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關於棄選的一些思考

關於棄選的一些思考
廣告

廣告

攝:麥馬高

今晚(9月2日)有五名候選人棄選,我想講:我真心敬重。他們的決定引發不少輿論,當中涉及一些不太準確的說法,請容許我在這兒講兩句。

1:無端端唔選,好兒戲姐!

A:一點也不兒戲,也不是無端端。每個人參選,都有他們想達到的目標。在競選期間,他們每一日都要問自己:「我繼續選下去,對我本來的目標是有利,還是有弊呢?」這個思考,一定要有。沒有的,得罪講句,不適合做領袖,正如你返工也不會想跟一個「有前無後打死罷就」的老板吧。而這個進或退的決定,不可能是一個人做的,而是整個團隊去做的。你可以想想,做這個討論的時候,有多少東西要考慮?要顧大局,又要顧個人感受,而每個人眼中的大局又未必一樣。選戰過程人人精神緊張,不易做抽離的決定。但外圍的提出,又拍得罪人,又怕不知當中脈絡;不提出呢,又拍錯過時機。這沒可能是一個兒戲的決定。

還有,講得出棄選,就等於準備好連選舉按金也要被沒收。不是每個人也負擔得起的。

2:你對唔住你的義工和支持者!

A:請不要假設義工和支持者只得一樣東西想要。每個人參與選戰的目標也有很多方面的。例如我為某人助選,不一定只為他這個人,也可以是因為他代表或追求的價值。如果去到有一天,他繼續選下去會對這些價值有害的時候,我會毫不猶豫地跟他說:「不如你考慮退下來吧」。而候選人自己也必定要有這種觸覺,能夠和他的義工和支持者有這種對話。不要以為凡是義工和支持者都是盲目的崇拜者。有很多人不是這樣的。

3:為什麼不先協調好先參選呢?當日協調好現在就不用棄選了。

A:對於超區,理論上我同意這說法,因為超區的局勢從來都很清晰。但實際上呢,今日棄選的兩位超區候選人,本來都是同意協調的。但協調是要所有的非建制派候選人參與才能發生,當日是因為有其他的候選人拒絕參與,所以才告吹。因此,「為什麼當日不協調」這問題,真的不應怪在今日棄選的兩位超區候選人身上。

4:明知自己冇機會就唔好出黎選啦。

A:對於地區直選,請搞清楚我們本來都不知道誰會跑出的。在六月底七月初的選前民調當中,朱凱廸的支持度只有1.7%,今日他已經排第二了。如果用那個「冇機會就不要選」的邏輯,今天就沒有朱凱廸了。對於直選選區,我傾向比較寬容一點,一開始的時候大家都放手一搏。到末段才決定是否繼續,是很合理的做法。

5:我覺得這樣是限制選民選擇。

A: 世界上沒有一種選舉方式是不限制選民選擇的,而世上所有的選舉方式都有可能引發不同類型的策略性投票。無論是比例代表制,單議席單票,名單排序法等等,都有它們講策略的方法。因為某陣營鼓勵策略性投票就去詆毀該陣營,是對選舉制度的無知。而如果有政黨濫用某種的策略性投票方法,選民也當然會在下一屆有所防範。

6:為什麼ABC棄選了,XYZ卻不棄選?

A:每個候選人和政黨都有他們的取捨,我不敢妄加批評。正如一開始所說,這不是一個兒戲的決定。現在決定棄選的候選人,支持度都在法定門檻的三分之一或以下的,他們的棄選決定可以理解。但對於那些當選界線邊緣的候選人,要他們棄選我認為就不公道了。特別是當計及抽樣誤差之後,7%和6%的分別,其實是指5-9%和4-8%的分別。如是者,我們實在沒有客觀理由要求二人中任何一位棄選,不如讓他們繼續公平競爭吧。

候選人名單及政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