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回應網上流傳的「雷動棄保名單」

回應網上流傳的「雷動棄保名單」
廣告

廣告

1. 我之前已在這兒說過,我對民間自發統籌的配票行動很有保留,理由包括 i) 民調沒有準確到可以讓我們精確配票;ii) 輔助式自願參與的民調很有可能只會增加而不是減少民調的不確定性; iii) 投票當日本來就有大量的游離票是任何民調都無從捕捉的;iv) 任何意圖用數學統計方式解決上述問題的嘗試,都很容易因為難於理解而被認為是黑箱作業。

2. 看過傳媒發出來的「雷動棄保名單」,我發現情況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差。就看到的名單,有不少地方和港大最終民調是有出入的,而我看不到雷動為何有能力可作出比港大最終民調更為精準的建議。

3. 舉個例,港島方面,名單建議策略選民的選票平均分票給許智峯、羅冠聰。然而許智峯、羅冠聰和何秀蘭的支持度,在考慮到抽樣誤差後,以支持度區間來思考的話,其實高度重疊。棄何秀蘭的客觀原因為何?

4. 再舉一例,新西方面,名單建議策略選民平均分票給郭家麒和黃浩銘。但是,黃潤達的支持度其實比黃浩銘高,李卓人的支持度和黃浩銘一樣。同樣地,考慮到抽樣誤差後,以支持度區間來思考的話,四人高度重疊。棄黃潤達和李卓人的客觀原因為何?

5. 類似的問題在其他區也存在,這兒不一一細數。我只是想指出,網上流傳的「雷動棄保名單」,和港大的最終民調有出入。而這個出入從何而來,暫時所見是來自一套不透明的推算過程。

6. 最後,網上流傳的「雷動棄保名單」完全漠視熱普城,卻把青年新政納入配票之列。我不是熱普城的支持者,但做數據的總不能把政治取向混在分析當中,而要實事求是。為什麼青年新政入圍,熱普城卻不能,總得先有個說法。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有無限的主觀原因棄保任何一位候選人,但我相信雷動的出發點是追求客觀的。如是者,我們還是要回到同一問題:當操作安排不夠透明,配票號召可以好事變壞事。總結一句:請公開完整的,有 repeatability and reproducibility 的 methodology 。

7. 我估計雷動的原意應只包括自願參與的選民。但我們可以相信會有為數不少的其他選民參考雷動的建議,所以我對當中的操作安排還是有所期望的。如果因為其他選民參考雷動的建議後一窩蜂去投票,反而引來配票失敗,將會是一場極大的悲劇。

補充之前寫過的相關觀點和帖子:

「讓我重申一次,我不是說民調不準,而是民調沒有準確到可以讓我們精確配票⋯⋯我們或可通過專屬的網上平台得到更多樣本,但參與網上平台的人口無論從背景或政治取向都未必有代表性,也不能排除被對手惡意破壞。」
goo.gl/IgfbPA

「我和許多朋友的質疑,都在港大的隨機樣本的樣本數不足以支撐精準配票,而民間平台的樣本雖多但非隨機。對於可否用數學模型解決這個兩難,我認為其困難不在數學,而在政治。配票行動是政治操作,會有贏家有輸家,所以必要有超然的公信力才能號召配合,否則只會在已經嚴重內鬥內行的政治格局中增加矛盾。」
goo.gl/DvxVH2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