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輕

中學通識科老師,教育界打滾多年,見盡怯懦、犬儒之輩,深感不在沉默中爆發,便在沉默中滅亡。 網誌

政經

另類選舉工程

另類選舉工程
廣告

廣告

立法會選舉將於下星期日舉行,近日不斷有選舉新聞推出,令市民看得有點眼花繚亂。不過,那些新聞都不是好新聞,性質甚至貼近醜聞了。先是新界西有候選人敵不過威嚇,在論壇上宣佈停止一切選舉工作,跟着又有甚麼公務員工會違反政治中立,發信叫公務員投票給適當的候選人,更離譜的是,有建制團體饋贈70元的禮物包,附紙條叫人投李慧琼、謝偉浚。想說的是,有別於過去的選舉,一些另類的選舉工程,已經暗地裏在進行,建制派候選人也不介意,因為首先要有人投訴,就算有人投訴,選委會也要有足夠證據才可轉介廉署立案調查,況且到時票已投,人已當選,結果如何,也是到時的事了。

兩年前的8月31日,是人大宣佈特首選舉831框架的日子,很多香港人,特別是追求民主三十年的老香港,都感到徹底的失望。接着下來,是偶發的「雨傘運動」。七十九天的佔領,具體的東西爭取不到,香港的社會現況卻改變了,變得更差。是次立法會選舉,泛民及所謂的「傘兵」,沒有做好協調工作,於是出現了民主派「碎片化」的現象。本來這也是正常不過的事,可是,當你又看不起我,我又懷疑你動機之下,連「雨傘」效應都像雨水般蒸發掉了。不能製造1+1=3的效應,也不是互相攻伐吧?

好了,梁振英看在眼裏,實在是大好良機,於是他及其政府官員遂可以隨心所欲,先是以「確認書」篩走中共眼中釘,繼而是從其口中吹起一股「港獨」風,更調節風向吹向教育界,製造「白色恐怖」,製造單一議題,淡化他四年治下的劣績。有網上言論說,這是最後一次可以選擇的選舉,叫人好好掌握手中一票,可是,那些在暗暗進行的另類選舉工程,包括篩走選人、種票得票、饋贈禮物包,甚或威嚇退選,只是冰山一角,由於涉及的人物網絡很廣,查證非常困難。

政府自兩年前開始,指鹿為馬,亂搬龍門之事屢見不鮮,加上「銅鑼灣書店」事件那種肆無忌憚的綁架,竟已令以往只能暗中進行的事,今天可以在眾目睽睽下,睜着眼說大話,令醜事穿了也有恃無恐。政府就是要香港人習慣這種選舉方式,就是要我們「隻眼開隻眼閉」。如果這次建制派成功的話,真是應了網民所言,這是「最後一次可以選擇的選舉了」。

因此,這次選擧,形勢比起以往任何一次選舉還要凶險,因為假如建制派得超過三分之二議席,新一屆立法會會期內,短期內,他們將會動議修改議事規則,杜絕「拉布」;中期,更會提出為避免「港獨」氣焰高漲,23條立法事在必行。此外,這個結果亦必然令梁振英連任機會大增,未來四年,電影《十年》的情節,將會在香港一一出現。

不過,不要小覷香港人的力量,雨傘運動一役,表面好像沒有太大影響,或者壞影響多於好的,但這件事潛藏在每個香港人的內心仍然很深遠,尤其是年輕一輩,上星期網絡上瘋傳的中學生的一封手寫信,感動很多香港人,這亦是另類的選舉工程,近月,年輕人用很多方法去鼓動香港人投票,而各區的年輕候選人也在論壇上表現出色。

只要年輕人他們星期日全走出來票投年輕候選人,結果可能會嚇大家一跳,就像二月時新界東補選,楊岳橋加上梁天琦,可奪取一半以上選票,就知道世代的交替自是必然會出現的事,未來的香港發展是進步還是退步,還是要掌握在年輕的「首投族」身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