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

不要棄何!同志平權需要她的執著

廣告
不要棄何!同志平權需要她的執著

廣告

文/Mo

看到雷動計劃要棄何,雖然已在床上快要睡著,但還是要寫一寫。

民調,雷動什麼的,在我來說就好像塔羅牌,信則有不信則無,而如果你跟著它幹,就肯定保不了何姨姨了。相較民調和雷動,我認為投何姨姨是一種執著,是以選票回應何姨姨的執著的那份執著。

太遠的不說了,我們來說何韻詩出櫃。大家可能只會記得何韻詩在台上高呼:“我是同志!“ 但卻忘卻了她出櫃的導火線是同志平權的咨詢議案遭否決,而這個議案正正是何姨姨提出的。

議會上有很多人都聲稱支持同志,但現實地,沒有人主動提議案,他們連投票表達支持的機會也沒有。同志平權需要的不只是口裡說支持,但將平權議題放在政崗末位(甚至以外)的議員,而是身體力行將議題帶進議會的議員。除了慢必外,上屆議會就只有何姨姨說到做到。

同志平權議案後,何姨姨好像是改變了策略,嘗試在政府修訂的大小條例中將家庭的定義擴闊至同性伴侶關係。如是者,她成功在電子醫療名冊的修訂案中,為同志爭取到可以替伴侶下醫療決定。然後近期的就有骨灰龕修訂案,也是同樣的技倆。何姨姨在早前的同志議題選舉論壇及G點電視錄像訪問中也一再承諾會繼續以這個方法,慢慢地、默默地為同志爭取應有的平等權利。說 “默默地“,因為這個方法爭取得來的權利,沒有得到媒體太多的報導。何姨姨在議會中的作用,自自然然就被忽視了。

同志議題選舉論壇
香港島(4)何秀蘭 就性小眾議題表態

再說一個小插曲。上两星期,我打電話邀請何姨姨接受訪問時,她的助理問我希望被稱呼為小姐還是先生。我不以為意打趣地說:「小姐吧,我的聲音很沉嗎?」 她回應道:「不,無論如何也該問問,何議員在議會上爭取性小眾平權,我們也要政治正確。」我語塞了,只能回應一句:「謝謝你們。」你可以說這是收賣人心的手段,反正我是被收賣了。順帶一提,工黨是唯一一個政黨全員接受G點電視訪問,並且全體堅定支持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及立法承認同性伴侶關係的。

所以,如果你還希望在議會內爭取同志平權,無論如何也要保住何姨姨,當然還有慢必。

延伸閱讀:
誰是性小眾友善候選人? – 立法會選舉2016特輯
同志候選人問卷調查
同志友善候選人問卷調查新聞發布會
同志議題選舉論壇2016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