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麥哲倫

筆名麥哲倫, 曾任職教師、工程師. 立志寫成為科普、科幻作家, 但每天的文字配額俾哂時事. 現為香港科幻會執委 遊戲及科幻「發燒友」。 網誌

政經

我不滿黃毓民的原因,是始於功能組別的選舉

廣告

廣告

攝:麥馬高

我從來不是教徒,我不滿黃毓民的原因是始於2008年佢對功能組別選舉的言論,要你解這番言論的荒謬及邪惡,先要理解功能組別的本質。

功能組別說穿了是一個特權階級,歷史上,特權階級一定會想方法保護自己的特權,所以我們會假設功能組別的成員,會要求永續功能組別,現在的成員事實如此。

現在的規則是修改立法會的組成令功能組別消滅,一定要直選及功能組別的議員超過一半贊成(私人草案)以及全體三份二贊成(如果是政府的草案,而假設直選全部支持,便要三份一功能組別贊成)才有機會,但何來找來一班有特權的人贊成消滅自己的特權呢?

2003年開始非建制派在直選中勝利,2008年正是開始籌備攻克功能組別,當時身為社民連的主席黃毓民發表言論,攻擊所有參加功能組別的民主派,說他們沒有心去消滅功能組別這個不義力制度,參與選舉代表授權給予功能組別千秋萬世,當他們成為功能組別的議員後,就不會消滅功能組別。黃毓民更呼籲功能組別的選民不要投票或投白/廢票,去表示自己不滿這個制度,這些言論正是利用人性光輝的面去進行的黑暗事情。

試想想,如果功能組別議員一直維持現有的成員或組織擔任,沒有新成員加入。根源是沒有機會消滅功能組別的,所以我們只能夠放手一搏參選,非建制派加功能組別的選舉,非建制的選民去投票,更換功能組別的議員。

可能你會說參與功能組別後的議員會變質,最少現在尚未變質,而且當有更多非建制選民時,我們是有能力把不消滅功能組別的議員拉下馬,而不是指望有人見到白票會反醒,去消滅這個制度。

黃毓民這功能組別的言論影響至今,我有不少朋友(甚至政黨中人)﹐都說已放棄自己功能組別投票的資格。

有些人說左翼的保育行動是永續社運,但當中有不少人受惠。但毓民呢? 他對功能組別正是推動功能組別成員同非成員之間的仇恨,去永續打倒功能組別的口號,但從來沒有心去除功能組別,也沒有人受惠。

自此以後我對黃毓民論政的言論十分留意,他的言論正是利用人性光輝一面去進行的不光彩的事,同中國共產黨如出一轍,但我不會說他是共產黨,因為只要熟讀共產黨手段的人,都能利用。

有人說共產黨從來不怕七一大遊行,卻怕給某些立法會議員的言論,但我說中共不怕任何言論!

中共從來最怕是不受控制的立法會議席高於三分之二以及功能組別同直選的各超過一半。

我們不入地獄,誰破地獄,大家在功能組別加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