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拒絕鄉黑壟斷,但亦要嚴防北京與地產商——民主改革鄉政,讓新界回到愛護環境的鄉民手裡

拒絕鄉黑壟斷,但亦要嚴防北京與地產商——民主改革鄉政,讓新界回到愛護環境的鄉民手裡
廣告

廣告

攝:謝詠芯

少部分本土右翼又在瘋狂抹黑朱凱廸。這事也正常,因為新界的問題構成太複雜,一旦簡化便好易推銷。

事情其實可以返回陳雲的立場上思考——陳雲可能為了他湮遠的華夏之夢,可能為了維繫「宗族」想像,可能為了壟絡特權鄉紳社群,也可能是真誠的政治判斷,參選時不惜一再強調自己擁護丁權與贊成套丁合法化。事實上丁權與套丁被長期縱容,都是特權鄉紳和北京的政治交易,清楚不過。特權鄉紳要搵快錢,北京要發展新界,打造更進一步的地理上的珠三角融合。陳雲擁護丁權與套丁,其實就是擁護這條政治經濟交易鏈,擁護跨境基建與規劃,並不「本土」。這是事情的第一環。

事情的第二環是,北京正打算進一步向特權鄉紳削權,加速發展新界,趕走特權鄉紳這種「小地產霸權」,容讓香港大地產商甚或紅色地產商進軍新界;此目標可見諸何君堯以北京代表姿態加入鄉議局核心,廉署和地政終於肯起訴套丁,于先生媒體大做套丁等等。

即是說,屬於香港人的答案,關心鄉郊、環境、農業的答案,在這兩環的壓力之間。我們既要改變特權鄉紳把持新界的現狀,更同時防備有北京支持、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地產商,和假房屋之名的新自由主義發展引擎。此所以我們認為在未有民主參與和農業本位的鄉郊房屋政策出現之前,民主黨式推動反丁權的方向,可能最終也只是成就發展主義式的城巿化。亦因此,這就是「民主改革鄉議局」的極其特殊的政治意義,我們希望新界是回到關心鄉郊、愛護環境的人的手中,不分原居民或非原居民。

朱凱廸如今被少部分本土右派污蔑為「消滅原居民」或「消滅新界」,指責他引狼入室,其邏輯就如同《基本法》的爭議——在自決或港獨的時代,保守派會繼續指責,擺脫《基本法》框架,只會打造通向一國一制的道路。但難道過了十九年,我們還要忍受《基本法》的(人大)操控,忍受下一輪假普選嗎?

拒絕犬儒,我們要看見新界,相信新界,相信狹縫中的新界未來,相信土地,相信人,把握未來關鍵的二三十年,打造鄉郊民主。民主在哪裡?不止在媒體流播的宏觀政治裡(那反而是相當封閉的困局),更是在社區裡。這是朱凱廸神奇的地方︰因為他明白到社區不但啟動政治參與意識,而且更是內部改變新界本質的鑰匙。如果說「人人都是朱凱廸」有甚麼實質意思或內容,就是回到自己的社區,開始創造生活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