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我對香港有虧欠。」——超級老土黃琛喻

「我對香港有虧欠。」——超級老土黃琛喻
廣告

廣告

攝:王瀚樑

(獨媒特約報導)新界東立法會選舉候選人,牛鬼蛇神,但有一個人你會記住。

28歲的黃琛喻總穿著紅白藍格仔恤衫,背著朋友送的紅白藍迷你袋,她會在論壇上談雨傘運動,這場運動不過發生在兩年前,然如今不分泛民主派及建制派候選人,都絕少提及。

黃琛喻的選舉傳單,有她舉起黃傘的相片,但雨傘運動期間她其實並不在港,「我在雨傘時剛回澳洲工作,整場運動都不在香港,是一種虧欠。」對她而言,雨傘運動並未完結,「我今次參選都是雨傘的一個延續」。

13726778_110742076031274_3567875132808950621_n

圖:黃琛喻專頁

她不想看見雨傘運動的失敗令泛民和本土撕裂,但表示能夠理解。她稱雨傘運動失敗令人覺得「和理非」公民抗命沒有用,更覺得是「膠」的行為,於是訴諸暴力和激進。

「但問題係暴力激進有解決到問題咩?」她反問。她明言感激勇武抗爭的本土派喚醒一班沉默者;但她認為這帶來很多代價,加上政府的強硬打壓,未來再用這種抗爭模式,代價和困難度會更高。「有無其他方法呢?我而家都試緊。」

黃琛喻續說:「我參選都係一種勇武,但呢種勇武係希望唔需要去到訴諸暴力。」

紅白藍

紅白藍代表香港獅子山精神,堅毅不屈,努力打拼,但黃琛喻認為這種精神對年輕人「已經唔work」,憑努力未必有回報,「資本主義已成了資產主義」。

對她來說,紅白藍更代表著本土:「本土,本是老土,是一份情,包含了香港人的歸屬感」。她認為「本土」兩字自年初一旺角事件後變得政治化,「想拉返做文化情感」,更稱本土不應跟激進、勇武和無底線等符號掛鈎。「本土本是萬能插蘇,每個人都可以提出,不應標籤為暴力。」

黃琛喻認為,自己主張的本土才是真正主流,「其他地方會從文化和情感講本土,香港卻講分化。」但她明白文化和政治不能切割,「政府滲入各種赤化政策,基本上政治和生活分不開。」

IMG_1698

攝:王瀚樑

讀新聞

黃琛喻熱愛影像製作,夢想是自編自導一齣電影,2007年入讀中大新傳系,坦言並非因為喜歡新聞,「我鍾意拍野,通常會修讀製作(production)課程」,但由於新聞是必修,她會留意政治時事,「要出去跑新聞、做編輯,培養了新聞觸覺。」

她還記得自己讀過的課程,其中傳播倫理和傳播法對她影響尤深。她認為新傳系學生需具正義感,尋求事實真相,並對於社會追求公義、平等要有堅持。

「但呢個社會搞笑的是,睇返薪酬表,新傳系學生成績好好,但人工和其他成績差不多的學系相差幾倍」,「新傳系學生有堅持,但係咪叫我地理想當飯食呢?呢行流失率很高,在香港好可惜。」她慨歎地說。

IMG_1889

圖:記者相約黃琛喻在中大訪問(攝:王瀚樑)

黃琛喻的參選政綱印著「以專業精神抗赤化」,包括捍衛新聞自由和專業自主。她認為新聞專業是其中一種抵抗赤化的工具,「傳媒是第四權,如有一班有心的新聞從業員努力搵出真相,向大眾講出中央的陰招,其實幫到抵抗中央陰啲陰啲的入侵。」

她為此思考過各種做法,如公民記者自發寫新聞、運用眾籌支持民間記者及新聞機構,「由下而上發起去做,其實好多有心人已經做緊。」

黃琛喻在2009年到一家紀錄片公司實習。那年剛巧是六四事件20周年,公司需製作特輯,她在機緣巧合之下首次參加六四晚會,「爬上高欄拍攝燭海,那種視覺效果令我好感動。」

