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澄遊

在營役的隙縫中筆耕不倦,在電影、文學、往事今時和種種細細碎碎中逃遁,看途上好風景,看人生愁苦,嘗試洞明世事。 網誌

生活

緊記,條命是你自己的

緊記,條命是你自己的
廣告

廣告

治腦退化新藥或數年面世。

是好消息?

為什麼總是姗姗來遲,高錕要待到差不多連自己都不認得才得到諾貝爾獎,他還有多少時間待這藥呢? 為什麼總是許多許多人患上某種病後,才會研發有關的藥呢? 其他病我不敢說,全球人口老化幾十年前已預知了,當真現在才研發成功? 真是懸壼濟世,還是早忘初衷,市場主導至真?

所以我深信電影Constant Gardener 所説的藥廠惡行,在非洲秘密進行人體測試,篡改研究報告,隱瞞對人的副作用,捐贈過期藥給土著以報稅, 賄賂當地政府, 令之視而不見,不單是真,應該是有更卑劣更可怕的存在,祇因為藥廠富可敵國,官商勾結,我們可能永遠被蒙在鼓裏。

沙士。豬流感。新沙士。禽流感。寨卡。

我們這十多年來面對的新病毒比任何年頭都多,是科學昌明了?是知訊發達了?是末世近了?還是有關政治經濟?或有更不可告人的?

現在差不多所有小孩都有過敏症, 都被斷定為邊緣過度活躍症,或邊緣自閉症,又是科學昌明了?還是父母太有錢?還是父母對自己的DNA太沒信心?上世紀長大的我如以今天的標準,我應該是一個超級過敏自閉小朋友,但我也如是無風無浪長大變老。

太多片面的研究,太多似是而非的發現,我們都存活在荒誕的年代,連專業的醫學和藥劑,也因為商業考量和成本效益都不可信。我到現在也不會忘記病發前還可一口氣游十個堂的爸爸,突然一病不起,似sales 多個似醫生的她祗送我化療價單,我到現在還很想問這醫生,有沒有一刻懷疑自己。結局比爸爸早十年患肺癌的大亨現在還行得走得,我爸爸卻熬不了五星期。

絶對無助。唯有,緊記,條命係你自己,細心留意自己身體反應, 應吃什麼喝什麼應怎麼吃怎麼喝,應怎樣醫,醫不醫,祇有自己最清楚,盡可能不要令自己快到生命盡頭時,也無法掌握自己僅餘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