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陳沛然 Chan Pierre

我是足球員,業餘寫網頁,興趣做醫生。 那些年因為足球而加入醫生公會,2014年至2016年當上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2016年起成為立法會議員。 網誌

政經

不只我病了,香港也病了

不只我病了,香港也病了
廣告

廣告

當選後,「被」變色,「被」歸類,小弟頓感無奈。

選舉工程年假用盡,立即便要上班,雖然病倒了,仍很高興能回到工作崗位照顧病人。連續幾天失了聲,有些疲倦,大家不用擔心。我喜歡我的工作,將來會轉為半職醫生,一方面盡力投入議會工作,另一方面繼續在前線接觸醫生和病人,不會離地。

看這幾天的媒體報導,想不到我的「被定位」成為新聞。看來不只我病了,香港也真的病了,立法會議員一定要被分類為「盲撑」政府的建制派或是「盲反」的非建制?我並不同意。

大家有所不知,過去兩年,醫學界曾經做了幾次大型的民調,剛好是建制泛民各一半,藍黃各一半,正好是社會的縮影。我做人有立場,我的性格和作風是實事求事、以理服人、公正持平、聆聽醫生和市民的意見。醫學界不希望有一位盲撑或是盲反政府的議員,我跟香港大部份醫生一樣,大膽假設、小心求證、實證醫學、對症下藥。

我曾公開表達「雙普選」的訴求,曾在金鐘協助醫療組織照顧現場的香港市民,不問顏色,但是「沒有參與佔中」。我雖然有立場,但是會聆聽照顧不同立場政見的醫生病人。我也用實際行動證明,爭取普選、反對831、反對梁特首連任,也可以理性務實、不攪破壞、可以溝通。

成為立法會醫學界議員,就要代表所有西醫和牙醫。本人以5626票勝出了,佔總投票數68.5%,全部西醫牙醫選民有11191人,代表超過一半西醫牙醫認同我和我的政綱 。我不會加入任何政黨,只會以醫學界代表身份按不同議題跟不同黨派議員及官員坐低傾。當選後,特首梁振英先生相約新立法會議員會面,我暫時婉拒了單獨閉門見面,希望將來能和其他議員一起跟特首溝通。

我的競選口號是「撑醫生、護病人、香港要健康」,也是未來四年的工作目標。再次謝謝各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