那次晚會挑起黃琛喻對六四事件的好奇,於是搜尋相關文章、與人討論。其後幾年,她仍繼續參與六四集會,這是她的政治覺醒。

$9,500

2011年從中大畢業,黃琛喻到TVB擔任副導演,月薪僅得$9,500。名義上是副導演,實際是負責打雜,任何事情都要做。她笑言:「有啲似而家的選舉助理」。


影片:黃琛喻辭職後首次重返TVB

黃琛喻留在TVB約九個月,拍了兩套電視劇,分別是古裝《九江十二坊》和時裝《潛行狙擊》。過程辛苦,卻是新奇,「開頭做覺得好正」,她一直認為電視世界跟自己有距離,進入電視台後驚歎:「嗯?原來係咁樣架?」

她開始覺得TVB工作重複,在過程裡發現制度的不公義:「PA(助理編導)的工時跟薪酬不成正比,當時又沒有最低工資,更唔好講標準工時和福利。」

黃琛喻留意到不少前輩的人工依然停留在萬多元,甚至有工作超過十年的導演每月薪金不過二萬,心想:「嘩,點解可以咁樣架?」更明白主因是這行沒有競爭。

「電視行業無競爭,TVB和ATV你做邊樣?ATV都無劇拍,無得揀,只有TVB壟斷,所以被剝削、低人工。」她說。其後HKTV開台,出現挖角潮,TVB員工獲加人工,「現時應該加了幾千元,但都追不上通漲,數目太少。」黃琛喻強調,要進步必須有競爭。

她認為政府需鼓勵良性競爭,「唔係嗰到唔發牌、呢到唔發牌」,斥這是官商勾結。「港人的怨氣就是來自政府,尤其梁振英,不是站在港人利益。」

雖有不滿,黃琛喻依然感謝TVB工作帶來的得著,令她得知社會如何運作。

黃琛喻還記得有位前輩向她說:「放心啦,TVB運作得咁耐,就算有大穫野,佢都可以照去,亦唔會因為你一個人做漏啲野就死。」「你只係呢個大機器的一粒棋子、一粒齒輪,如果壞了,整個機器都不會受到大影響。」

她也知道TVB有不少工作多年,發展卻不理想的前輩。她憶述另一位前輩的話:「畢業唔好留係到做喇,你覺得攞夠野就走啦。」

這些深刻的話引發她去思考:「究竟繼續做齒輪有何意義?如果做來做去都是同一個位置又有何意思?」當時的她看不見希望,更開始出現抑鬱,於是決定「裸辭」。

黃琛喻認為「裸辭」無罪:「你知道自己要咩,非純粹逃避,是無罪。」她亦覺得「裸辭」是一種解脫:「雖然未必解決問題,但當時若為了錢、為了生活做到現在,我就不會有參選這條路。」

離開無綫電視後,她到另一家設計公司工作兩年,負責製作及營銷工作。

跟最初加入TVB一樣,感到很開心。不同的是她在TVB負責打雜,但到了新公司後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拍攝和剪輯。

然而,工序再次不斷重複,黃琛喻認為不能再有提升,踏不進下一個階段,「好似只為份糧,開始覺得沒有意義。」她更覺得猶如在TVB工作,想學和想做的事情差不多,於是再次「裸辭」,更決定離開香港。

黃琛喻坦言「抑鬱是個黑洞」,假如當時沒有勇氣離開香港,「可能會出唔返黑洞」,她對此感到慶幸。她又勸籲年輕人:「好多時要看開點,給更多機會自己闖、試新野。」

裸辭

「裸辭」之後,黃琛喻在2014年初到澳洲工作。

雖說一年的工作假期過得開心,但她明白並未解決自己的「問題」,覺得自己正在逃避將來。工作假期快要完結時,她打算申請二簽「玩多年」,但家人反對她再蹉跎歲月,要求她選擇回港或在當地讀書。

