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畦

喜愛文字創作的90後女孩,隨意想,隨意寫,隨意做夢再努力追。 網誌

生活

搭上輪迴的屍殺列車

搭上輪迴的屍殺列車
廣告

廣告

佛教有句偈語: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來自佛教因果論的『因緣業報』,『因』和『果』是佛教的基本信念,一切事物都由緣而生,有因必有果,無限輪迴。所以又有『種善因得善果』的理念出現。這些信念深深地影響著東方人,從近期口碑極佳的韓國電影《屍殺列車》中就可以看到,列車作為眾生的縮影,繁衍著人性的善與惡。

懷孕的世姬和小女孩秀安絕對是『善』的代表人物,全車最後也只有她們生存下來。世姬與她丈夫尹尚華都是個有正義感的人,所以當她們看見有人需要幫助時,一定會伸出援手。世姬出場的時候,列車上第一個喪屍正撕咬著乘務員,所有乘客看到都嚇跑了,只有世姬很冷靜地『命令』丈夫去幫助他們。在角色設定上,一個懷孕的女人比一個普通女人更有母性,慈愛的形象能立體地呈現。隨後他們兩夫婦也不斷幫助他人脫險,尹尚華甚至犧牲自己,只為拯救其他未受感染的乘客,而他們夫婦生離死別那一幕實在感人淚下。

小女孩秀安在電影中的表現極為出色,她身上承載著的是在大人社會已經消失的純真善良,與她父親徐錫宇的自私形成巨大對比。在逃難時期,秀安看見兩位老婆婆累了,就把自己的座位讓給婆婆;列車到達大興站時,徐錫宇靠利益關係找到出路,打算和秀安從另一條路逃走,但她卻堅持要帶上其他人一起逃走。秀安為他人著想的行為令徐錫宇頗為不滿,就教導她在非常時期可以不管他人,多照顧自己。但對於未被社會黑暗污染的秀安來說,這樣違背了學校的教育和善良的原則。『人之初,性本善』,孩子的世界總是那麼簡單,讓我想起同樣富有童真的小王子,也是用純真感染他人。秀安也如小王子一般,不斷用她的善良感染父親,堅守人性的最後一道防線。

世姬與秀安都因此種下『善因』,等待時機成熟結得『善果』。

『善』的另一面是『惡』,『惡』的代表人物就非汽車公司社長莫屬。電影初段他們發現列車洗手間的乞丐的時候,他就對秀安說:『如果不好好唸書,長大就會像他(乞丐)一樣。』話語中帶著濃濃的歧視味道,讓人感到不屑。秀安就瞪著清澈的大眼睛反駁他:『說這些話的都不是好人。』令他即時啞口無言。後來也的確應驗了秀安的話,為了生存,他可以推別人去受死;為了到達釜山,他可以不擇手段。細細梳理,其實都不知道有多少乘客是他間接或直接害死的。他罪孽太深,按照因果論是不可能會得救的,只能不斷在苦難中輪迴。

『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徐錫宇根本就是『惡』的化身。首先他的職業就被稱為『吸血鬼』的基金經理,為了賺更多的錢壓榨他人。更因為工作關係他養成了自私自利的性格,連家人也都遭受他的冷漠對待;所以妻子離開他,從未關心母親,連她有關節痛問題也不知,也未陪伴秀安的成長。所以當秀安批評他的自私,尹尚華夫婦捨身救他的女兒時,徐錫宇覺悟到自己可恥的自私。

金代理打電話給徐錫宇的時候問了一句:『這次事故關我們事嗎?』徐錫宇溫柔地回答他『不關你事』,隨後金代理就掛斷電話,不難猜想他尋求贖罪自殺了。『贖罪』理念在很多宗教都存在,基督教認為人類身心軟弱經不起試探引誘,終有犯罪墮落的一天,救贖就是上帝安排的計劃,讓信徒從罪的束縛中解脫。佛教的解脫稱為『涅磐』,獲得心靈的永寧,完成個體生命意志與整體生命意志的自然整合與回歸。原本徐錫宇一直穿著黑色西裝,就在他們決定一起穿過喪屍群去救人時,他脫下了外套,是一件耀眼的白色襯衫。從這一刻起,他踏上贖罪之路。

顏色是很明顯是電影語言,世姬穿的是純潔的白色,秀安是正直的赤,尹尚華是堅毅的藍,不過後來換成死亡的黑。當徐錫宇成功從15車廂到達第9車廂時,我們可以看見原本乾淨的襯衣沾滿了血漬。他在洗手間聽完金代理電話,得知事故的源頭在於生化園區發生氣體洩漏,動物受到感染再傳給人類,而徐錫宇就是負責那個園區的基金經理,所以他是事故的幫兇之一。從鏡子中看見滿身是血的自己時,臉色比看見喪屍還要難看,他使勁地洗手,彷彿想洗乾淨自己的罪孽,可是不管怎麼洗,雙手還是沾滿了許多無辜性命的鮮血。電影情節環環相扣,引發故事高潮,因果關係千絲萬縷,各條伏線其實就是各人種下的『因』,等待結成不一樣的『果』。《莊子·人間》說道:『福輕乎羽,莫之知載;禍重乎地,莫之知避。』徐錫宇醒覺自己作過太多的惡業,要贖罪並不是那麼簡單,惡果隨時會來報。

電影的另一個催淚點在徐錫宇受到病毒感染,躍下火車那一刻。他想起他女兒出生的時候,捧在手心的小生命在對他微笑,也讓他找回人性,然後心滿意足地離開。通常電影中的跳躍鏡頭會用俯視鏡頭或者側拍展現,這次導演就別樹一格用影子表達,其實動作看起來更像是飛翔,徐錫宇終於得到救贖,跳出輪迴的苦境。電影中血腥場面份量已經足夠,這一幕用較緩慢的節奏抒發觀眾的情緒,流下惋惜的眼淚。

世姬和秀安最後走過那條漆黑的隧道就可以到達釜山,她們雖然互相攙扶著,卻無法抵抗黑暗帶來的恐懼,所以秀安唱起那首父親沒法親耳聽到的歌。那是孩子純淨的歌聲;傳遞著愛與和平的福音;在混亂、不安的時候讓人平靜的天籟。歌聲穿過萬物直達心靈,也拯救了她們的性命,結得果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