉事派齊齊打唔響如意算盤,同時令兩個最撚惡的party有損失,緊係要「勸退」你。

你會問,有無咁誇張?係,我自己打果陣都覺得好似故仔,但呢一年來聽朱凱廸斷斷續續分享新界的鄉事派政治,真係黑過竊聽風雲、恐怖過鬼片:新界政治就係咁黑暗、直接、赤裸,你郁到我既利益、我既權力、我既生意,我就唔會放過你。

有人夠膽放到咁開,挑戰呢隻大怪,真心希望可以有多點人、再多點的人一起支持佢。

又,Tam Daniel 前幾日打的,跟今天周受恐嚇的事情何其應境呢:「呢幾日成日掛在口邊的 #朱凱廸無懸念 固然是我作為選民同埋佢朋友的決心,但心底,幫佢拉票的,個個都知,好似佢咁樣搞落去,俾人斬同樣是無懸念。「民主改革鄉議局」,直選鄉頭,直選鄉議局主席,聽落去未必太特別,但其實係挑動緊原居民社群的向心力,挑動緊好多敢怒不敢言的鄉郊居民的發聲意志,挑戰緊鄉事派牢牢緊握幾十年的官方權力,挑動緊一整個鄉黑集團未來多年的利益。試想想,由丁屋屋苑、倒泥頭到車場,成個新界加埋,極可能係每年以億計的生意,所以呢個絕對係一個政治意義極高、癲到暈的「政策倡議」。你問我,我敢唔敢惹高佬和?14K喎,我梗係唔敢啦,我連朱廸黎探我都驚俾我啲鄰居發現。所以呢條友根本係痴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