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咪貓

香港傳媒工作者,現留學英倫。從前,咪貓每到世界一個角落,都會寄他一封名信片。分手了,名信片無處寄,唯有寄到心坎中。故事繼續,踏著碎步,走遍世界每個角落。 https://www.facebook.com/littlestepsofmi/ 網誌

生活

英國倫敦:要跟這個人說兩次再見

英國倫敦:要跟這個人說兩次再見
廣告

廣告

我們約在Angel Station 相見,只離宿舍十分鐘路程,我卻特意化了妝。

一邊聽著蘇打綠的《再遇見》,一邊慢走,心卻跳得很快。

一年沒見,會認得我嗎?

2014年9 月底,我剛到倫敦的第二天,得知塗鴉大師Banksy正舉辦一個仿迪士尼樂園的藝術展覽,名為Dismaland。幾經掙扎,最後我還是帶點不情願地通宵趕車,參與Banksy這個盛會。

凌晨時份,我在冷冰冰的車站等車,遇上Zia ,原來她也要去Dismaland。就這樣她成了我第一個在英國認識的朋友。

我們一同等車、坐車、排隊(排了五小時)、入場、散場、到旁邊的海濱散步、回程。整整18小時,我們談了很多, 家庭、事業、友情、愛情……基本上把整個人生都談了一遍。

旅途上,總有些人與你素未謀面,卻對你出奇地坦白,敝開心扉,毫無顧忌。
或許大家都認為對方在自己生活中不會再出現,一面之緣,坦白一下又何妨。
有趣的是,這種只有一面之緣的朋友,往往會給你最刻骨銘心的勸勉,最真摯的祝福,最用力的擁抱。

那天告別前,Zia緊緊抱著我,她說:「我年輕時,第一次獨自離家到愛爾蘭生活一年,那次經驗改變了我很多,塑造了我今日的人生觀。你知道嗎?一年以後,你也會有很多改變,你會了解自己更多,你會知道想要甚麼。今天你以為重要的人和事,明年今日你會對他/它們有新的見解。珍重!再見!」

從那天起,我們除了在短訊中問候過兩三次外,再也沒有見面。

有些旅友,你永無機會跟他道謝,跟他說當日他一句無心之話,卻為你帶來無限啓發,你唯有在心中希望身在地球另一端的他一切安好。

但Zia不同,她一直住在倫敦,而且離我宿舍不遠。我不要讓自己有遺憾,一定要跟她好好說再見。

還未到Angel Station,Zia已在遠處呼喚我的名字,驚訝地說:「你的樣子變了很多!」見到她的一剎,我有點激動,忍著眼淚,緊緊擁著她不願放開。一年以來,經歷過的高低起跌,遊歷過的各個地方,一下子湧進腦海。

我的故事,該從何說起呢?還是你先說吧!

我們到了一家她常去的咖啡店。

Zia是一位藝術老師和策展人,她說從Dismaland中得到不少靈感,令她關注難民議題。所以過去一年,她做了不少有關難民的創作,出了一本書,參與志願機構的行政工作,又到希臘教剛上岸的難民小朋友英語。

而我呢?我花了兩小時,分享了我大大小小的旅程,訴說了生命中那些意想不到的變化,失去了的,得到了的,還有這個咪貓碎步,都一一交代。

她一邊聽,一邊瞪眼、反白眼、爆出粗口、捉著我手、會心微笑、最後點了一根煙。

So...this is what happened to me since I last saw you.

Zia 靜默了好幾秒,呼出一口煙,Darling, this is too intense for one year. I feel exhausted even just by listening.

我問她可記得當天跟我說過甚麼?

她說不記得了,只記得當時大家排隊排了很久,人有三急,幾經辛苦才找到廁所 。

我跟她說,一年前她跟我的「預言」都一一應驗了。
感謝她當日提醒我要把握這一年的獨處,把自己當作一個新朋友般去認識。在不停的自我對話中,檢視自己。
的確,這個「新朋友」令我嘖嘖稱奇,又驚又喜,有時很可惡,有時很可笑,有時很可愛。

跟上次一樣, 告別前,Zia緊緊抱著我,說了句 I love you。
我說,love is so difficult 。
她說,Yes,love is very difficult but it is easier than we thought when we meet the right person。

但願這次她的「預言」也會跟上次一樣應驗。

很多時候,我們跟大部分人都只能說一次再見,甚至來不及說再見。

我卻有幸跟Zia說了兩次再見。

註:這是 Zia 出版的書

原文載於:咪貓碎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