黃琛喻按家人要求「穩穩定定讀個專業」,在澳洲報讀為期兩年的會計碩士。她在預科時讀過商科,大學聯招選科時把會計系放在新傳系之後,「屋企人覺得我性格比較靜,讀會計穩穩陣陣。」

現時黃琛喻只完成了年半的課程,本來快要畢業的她,為了參選立法會,申請停修一個學期。

黃琛喻過往為人低調,在學校循規蹈矩,屬於老師眼中的乖學生,更會寫上評語「沉默寡言」。但她稱自己讀書時很貪玩,喜歡寫「搞笑野」,在中學後期更開始會「玩吓同學」。她認為自己「唔係超級靜,只係偏靜。」

兩年半的澳洲生活為她性格帶來很大轉變。「以前讀書較靜,因為以目標為本,只想從大學畢業」,「但畢業過後就有點迷失,唔知想做咩野」。

到了澳洲的黃琛喻較以前外向,更勇於嘗試,做過不同工作,包括侍應、售貨員和導遊等,又在語言學校做過會計工作;而她較深刻的是帶領旅行團。

她說起帶領中國旅行團的情況,有時會從中灌輸公民意識予大陸客:「嘩,大家睇吓個沙灘幾靚,係無垃圾架,大家公民意識好高架。」她續稱,有些大陸團很高質素,「令我睇到唔係所有大陸人都係咁」。

黃琛喻又分享在當地的讀書經驗。她發現部分內地生的道德標準很高,又清楚中國有缺點,令她覺得「睇野唔應該一竹篙打一船人,要有批判思考」、「唔應該係咁話唔要內地生,影衰香港」。

「正如香港、每個社會都有唔好的人,但每個人都有佢好處、唔好處,不應該過份標籤。」她又認為現時香港太多分化,「唔應該係咁」。

鍵盤戰士

今年2月起,泛民就兩項高鐵工程追加撥款項目拉布,當時身處澳洲的黃琛喻連續幾天觀看財委會直播,緊貼事件進展。

她對兩名財委會主持陳鑑林和陳健波的態度感到憤怒,更研究起立法會的議事規則,「規則話主席有權,但陳健波係咁話自己無權,應承給七分鐘楊岳橋卻反口,真係好嬲。」

最後高鐵撥款項目在3月遭表決通過,黃琛喻深感不忿,以中大新傳系校友名義在網上發起公開信。

從那時開始,黃琛喻嘗試「寫文講政治」,每有大事發生即寫下文章,發給不同人士,包括議員、學者和朋友,「我唔係香港,但我會用Facebook表達意見。」其後更眾籌成功把文章結集成散文集《本是老土》,於今年7月出版。

IMG_8682

黃琛喻發給議員的意見,按常理應該會石沉大海,但公民黨楊岳橋有次在拉布時讀出她的意見,令她十分感動。「那時楊岳橋呼籲網民留下對高鐵意見,讓他讀出來。」黃琛喻決定留言,更獲他在會議上讀出。她當時心想:「原來我唔係香港都做到啲野喎」,這件事鼓勵她下定決心參選議會。

黃琛喻在考試過後,於6月29日回港。

參選

參選立法會對獨立參選的政治素人絕不容易。

黃琛喻談到計劃參選時,大多親友不支持她的決定。家人擔心她應付不來,又感到政治複雜,黃琛喻道:「佢地都有種無力感,明白政治關自己事,但認為干涉唔到個發展。」

她的朋友想法亦然,認為參選立法會的想法「太Crazy」,籲她不要玩太大,或是建議先參選區議會。黃琛喻直言:「我覺得呢種諗法係錯的。」她想從法制上保護港人,在議會上擔當公民教育的角色,「區議會上未必做到」。但她坦言,親友的反對令她有點氣餒。

