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長發街市的黃昏

廣告
長發街市的黃昏

廣告

2016年初領展外判青衣長發街市管理權給建華集團,引起不滿。建華集團近年陸續接手管理多個領展街市,但翻新和續租方法一直備受批評,尤其是建華作為鮮肉分銷商之一,卻又是街市管理者,有私相授受之嫌。在農曆新年期間歷經一星期的罷市抗爭後,長發街市還是逃不過管理權外判的命運。據報導,建華將於10月1日收回長發街市所有店舖,大部份商戶都不獲續,方便進行大翻新和引入承租能力高的租戶。面對離別在即,小商戶何去何從?

對於一班小商戶而言,建華的翻新意味著離開。有裁縫戶表示:自從街市外判後,一切徹底改變。建華決定大規模裝修長發街市,但直至今日,建華仍未答應裝修後會跟她續租,更遑論給予任何賠償,她頓時生計堪虞,隨時血本無歸。

「我做呢個鋪位已接近十個年頭。咁辛苦都係想俾個女好嘅生活。」

自從街市外判後,一切徹底改變。建華決定大規模裝修長發街市,但直至今日,建華仍未答應裝修後會跟她續租,更遑論給予任何賠償,她頓時生計堪虞,隨時血本無歸。

難離難捨

面對前程不明,她最捨不得的是一班老街坊。她覺得長發街市就是有一種難以言喻的人情味。「得閒街坊都會同我傾下計,有時幫我買埋飯。」亦有花店店主表示自己是「老客戶」,由街市初建成時便開店。但易手後建華沒有接觸街市檔主,所以未知可否續租。她表示最不捨熟客:「街坊好關心店鋪裝修後嘅去向,但我真係唔知點答。」

1

「係無奈,但係可以點?」

亦有菜販表示他只是為了「頂鋪」而做了一年生意,他不怪責領展漠視民生,因它從來只是從事商業活動。「香港係資本主義社會,唔可以強求商家都充當慈善家。」他表示自己在街市裝修後,會離開青衣,繼續在農場的工作。而經營紙紮店二十八年的男店主表示裝修後的鋪租太貴,不可能續租,笑言可能要拿綜緩。他感嘆:「宜家社會風氣係咁,太功利。我邊有錢續租?」

商戶無奈的還有政府不給予援助。有商戶表示罷市時,有人非法擺賣水果和無牌凍肉,卻沒人檢控,感嘆食環署和領展官商勾結,對政府的不公感到失望。

「責任從來都係政府身上」一位小商戶說道。政府在公共街市的規劃及管理漏洞百出,本來興建街市旨在照顧市民所需,但正正因為政府對領展的監管不足,讓外判商為所欲為,造成逼遷和加租的惡果。長發街市翻新後還是長發街市,只是物是人非,只留下空殼。小商戶和人情味正正成了外判街市下的犧牲品。長發街市的黃昏,是否成了香港在霸權下的宿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