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職工盟

香港職工會聯盟(簡稱職工盟)1990年成立,現有90多個工會成員,代表近20萬打工仔。我們堅守的使命:凝聚集體力量,推動自主工會運動,改變社會以達至工人的尊嚴生活! 網誌

社運

為工運而參政 矢志不渝

廣告

廣告

「我有很多方面的社會參與,工運始終是我的家。」李卓人在今年的職工盟會員大會中如此說道。自1994年參政起,今年已是他第七次參選立法會。和其他議員不同的是,這條路不止是他一個人在走,而是與職工盟眾多工會同行。

「我參選的目標,由1994年到現在,沒有改變過。一則是透過進入議會,與議會外的工人抗爭互相配合、抗衡資本霸權;二則是把工人聲音帶入議會,爭取法例改善。」這番說話,李卓人說了廿多年,至今仍然鏗鏘有力。「所以今年我的選舉口號是『始終如一』,算是不枉了這幾個字。」

以參政配合抗爭的運動路線,職工盟早在1994年便確立起來。由開始參與「新九組」選舉,到後來轉到地區直選。1994年時,議會的「私人法案」是爭取勞權的重要武器。「當時我們的私人法案是有機會通過的,所以我們一提出,政府便與我們搶,提出他們的法案。於是乎,香港有了第一條集體談判的法例。雖然後來法例在臨立會被廢掉,但我們的抗爭突顯了獨裁政權和官商勾結的醜陋。」走到今日,工黨已經成立,有更多人由工運走到參政,工黨現在已經有四名立法會議員和三名區議員,算是小有成果。

今時今日,中港矛盾加劇、社會矛盾升溫,香港人和梁振英水火不容,有更多人參選,以社會運動之名進入議會,工黨和他們有分別嗎?「現在好多人說『自決』、要制憲,我們並不是反對這些東西,問題是怎樣做呢?我們跟他們最大的分別,是這些將自決講到甚囂塵上的人們,並沒有提出達致目標的方法。假如中共明天會倒下,我們當然歡迎,但口號不能改變世界。」

「我們認為,真正的改變必先由生活開始。環顧所有成功的鬥爭,都不離勞工、房屋、教育這些生活需要;我們搞工會組織,便是要由生活、職場開始改變。面對自己的老闆都低聲下氣,香港人如何面對專政的中共?如果我們打不倒大老闆,難道可以動搖中共政權?」這條運動結合議會抗爭的路線,李卓人默默與工盟走了廿五年。「我有一個願望,就是工人面對老闆,不用再『鵪鶉』。我們必須要一步一步連結對政治冷漠的人,透過組織和教育改變人們的想法。事實上,在我們的工作之中,有好多工友由政治冷感演變成工會和民主運動的中堅。」

勞工運動在泛民之間,從來不是主流。「我們1998年開始談最低工資,當時與民主派也意見相左。全靠工會的力量,支撐著我在議會的工作,我們慢慢把很多黨派拉回來。2011年,我們有了《最低工資條例》,這一場仗我們打了十二年。」在官商勾結的香港,爭取最低工資談何容易。然而透過工會組織和議會的呼應,終於打勝了一場「不可能的仗」。

2016年的選情,比以往任何一屆都要險峻。「今屆的碎片化最為嚴重,人們可能以為我逢選必勝,但最『安全』卻恰恰是最『危險』,還是要集中票源。」李卓人一席所代表的,矢志不渝的工會抗爭路線,會否因「世代之爭」而過時,就視乎打工仔女是否跟我們一起撐到底,你會嗎?

*選舉廣告 自行製作 26/8/2016 九龍彌敦道557-559號永旺行7樓 數量: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