螢幕快照 2016-08-29 下午4.23.43

黃琛喻憶述剛參選的時候,文宣由她一手一腳製作,沒有一人協助。「係屋企排版時,聽到樓下有其他候選人嗌咪,有埋宣傳車。」那時她在想,自己起步太遲,猶如志在參與。

DSC06860

首次選舉論壇,黃琛喻雖然孤身出席,但以素人來說,表現不算緊張。「在澳洲做導遊有大量公開演講的經驗,早就慣了。」

在選舉論壇上,黃琛喻甚少攻擊其他候選人,亦只會攻擊建制派,她認為現時議會內的建制力量強大,「泛民和本土仲互打是毫不理智」。

在港台論壇上,黃琛喻送「擦膠」給民建聯陳克勤,有觀眾對她的舉動不明所以。原來在毛記電視選舉論壇上,主持人問及一眾候選人最討厭、兼不會借「擦膠」給哪位候選人,黃琛喻當時答不會借給陳克勤,「因為姓陳,令我諗起高鐵事件中的陳鑑林和陳健波,諗起保皇黨民建聯」。


影片:黃琛喻送擦膠予中大政政系「師兄」陳克勤

她覺得當時答得頗為有趣,打算每個論壇都「攞返出來玩」,結果毛記電視刪掉該片段,令大家不明白她送「擦膠」給陳克勤的原因。

距離投票日還有兩星期,黃琛喻才開始擺設街站。

她站在大型政黨的候選人團隊附近,顯得勢孤力弱。街站沒有直幡、易拉架和宣傳車等物資,只得數位義工協助她派發宣傳單張。他們攜著紅白藍袋,袋的外頭貼著黃琛喻的宣傳海報。

希望

經過前後三次選舉論壇後,黃琛喻看見希望。

論壇上的黃琛喻成功吸引觀眾注意,傳媒人謝志峰更公開稱讚她「理直但氣不過壯,自省而不失立場」。謝志峰又稱,雖然黃琛喻提出的政策仍待深入,但讓他看到「香港氣數未盡」。

愈來愈多人主動支持黃琛喻,有人願意做義工、捐款、贊助印製橫額和易拉架,甚至借出車輛作宣傳之用。

14102558_154939814944833_6150203617291452849_n

圖:臨近投票日才終於有助選團(來源:黃琛喻專頁)

「Facebook專頁的反應真係好好,很多人留言給我,說有意做義工,更有人親自接觸我,稱願意做我的代理人,幫忙統籌工作。」黃琛喻對此十分感動。「團隊見到專頁的參與人數和增長率,都話高到有點難以置信,都話黐線。」

曾經她想過:「如果一路都得我一個人繼續做,是我的失敗。」她表示,參選的其中一個目的,是喚醒一班善良的沉默大眾,「但如果過了論壇依然無人幫我,我繼續在論壇上講些自己的理念和政綱就算架喇。」

終於,在投票日的一星期前,黃琛喻不用再拉著沉重的行李箱乘搭港鐵,更有大量義工協助她到沙田、大埔及將軍澳12小時擺設街站,街站還擺放了易拉架、掛起了直幡。

得到大量「有心人」的協助,加上有代理人統籌助選團的一切事務,黃琛喻現時能夠專注於寫稿、選舉論壇的準備工作及政策研究。

很多人認為參選立法會需要經驗,更要有錢有資源。可是,黃琛喻起跑較別人慢,又缺乏資源,助選團成員都是政治素人。她直言「不想用有經驗的人」,更認為年輕人需要擺脫這個框架,「如果今次成功,是一個革命。」

假如當選

黃琛喻人脈不廣,假如成功進入議會,單憑一己之力可以做到甚麼?

