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浩銘

社會民主連線內務副主席。 網誌

社運

不走別人的舊路 只走自己的路——敗選後感

廣告

廣告

「將來我當然會如過往一樣,去作一個支援的角色,在背後支援議會的抗爭,在街頭上大家一定會見到我黃浩銘,和大家一起並肩作戰,繼續衝鋒陷陣,這是我唯一能報答曾經支持我的選民,我是不會背叛我的理念,我也衷心希望我的支持者能夠相信我們還是會一如既往:一路走來,始終如一。」我對傳媒如是說。

九月五日凌晨三時左右走進點票中心,身體已極度疲累,在手機得知各票站的得票,已知道大概難以取勝。記起上一屆助選的時候,我並沒有到點票中心,因為當時已知是敗選了,沒有心情面對殘酷的現實;今屆由自己親身上陣,不能逃避選舉結果,我要面對敗選的事實,更加要勇敢地站在人們面前釋述原因,說出想法。

我不是勝選者,是敗選人,本打算在得知所有票數後才回應傳媒,可惜我卻沒有可以等待的時間,每一支咪高峰都等待我說出即將敗選的看法,解釋為何不能勝利,彷彿面對着一場審訊,而事實上,這比我過去在法庭的審訊更加難熬。

腦袋沒有什麼空間思考,也不清楚實際票數,然而,有一點我很清楚的,就是不能怪責其他人。選舉是自己的,與其推說是別人的過錯,不如問自己可否做得更好。誰鎅誰的票,誰搶誰的票,都是不忠誠面對自己的不足。客觀上,當然存在分票不勻,令建制派得利的問題,但選舉落敗,總不會單單是別人太強,又或選民太蠢。我們當然可以說選民「貪新忘舊」,但反過來說,也可以是舊的未有追上時代巨輪。如果稍為思考自己,就知道仍有更多可以進步的地方,可以是個人及組織形象、路線問題,也可以是選取的議題是否切中選民所想所求。

是時代扔棄了老民主派嗎?

新生代的興起,是時代扔棄了老民主派嗎?李卓人、何秀蘭、黃毓民、馮檢基落敗,梁國雄險勝,反之朱凱廸、劉小麗、羅冠聰等高票當選,更成為當區民主派票王,似乎意味着舊時代的終結。從前傳統泛民的地區樁腳模式受到嚴重挑戰,除了民主黨外,其他一如民協、街工的直選議席都未能在此巨浪中倖存,地區組織發揮的作用僅局限於區議會議席的區域,但面對大選區,以及政治意識形態為先的立法會選舉,重視地區組織的政治組織幾近覆沒。

的而且確,在選舉期間我所接收的資訊中,除了年輕人一般會支持較有素人清新形象的候選人外,即連一般中年人也有所轉變,由傳統泛民轉而支持自決派或本土派,籠統地說,就是想換點新意思,當是買個希望,支持新人云云,他們並非不知道新人可能會出問題,但相較之下,他們寧願容忍新人犯錯,也不想舊人再做,毫無希望。求新求變,也算是這次立法會選舉的一個很清楚的信號。

然而,新的是否就一定比舊的優勝?舊的不成功是因為路線徹底失敗還是行動未夠貫徹?新的是否就是與舊的有很大分別,還是只是舊酒新瓶?目前尚待觀察,我則樂觀其成,畢竟正如愛情都有所謂七年之癢,我們必須要試驗新的政治代表是否會比舊的更有政治智慧和魄力去對抗暴政,與此同時,也會推進舊的政治組織作出檢討,進一步更新政治力量,整體而言,也是一件美事。

求新求變

有傳媒問我,社民連及人民力量所得票數下跌,甚至我們痛失一席,是否代表拉布不受支持?顯而易見,大部分選民即使求新求變,都不是轉向更保守的溫和派及中間派,而是會選擇同樣支持拉布及議會抗爭的新人,支持積極抗爭的選民愈來愈多,甚至開始取代溫和民主派成為主流,足見梁振英在選前說要踢走拉布派的豪情壯語徹底破產,反而,選民期待議會加強監督政府,即使要透過拉布也在所不惜。

因此, 「港人自主,暴政下台」之聲不絕於耳,梁振英花了四年激烈對抗都壓不住的抗議,反而引來更大反彈,稍有見識的中南海領袖也不應繼續支持梁振英的路線。梁振英下台,當然不代表抗爭結束,始終即管是梁下曾上,香港的貧富懸殊問題也未得解決,港人一天未得民主普選,一天未有執掌制訂政策及立法之權,推行公義財富分配,我們只是又回到曾蔭權年代。如果繼續在「八‧三一人大決定」的枷鎖下,我們都只能俯首抗命到底!

敗選過後,我游走新界西四出謝票,不少曾投票支持我的選民特意走過來握手說感到很可惜,只是差數千票就可以趕走何君堯(我想,這是我最大的功用吧);也有不少投票給其他民主派候選人的支持者說後悔當日沒投我,有些是因為以為其他民主派不夠票,有些則是以為我已穩勝,還責怪我為何不告急。

長毛常常說,亂告急害死街坊,民主派過去都多次出錯,因此,我不願走他們的舊路。長毛被譽為最慷慨的立法會候選人,因為他不但願意在選舉文宣上提出分票,不告急,不棄保,更在選舉當日先助其他盟友,最後才回到自己選區宣傳。還記得不少人在新界東仍在點算剩下十個票箱時,多人發出毒誓,又要禁食,又要改名,希望長毛能在立法會留下來,我希望大家要遵守承諾,兌現毒誓。

即使長毛由新東票王變成為新東票尾,但也無礙他得到我們的敬重。亦因受長毛影響,我不願告急而影響其他民主派同道。我深覺得,如果支持者想我勝出,他們自然會積極為我拉票,為我緊張,而毋須我多番提醒。無論這個想法多麼天真都好,我始終認為能得到人家的信任,是要靠持續不斷的抗爭,不是靠一時三刻喊救命。寧可站着輸,都不要跪着贏。

留在議會外抗爭

誠然,今次敗選,的確對大嚿(陳偉業)、長毛(梁國雄)、社民連人民力量支持者及各位街坊抱歉非常,我唯一可以報答大家的只有堅持抗爭,繼續服務。選舉前,社民連堅持三路抗爭,不論是議會、街頭和法庭,我們都會抗爭到底,選舉後,即使我未能成功當選,我都會堅持抗爭。事實上,剛過選舉,法庭即已經向我發出告票,指我四月時在荃灣港鐵站抗議港鐵加價,不聽職員勸喻離開,因此違反法例,但我觸筆之際,新民黨立法會議員田北辰卻可到港鐵站內謝票,港鐵高層更向前線人員下達指令,以「行使合理彈性」包庇前九鐵主席田北辰,執法不一,混帳非常。

未來,到底本土派能否兌現承諾在議會內「大展拳腳」?自決派能否展開自決運動?傳統泛民又會否更加進取參與議會抗爭?一切都要受大眾觀察監察,我們拭目以待。而在隨後日子,我和社民連不但會一如既往在議會內外繼續抗爭,我們更熱切衷心希望可以與抗爭生力軍通力合作,加強議會對抗梁暴政戰鬥能力,同時,更希望注重勞工基層權益的團體進一步結連,在未來半年,議會內即將再次討論全民退休保障的話題,相信這也是最後一次去議論三十年來爭議的課題,希望左翼團體同氣連枝,全心全意,透過議會及街頭行動,致力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讓我們的老人家和打工仔女有更美好的生活!

原文刊在明報

廣告