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職工盟

香港職工會聯盟(簡稱職工盟)1990年成立,現有90多個工會成員,代表近20萬打工仔。我們堅守的使命:凝聚集體力量,推動自主工會運動,改變社會以達至工人的尊嚴生活! 網誌

社運

組織帶來改變 要做群眾的同行者

廣告

廣告

胡穗珊曾是職工盟組織幹事,砌工潮、直接行動、前線組織、封鎖堵路,通通難不倒她。但每次行動,她身旁總有一群工友、街坊。胡穗珊並不是孤獨的行動者,而是連結身邊人的組織者。「我想做改變身邊的人和處境的事。」改變一詞,帶領了她的人生方向。

胡穗珊從來都是與基層一起,站於前線,不分性別、國界。她捲起衣袖,叉着腰肢,與飲食、運輸、清潔等各行業工友胼手胝足,與老闆談判爭取應有權益。「自從當選工黨主席,我開始想到要競選立法會。」

組織工作的點滴如何匯聚成參選的想法?「立法會外剎那爆發的運動,其實經過不少組織、扣連。個個期待運動像爆谷一觸即發,但我會視之如一煲飯,煮過才會成熟。我希望同大家一齊煮,改變制度。」如何實踐?阿珊舉了太古工會的例子。太古工會是香港少數能與公司簽訂集體談判協議的工會,但原來起初理事對協議並不熱切渴求。而阿珊就擔當教育的角色,向會員解釋制度保障的重要。「花無百日紅,再強的工會,無白紙黑字,總有機會被資方乘虛而入。」透過其他工會的例子,改變理事想法,最後煲出一份集體談判協議。「我從工會學到如何切實從群眾出發,立法會不是個人表演場地,而是放大市民聲音的平台。民意是最大能量,就如推動工會的明文保障,我希望同樣能與群眾成長,推動制度改革。」

2013年,阿珊離開工會組織者的崗位,到英國攻讀性別與國際發展碩士學位,回港後在深水埗社區倡議性別友善的政策。早前政府為每個區議會預留一億元進行社區重點項目,她與街坊一同策劃,與其要「大白象」工程,不如建一個社區服務中心,有社區廚房、託兒服務,真正支援婦女的社區生活。她覺得社會資源可以分配得更公義,進入立法會,就是要以基層、街坊、弱勢社群的視角去做資源分配。

雨傘後很多人指議會無用,不如街頭抗爭。由學運起步的阿珊,為何選擇泛民前人走過的舊路,走入議會?「進入議會是為了奪回群眾的話語權,與社運並不排斥,為何要放棄直接做資源分配的陣地?」阿珊以張超雄與郭榮鏗提出特殊教育草案作為例子,透過草案帶動家長參與,講出他們的需要,推動香港市民由聽命的老百姓變成參與社會決策的市民。政改至今,泛民政黨除了捱打,亦是時候回到基本步,由香港人出發,思考如何為香港人帶來更公義的生活。胡穗珊習慣當組織者,她對自己的定位並非代議士,而是群眾的同行者。

政制要自主,必先從生活、職場自主出發。從持份者的生活需要,引導他們參與政治。曾在職工盟、中國勞工組織、婦女團體工作的胡穗珊,與不少民間團體關係友好,她關心如何整合現時香港的民主力量。「我無打算做政客,我打算是要組織議會。」她說自己流着基層工人的血,所有職工盟倡議,標準工時、生活工資、取消強積金對沖,她必然支持。但泛民政黨卻未必個個站在基層這一邊。民主派力量眾多而分散,重整力量,以民生扣連政治,組織基層,串連社群,是阿珊的參選抱負。

政客為了選票,可以隨時變臉,昨日反對的,今日審時度勢又可打倒昨日的自己。組織者卻以群眾為依歸,清楚力量是由群眾而來,不囂張,因為組織者相信,組織帶來力量,力量帶來改變。阿珊堅定的說:「我從來不說做不到的事。」

*選舉廣告 自行製作 26/8/2016 九龍彌敦道557-559號永旺行7樓 數量: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