她認為,議會需要新血,而且「獨立不代表孤獨」。她又稱自己跟民主派的立場相近:「尤其是講求革新的民主派,主張民主自決的人,如朱凱廸」。她明確道出,如果入到議會,會跟自決派議員合作。

她在政綱裡內提及永續《基本法》,她認為此舉能守著一國兩制的底線。「我做野對事唔對人,聽到某些我認同的概念就會用,不會因為由邊個提出就唔聽唔用,咁樣係唔理性。」

黃琛喻在選舉論壇上提過,認為港獨是梁振英的陰謀論,以此作籌碼爭取連任。她又將港獨重新定義為在《基本法》框架下捍衛香港現有的獨立性,稱「獨立」一詞在《基本法》出現近十次,說明香港高度自治,有一定獨立性。

「點解成日重新定義概念?」她解釋,定義是一種屬於民間的權力,每個人都有言論自由,定義任何概念。

有政黨支持香港獨立建國,主張與中國「割蓆」。黃琛喻認為,「咁多人講港獨和中港區隔,是因為中國將佢果套硬塞香港,令人唔鍾意。」但這一刻,她不覺得港獨可行。

「港獨破而不立,大家只為區隔,咩都唔要,推倒《基本法》。但問題係推倒後要重新建立,目前未見到有完善的、新的制度和班子能令我有信心。」黃琛喻坦言暫時不會支持港獨,但會捍衛談論港獨、想要港獨的自由。

有政黨主張「勇武無底線」、「以武制暴」。黃琛喻認為,勇武不能無底線,「所有野去到極端都唔係好野」。

對於「以武制暴」,她更有一套看法:「武,傳統是講武術精神,武術本身有其道德底線,不會欺負弱小、出陰招。」但她明白,港人在雨傘運動後積聚無力感,無底線抗爭是為了宣洩情感,更解釋了梁天琦為何在新東補選時能獲得高票數。

黃琛喻希望進入議會後,能擔任中間理性的協調者,進行游說工作;而她提及的中間是不盲目歸邊、要有理性批判思考的態度,而非政治光譜的中間點。她認為有些民生議題如水貨、醫委會問題可以討論,「但如果其中一方擺個無得傾的態度咪拉布囉」。

黃琛喻居住於上水,是「水貨客重災區」。她同意水貨問題為香港帶來麻煩,但不敢苟同光復行動示威者的「踢篋」行為。她笑言:「雖然有怨氣,但邊個先出手,就代表修行不夠。」

有人批評黃琛喻是「左膠」,仍談及連泛民都不提的「和理非」。她卻認為,只有失效的社會才摒棄「和理非」,「如果香港社會郁啲就咁多暴力事件,唔係一件好事」。

她在政綱中提及「自由主義左翼」一詞,主張重視個人權利和支持社會福利等。「自由主義左翼有個『左』字,但呢個概念係講自由和社會福利主義之間的一種平衡,自由之餘要捍衛社會弱小和公義。」

為何有人會對「左膠」一詞感到負面?「因為一講就講大愛、包容,好老土,呢個時候仲講呢啲會畀中央赤化玩完。」但黃琛喻覺得,每人都應該要有這些道德價值觀,會嘗試找出平衡點。

黃琛喻計劃在議會上鼓勵更多民間自發行動,驅動更多年輕人為香港出一分力:「議會需要年輕人聲音,政黨好多時將自己利益擺在最上,非顧及市民利益。」

廢青基金

自稱「廢青」的黃琛喻提出設立「廢青基金」,她希望政府能給予更多資源年輕人作出新嘗試。她又談到「廢青」一詞負面,但認為年輕人不應被困於上一代設定的舊有意識形態和遊戲規則,更說「廢青不廢」。

但若然落選?她抱住開放的心態:「我較重視過程。就算贏唔到選舉,過程有得著,更可能會有其他機會出現,值得把握又想做的話,我就會留低。」但她認為目前言之過早,會將心力放在選舉之上。

黃琛喻的政綱寫著「不強求贏在起跑線,挑戰自我,享受過程」,她稱之為「馬拉松精神」。

不管贏或輸,黃琛喻都會繼續寫書,捍衛香港。她的Facebook專頁開了數星期,最初只得幾百個讚好,至今將近6,000。「如果保持到網上人氣,繼續寫野會有人關注,都係一種公民教育。」

13925782_138271579944990_115514983092055692_o

立法會地區直選其他參選名單見此

記者:林曉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