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張超雄與我,與弱勢同行的幾年

廣告
張超雄與我,與弱勢同行的幾年

廣告

寫於立法會選舉前夕,記錄幾年來與張超雄及弱勢社群同行的經歷,補貼,作個記錄,希望更多人關注弱勢議題。

應從4年前說起,當時我已計劃離港到農村做發展工作,也簽了約,怎料十字韌帶斷了,做手術撐柺杖,必須留港,有點徬徨。當時有人邀請我找張超雄,撐著柺杖去面試,就開始工作。

當時,我只想做些扶貧、倡議的東西,也可能跟不少朋友一樣,不太清楚議員做甚麼,也沒有甚麼政治意識,甚至,不太知張超雄做過甚麼、會做甚麼,大概知道他是個好人,大家都說他好人,工作會有意義。

現在,我全程投入工作,每日12、16、20小時,但我很享受,我真心想張超雄當選,不因他是甚麼人,只因他真心為弱勢,而這4年的工作,我認為他的工作太重要太有意思,亦有果效,也讓我學習很多改變很多,他絕對值得支持。

1. 我從小便認識張超雄

容我先從一些較「貼身」的角度說說,有次在立法會去小便,在尿兜遇上張超雄,發現他竟然一手拿著文件看!我心諗︰真係咁急?這種場面應該鏡頭不會拍到,拍到都驚。我想這種爭分奪秒,只怪他對會議仍然認真,不是亂鬧就走,特別關於老弱殘疾社福民生,他必定做足功課才開會,所以永遠言之有物,有理有據,政府高官從不是他對手。不過,他不會想太多soundbite,也可能太認真(也是錯?),未必被傳媒報導。

他有時說忙得廁所都無時間去,是真的,張超雄的日程schedule是放上google公開給職員的,一個時段有3個會議重疊很平常,但他卻堅持要見團體個案,也在立法會召開大量的公聽會讓長者、殘疾人士、殘疾照顧者、家暴受害者等弱勢直接向政權發聲,公聽會最花時間,動輒三、四小時,老實說,很多意見張超雄都聽過不下數十次,但他堅持讓弱勢發聲,他是今屆立法會召開最多公聽會讓老弱傷殘發聲的議員

2. 「激死」團隊的堅持

選舉,當然要選民知道你是誰,有同事想個人化一點,他說不要,要多出議題︰最貴的大易拉架,他不放大頭相,就是放間黑沉沉老人院,寫「院舍,你的歸宿?」;宣傳品不寫太多個人戰績,寫「貧窮,是必然嗎?」。激到同事嘔血,喂,係條街突然叫人反省社會議題,係豪宅區叫人反思貧富懸殊?然後可能見唔到細細隻字「張超雄」。張超雄想的,是議題多了些人關心。其實,這才是工作的意義。

集氣誓師大會,其他人都在告急,高呼甚麼政績,務要吸盡眼球。張超雄卻平平淡淡︰我無咩大志,就是想被遺忘的人有更多人關注,張超雄總有一日離開,但弱勢的議題要繼續爭取。喂,對家建制講到自己爭取到世界和平,香港所有改善都係佢,張超雄就成日做左唔講,功成其中有我就算,領功的,應是群眾,或是共享的。

3. 堅持原則 為「無票者」發聲

或許張超雄不懂選舉,不懂甚麼鞏固票源、發展票倉,這4年,我從沒有聽過他說要為選票做甚麼,從來沒有,反而有很多政治敏感議題,旁人提醒他別太投入,他卻不以為然,總之值得做的,為弱勢的,就做。

難民無票,被建制派鋪天蓋地製造「假難民」的稻草人攻擊,報章的連環頭版攻勢創出歷史,他們少鬧政府把關不力,審批緩慢,卻不斷攻擊張超雄,恍惚他發動戰爭製造難民一樣。不發聲,或許能避開攻擊,但張超雄難忍南亞裔被標籤為難民、難民被標籤為罪犯,要發聲回應,有人提醒這樣在選舉年很不利,他卻要將道理說清楚,沒人支持「假難民」,打擊非法入境、加快審批評核,才是出路。

張超雄關心院舍質素,在議會聲嘶力竭為長者院友謀福祉,但在於選票而言,效果或許比不上建制派上門送份禮物,禮物重要還是院舍修例重要,大家心裡有數,他選擇重要的,卻未必有選票回報。為嚴重智障的朋友,張超雄在議會內外花了多少時間心力爭取增加社區照顧、增建院舍(現在要輪候十多年),也是沒有甚麼選票回報。

張超雄,或許不懂政治,只是個想為弱勢發聲的社工。

4. 有心的議員 議員辦 還有作為

選個議員能改變甚麼?議員辦做甚麼?這是很多人的疑問。放在香港民主前途面前,能做甚麼大家或都說不清(自決,其實我想張超雄一直如此想,沒有放大說罷),民間有種說法,選來不知為甚麼?但放在社會民生,我想專注民生的議員還是很重要。張超雄不懂掛橫額說成功爭取,但我不太甘心,尤其被指責你甚麼也做不到,最少自己經歷的也有不少︰

