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寫在選舉前夜:在黑夜裡點燈的人

廣告
寫在選舉前夜:在黑夜裡點燈的人

廣告

早前常有人問:究竟當下香港,是為時已晚,抑或為時未晚?我一直認為是問錯問題,因為從來都無所謂為時已晚。我們看戲看漫畫看得太多,常常希望有大團圓結局、happy ending。例如爭取到民主普選、或立了國、或獨立成功,就一了百了,香港從此美好。但世界從來不是如此運作。所謂民主,就是擺脫不合理的宰制,使人得以自主,使公道行於天地間。然而無論在甚麼政治制度下,不合理的宰制仍然會不斷出現,人就要不斷反抗,尋回自主。有民主普選的制度,只是較好的政制而已。

你看看所謂民主大國美國,金權政治、選舉人制度等造成極不合理的宰制,剝奪人的自由,因此也要反抗。不合理的宰制,不是只由政制施加,而是在生活中每個層面都可能出現:公司可以要求員工不斷超時工作,且無任何合理補償;學校不斷灌輸單一的國族意識,不容異見;每天營營役役,卻得不到較為像樣的居住環境…… 爭取合理的政制與國體非常重要,但擺脫生活上種種不合理宰制也很重要。有較好的政制固然能較容易擺脫其他層面的宰制,但這不代表一日未建立較好政制,便無視其他所有宰制。當胡適說:「民主是生活方式」,他所講的民主必定不單單指向政府首長及議會的產生辦法,或主權問題。因此除了要政制民主化,也要經濟民主化、社會民主化、生活民主化。

那裡有不公的宰制,那裡就需要反抗。其實反抗不合理待遇,是人的本性。小孩被奪去食物,都會懂得反抗,此乃求生本能。我們遇上了不公對待卻不去反抗,可能因為力量不足,或因為我們懂得計算成本,或因思維已經被模塑得與不公制度合二為一。但這些都不能否定人有反抗的本性。因此,根本無需害怕反抗,否定反抗就是否定人性。而反抗與建立不必對立,反抗中可以有建立美好生活的願望。

其實人類的歷史,就是一部反抗不公宰制的歷史;人類的歷史,就是不斷在黑夜中點燈的歷史。列寧帶領共產革命,建立的卻是宰制得更暴烈的蘇聯帝國;孫文、黃興等推倒滿清,後起的共和國其實是軍閥割據;土耳其曾幾何時有相對堅實的民主政制,現在卻一塌糊塗;波蘭曾經是東歐的民主燈塔,現在卻嚴重倒退。不要相信人間烏托邦,不要相信人間有美好終局,但要相信自己反抗的潛能。真正完美的國度在天上,一日世界未末日、大審判未至,我們都要在時不時便降臨的黑夜中不斷點燈,與惡勢力周旋下去。有佔上風的時期,也有慘敗的時期,這是繼續不斷的。「民主終局論」的好處,就是能鼓動民心,但卻容易令人興奮過後轉而失落,並且令人忽略了一些更難以察覺的不公宰制。「不斷反抗論」的壞處是容易令人消沉、覺得無目標,但只要我們把不斷反抗定為一場又一場的戰役,或許能舒暢一點。有些戰役規模較大,有些較小,但每贏一場戰役,本身就值得高興,縱使下一場戰役不久就要來臨。就算贏了世界盃,四年後不是又要再戰嗎?

即使如此,某些戰役總是較為關鍵,輸了的話情況會急轉直下。是次立法會選舉就是其一。假若保住了陣地,那麼往後數年我們仍有險可守。假若這次失守,整個香港格局會急速轉壞。但我要強調:即使如此,輸了仍不代表是世界末日,而是要繼續反抗,甚或開闢新戰場。

這場選舉,是黑暗不公的選舉;這個議會,是殘缺不堪的議會。但無人杯葛這次選舉,也無人杯葛這個議會。因此,所有參與其中的人,其實都某程度上妥協了。但為何要妥協?可能因為縱使選舉和議會如何不堪,晉身其中仍然有某些意義:抵擋不公法案、申述政治理念、獲取資源資助其他反抗活動。議會本身就會馴化激進力量,因此革命從來不在議會內產生。托洛茨基主義進了議會也會變成社會民主主義,這是現實。但議會內抗爭與議會外抗爭其實可以同步進行,不必抵觸。香港議會殘缺,老實講,無論你有多少政綱,身在其中其實難有很大作為大突破。所以重要的是,候選人當了議員後會否繼續連結街頭保有反抗思維,抑或會「政客化」變得很「吃得開」。不要忘記,涂某當選為立法局議員時也只有二十八歲,是新世代;而劉某早年也曾有「瞓街卿」之稱謂。

韋伯演講《政治作為志業》時,引用馬丁路德的名言:「Hier stehe ich, ich kann nicht anders」。(馬丁路德是否真有說過這話,此處不究。)我立身於此,別無他途。雖千萬人,吾往矣。這句說話不能隨便講,而是要經過冷靜分析大局,慢慢組織理念,繼而立定決心,並準備為後果負責,方才可以說出口。這叫政治倫理。而說出口時,也應已預料會遇上打壓、阻礙,甚至暴力對待。我等或許無如此毅力、勇氣和決心,但我們都有一票,可以把這票交給有如此毅力和勇氣的候選人。這就是港式選舉政治。代議政制肯定不是最理想的政治模式,因為容易令選民把自己的政治責任「外判」給候選人後,便不再關心參與任何政事。但議會是香港政治的一部分。假若你因為理想太崇高而拋棄這一陣地,未免不智。而事實上,即使候選人進了議會,可預見未來的反抗仍然需要群眾的力量。我們選的不是救世主,而是一位代議士而已。想要革命的人,可以另覓陣地,各自努力。其實我認為個別候選人如果能夠留在街頭,反而更好,擔心他們入了議會後會變壞。但既然他們相信自己能連結議會和街頭,或許值得給他們一次機會,用選票送他們進去。

此時此刻,可判斷選後的局勢將非常壞。此乃當下參選黨派的共業。你們黨爭,香港埋單。早就應該有協調的,結果要臨陣棄選,且作用成疑。有政黨從來無培育好新人接班、有政黨根本缺乏打選戰的意志。是誰無好好協調?是誰拒絕退一步?大家都是。既然如此,繼續「互片」是無意思的。政黨政團假若繼續在罵戰互鬥中自得其樂,只會進一步令大眾選擇遠離政治。你以為網上罵得激烈就等於大家都很熱衷嗎?某些人政治冷感後政治覺醒,最後又復歸冷感,從政者責無旁貸。大團圓是不可能的,但必須承認過失,好好反省,繼而重新整合。要是繼續內鬥小學雞,就請不要怪責人家選擇做港豬。

我本人真心支持那些候選人,相信不用再多言。至於策略含淚,大家也應該心裡有數。明天那一票怎樣投,請慎思。對得住自己是不夠的,要對得住天地良心。另,大家都知道到了關鍵時刻,是需要棄保的,無謂再欺騙自己。又,某些候選人應該要用極低票去嚴厲懲罰,包括明明退出政壇但聲稱自己團火未熄突然又跑出來的人,以及反口覆舌每日都 consistently inconsistent 的人。

「咬定青山不放鬆,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香港往後的日子,會很艱難。假若有幸獲選,請不要變壞;敗選,請不要消沉。大家繼續努力,一同點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