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安東尼

香港我城!這個地方,這個社會,我期望會日漸走向更加平等,法制更為公平,機會可以更加均等,真正以人為本。所有人能夠參與、決策,並且民主地解決問題。 網誌

政經

破謬.求真

破謬.求真
廣告

廣告

這幾天在不同的社交網站遊走,亦看過不同對於謠言及選舉的辯論,在討論之中,經常在心中會去問,到底發言者的論述,消息來源來自那裡?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結論?到底他提出的資料,歸納的結論,又有多少的事實根據?很多時候,在網上的環境就是以訛傳訛,到你找尋較可靠的消息渠,也不能找尋到相關的資料。特別是那些「驚天大陰謀」,到底當中存在多少的真實,還是在挑動你的情緒,引起你的憤怒呢?或許就是需要明智的你多一些分析。

簡化了的世界
很多時候,我們也會把複雜的事物,簡單歸納為一兩個論點,然而事實卻是,我們把事件簡單化了,其實並不能協助我們更容易了解這個世界。相反地,因為簡化,在理解世界的時候充滿了謬誤,亦影響了我們真正的判斷。

舉個事例,經常聽到或看到朋友及網上的討論,會把新移民便歸類為懶人,在這次立法會選舉之中,亦繼續有人把保皇的票源與新移民群組劃成等號。然而這個論述,又是否在簡化了新移民的群組呢?其實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難民的身上,張超雄議員被抹黑為難民之父,但難民在香港真的只有作惡嗎?他們真的就等於犯罪份子,不應該給予協助嗎?

從立法會選舉的最後的結果,我希望香港人是聰明了,不再相信謠言,收到資料之後會有自己的分析,破除謬誤。「身分」並不決定一個人的政治意向及生活態度,這樣的理論(人種決定論),其實已經十分落後,在不同的真實例子出現後,已一次又一次驗證,其實這個論述並沒有太多的解釋能力,我們不可以「一竹竿打一船人」,將所有人也簡單歸類。運用這樣的理論,這樣的標籤,亦只看見民粹的操作,並沒有讓我們更真實地去了解我們的世界,我們的香港社會。

知識與真實
網上有很多討論,亦有很多不同的陰謀,就如有些朋友在選舉之後,會把自己的失敗歸咎雷動,歸咎界票。然而事實是否可以這樣的簡化呢?他可以是一個令你失敗的原因,但作為一個候選人,你真的以為選民只考慮「雷動」,不考慮「政綱」?你真的以為你平時的工作,對其他人的態度,對你的選舉沒有任何影響?就如有一個論述是質疑雷動的棄保名單,你可以質疑棄保名單,並以「黑箱作業」形容。但到底雷動的棄保名單是戴耀庭教授一個決定,還是一群參與討論的公民決定?又到底為什麼在決策棄保的過程,會沒有你支持者的聲音呢?當初是誰在呼籲杯葛的呢?

在知識的巨人面前,我們必須時常謙卑,不要以為聽到的資料就是全真,收到資料之後亦請多做一個步驟,尋找消息的來源求證。在網上與友人討論,很多時候引用一些無法證實的資料,其實這樣的討論,對於尋找事實,並沒有太多的作用。再者,如果那是一個謠言,就如難民等於犯罪份子,沒有求證的傳播便是幫兇。

尼采講過:「與怪物戰鬥的人,應當心自己也成為怪物。」假如你是厭惡「謠言」,請堂堂正正為真實戰鬥,不要把自己變成「製造謠言」的怪獸,就如當天有人把選舉失敗的責任批評為界票,今天為什麼受害者會用同樣的方法歸咎於「雷動」呢?假如你是支持「民主」,請了解什麼是真正的「民主」,民主是如何容納不同意見,而非不同的謠言。這個社會,就是有些人在假借民主,卻在做獨裁的事情,一言堂地生活,其實與那隻他們正在攻擊的怪獸無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