大大少少的老弱傷殘議題不計;威爾斯醫院的年老清潔工,協助罷工爭取加薪過千元,加定期勞資會面機制;新界東北建橋修道,村民被迫遷,爭取後受影響住戶減少幾十戶;大圍街市近三十年無冷氣,組織商戶聯署,政府已啟動安裝程序;地區/商場無障礙設施改善,方便輪椅人士/ 長者/ BB車;參與聯席推動低收入補貼落實、家暴增加資源、特殊教育增加支援服務;

組織商戶對抗領展,沒有甚麼即時果效,但前幾天,一位被迫遷商戶走過來,我其實很不好意思,因為多次抗議他也被要迫走,他也說現在沒有工作很苦,但卻繼續說︰我一定支持你地,最困難既時候,你同我地一齊走,好彩有你地。原來有時徒勞無功,同行,還很重要。

還有更多深刻的個案,張超雄都不論選區選票,有需要就做︰有朋友轉介住在新浦崗的單肢輪椅長者露宿者,部門要証明他們沒有腳,沒有人協助他處理婚姻問題,最後來回多次法援處,與部門周旋,他上樓了,不再露宿;有70歲的長者要照顧30多歲的輪椅女兒,舊屋冧天花要搬筲箕灣新屋,但屋邨處理無障礙不善,不能入住,親身上門理論爭取,她搬入新屋了;西灣河有個案情緒崩潰生無可戀,飛的去阻止悲劇,兩年後,她竟跟團體來我在中大教的社工課上做分享嘉賓,同學聽得很投入,澄清了不少對綜援的誤解。

最近,本來提出打電話給個案催票,但最後卻總拿不起電話,一般街坊還可以,但所謂「幫過」的,反而不想將經歷跟選舉拉上關係。做過、做到就好,轉身,還有大把野做,這是張超雄身教落的。

5. 「弱勢團隊」 與弱勢同行

有段時間,我的工作團隊很特別,同事有輪椅朋友、有長者、受家暴婦女……港人重視「工作效益」,你不會明白有僱主會如此聘用,細緻點說,輪椅朋友,fax、print張紙也要你去協助;長者不太懂電腦,打個字也可能要你幫;更莫說甚麼搬搬抬抬,很多事情要重新教重新學,要花時間心力,為何不只聘請一批年輕力壯的熱血青年?

不過,這種沒有「工作效益」的做法,卻編寫出感動人心的故事,我的輪椅朋友是葉榮,經過幾年的默默耕耘,打敗了地區建制做了區議員,一時震撼香港,背後給予機會、花上時間心力的,是張超雄;受家暴影響的同事,跳出陰霾,在工作中慢慢學習,後來更懂得輔導其他受害姊妹,一同爭取權益,感人故事的背後,是張超雄。

沒有與弱勢的接觸,我不會知網絡鴻溝令長者多麼隔離、不會知突然在地鐵大叫的小朋友可能有特殊學習需要、不會知路上少少路緣位會令輪椅人士炒車受傷、不會知殘疾照顧者每天如何痛心疾首、不會知家暴受害人如何缺乏支援、不會如此深刻「弱勢的聲音從來很弱勢」。

弱勢,不是說他們本身很弱,而是形勢弱、勢力弱,是強調社會制度社會環境對他們不利,給予機會、心力、時間,弱勢也可充權。

感激張超雄,讓我認識弱勢,認識被遺忘的一群,這幾年,能與弱勢同行,是我的福氣。

6. 弱勢不能輸 我真的不想弱勢輸

我著緊今次選舉,不是因為張超雄乜乜乜,而是我展望未來4年,我不想弱勢社群的聲音在議會內外減弱,有心的議員,可透過資源、職員、傳媒推動議題,改善基層生活,改善老弱傷殘的福祉,而張超雄,是現今最有政治能量將弱勢聲音帶進議會的人,也是社工理念的載體,過往4年,我見証他為弱勢義無反顧,我是真的想他勝出。

「弱勢不能輸」,不單是選舉口號,是有血有汗有淚的吶喊,背負著多少被削權殘疾人士、每天流淚的照顧者、被剝削的低收入勞工、被虐待的長者/殘疾院友、被誤解歧視的少數族裔、多少被強權壓迫的弱勢社群……

選舉,勝負當然重要,不過,或許學了張超雄,盡做就算,我覺得已算是全力以赴,問心無愧,結果如何,尊重選民決定。

不過,我真的很想弱勢會贏。

選舉結束,未來幾年,希望有更多人會關於被遺忘的社群,與弱勢同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