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安東尼

香港我城!這個地方,這個社會,我期望會日漸走向更加平等,法制更為公平,機會可以更加均等,真正以人為本。所有人能夠參與、決策,並且民主地解決問題。 網誌

政經

社福界的防赤化反染紅

社福界的防赤化反染紅
廣告

廣告

這星期最震驚的事情,莫過於「周永勤退選事件」。事件令我想起「沉淪」這個詞語。而在收到消息的同時,剛巧在參與一個關於防赤化反染紅的選舉論壇,亦再一次聽到五位社工界立法會候選人的辯論,論壇圍繞社工界的染紅及撥款傾斜的問題,這是一個社工行業面對的問題,亦是香港社會的問題,赤化的問題迫在眉睫,到底如何處理,聽了五位候選人的討論,加上周先生的事件,有了一些思考。

撥款傾斜的問題

在席間聆聽同工的表達,看見的是我們政府分配資源的方式,已由從前衡量服務的表現,到現在衡量機構與政府的親疏,與政府關係密切的社團,獲得撥款的機會愈來愈大。而在螢幕前的一張張舊日的新聞,就如「反佔中」遊行包裝成親子一天遊,再一次喚起了政府的不公義不公平。這些親中的社福機構,就是政府的政治工具。聽到同工的分享,或許他們不是在做社會服務,或許他們提供的「服務」並沒有太多的社工價值,但政府仍會繼續「撥款」,大家可以聯想到,機構的作用不是社會服務,其真正的目標是在處理「維穩」的需要。

社工們可如何抗爭

或許在這個時間邀請這幾位立法會候選人來臨進行辯論,就是因為主辦單位希望立法會議員正視這個問題。而這個問題叫人深思的是,到底是否「衝上主席台」、或是「拉布」就可以解決呢?制度的不公導致款項被團體運用在「維穩」的事上,同工需要議員行動,但更需要的是,面對目前的政府,筆者認為「組織」以增大反抗力量才是出路。議員當然必須是「行動者」,但在這個位置,他更應該是「組織」同工、團結同工一起行動的人,因為我們每一位社工也是行動者,我們需要的是一起「組織」去進行行動,對不公義的事一起反抗,建立一個更完善,不被利用的制度。

這個「不是一個人抗爭的年代」,而在我心中所想的,就是社福界的選舉不是選一個「超人」或者「蝙蝠俠」,我們是選一個「組織者」,一個能夠「團結」及「帶領」同工的人,除了進入立法會,說出社工的心聲之外,在立法會外能號召同工參與行動,裡應外合處理制度的問題。

染紅與赤化

參與這麼多次的論壇,作者很認同一位候選人,他在其中一個論壇中的發言,「拉布」可以阻止惡法,但要推行善治,我們卻需要計劃,需要「組織」,需要更多同工的「參與」。

「染紅與赤化」,並不是社工界一個界別出現的問題,我們反對的是一個「不公義」及「人治沒有制度」的社會。說到這裡,筆者有一些思考,到底業界需要一個怎樣的人去帶領?到底我們只是繼續選出一個「代言人」,還進一步選一個「行動者」呢?然而今天的環境,一個四分五裂的社會,是否一個能團結業界,聯絡其他界別的「組織者」更實際呢?同工到底只希望繼續扮演監察者的角色?還是希望在監察之中有更多的「參與」、「交換意見」及「決定」呢?假使間我們需要更多的參與,更多的「商討」,為機構的撥款問題及撥款過程之中的不公義發聲,我們需要一個怎樣的選擇呢?

社福界立法會候選人分別是:1號關銳煊、2號葉建忠、3號邵家臻、4號曾建超、5號黃成智。

作者的另外一篇文章:評社福界別候選人及整筆過撥款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